「佔領中環」的家長主義

「佔領中環」這幫人已經自我膨脹到忘了自己是誰,以爲自己佔據了道德的珠穆朗瑪峰,頭頂上有兩三個光環,居然可以跑出來說「佔領中環」是一份「中年人送給年輕人的禮物」。這樣的思想跟我們所提倡的民主自由思想截然相反。我不知道這些人認爲民主社會到底是怎樣的一個社會,從他們的言論來看我認爲他們在推崇一種宗教價值觀所主導的不平等家長社會。

民主的基本原則是社會上所有人的地位均是平等,沒有人會因爲他的出身、種族、信仰、血統而獲得某種特權。一個青年人跟一個中年人在社會中的身份是絕對的對等,他們同為社會的「公民」。每個公民對社會與其他公民有同等的權利與義務,民主開放社會所要求的是每個公民都盡他們的責任。權利與義務來自公民的共識、對世界的認知、針對現實問題的公衆討論,並不來自某一個宗教的價值觀或為某一人所賦予。

每個人的身份與地位均為平等,誰有資格將「民主」送給各個公民?把民主看成是一種恩賜,他們可能以爲自己是上帝或者是明治天皇(《明治憲法》是明治天皇送給日本臣民的「禮物」)。要不,他們就是認爲自己比青年人更有資格談民主,更懂得民主真諦,只有靠他們民主才可以出現。

環看世界歷史,每一個自由運動、民權運動都是社會所有人共同奮鬥的成果。偉大如華盛頓、孫中山、孟德拉、甘地也不敢說他們給了社會一份「禮物」。將他們的行動說成是一份「禮物」就是抹殺平民百姓、革命將士、所有挺身而出抵抗極權而犧牲人的貢獻,勢必遭世人所唾駡。

按照這種「禮物論」,假如「佔領中環」僥幸成功,我們青年人是否要每天唱三次「戴耀廷是我們的紅太陽」?我相信到時戴耀廷就走出來,跟我們揮揮手,然後用一副仁慈溫柔的長者臉孔,和藹地告訴我們年青人:「不用客氣。」我以爲我們爭取自由民主就是爲了不用再看到這種嘴臉。原來追求民主自由,就是為了有忠厚長者能站在我們的頭上,給我們「禮物」?

這樣的「禮物」我絕不接受,因爲他們沒有這個資格去贈送一樣不屬於他們的事物:這是一種盜賊行爲。盜取社會大衆所共有的事物,再去贈與給社會,就是民賊。莊子有言:「聖人不死,大盜不止」,提醒我們不能隨便相信「聖人」所說的話,要認真考慮「聖人」的所作所謂是否真的符合社會的利益。我奉勸「佔領中環」的組織者,殺死自己心中的「聖人」,放下道德、信仰、價值觀的情意結,考慮社會的實際問題,與社會所有「非聖人」聯成一線,一同為平等自由而努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政治與經濟, 月旦評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佔領中環」的家長主義

  1. bobbyman1881 說:

    as Americans say, no free lunch, man; you pay for what you get. fair enough. Prof Dai’s “occupy central" seems a joke now, man. I tend to support Ghandi type that is what Siu YY is saying, with Yukman’s stand, self autonomy in HK. how’s tha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