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戰紀念之日反思陳婉容的虛妄

今年的終戰紀念日(Remembrance Day,多譯爲「國殤日」,我不認同,因爲一戰有多國參與)看到陳婉容這篇文章,真的是讓我大開眼界,想不到香港的文化/傳媒/作者,可以敗壞到如此地步。感受戰爭的悲痛同時也感受到人性的醜陋。

終戰紀念日從來從來都是紀念一戰的慘痛和軍人在當時全都是志願軍或徵召入伍的平民在戰場上的犧牲。沒有一次紀念日的主題是歌頌戰爭,或者賣弄愛國精神,所以一戰終戰,當時人的想法是“the war to end all wars”,所以才有League of Nations這組織出現,所以才會說“lest we forget”。紀念日的圖畫、詩歌等,全都顯示戰爭的慘況,跟19世紀以前金碧輝煌和金庸式戰爭的描述完全不一樣。我怎樣想都想不到,居然有人可以說『以為Poppy Charity只是單純地紀念死去的軍人,覺得支持了Poppy Charity就很「愛國」,是「好英國人」,那畢竟是膚淺的』。再者,她也無法説明白,到底哀悼逝去的軍人是一件怎樣大逆不道的事。

看來陳婉容是從沒參加過終戰紀念日的儀式,看過關於紀念日的圖片和聽過它的詩歌,閲讀過它的歷史,嘗試理解它的背景和意義。至少,她以爲紀念日僅是英國的紀念日,而不知加拿大、澳洲、紐斯蘭等參戰的英聯邦國家,加上荷蘭、比利時和法國都會有紀念活動(荷蘭是在五月四日以紀念二戰重光),所以以爲戴上罌粟花的人衹是要表示自己是「好英國人」。無知的人我見不少,我自己也有無知的時候,但這樣一句說話完全透露了自己根本不知道口中所吐出的是什麽,陳小姐可真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不知誰説過:「寧可不説話讓人以爲自己是傻瓜,也不要開口向人證實自己是傻瓜」,看來她在背包旅行期間是沒有聽過這道理。

現實是,終戰紀念日偏偏就是反戰的一天,各國紀念這一日就是希望(至少是向人展示)同樣的慘劇不會再發生。又或者是,她以爲不問場合就開口閉口叫「反戰」就會顯得自己很有「正義感」,就是「好人」,其實也是頗爲膚淺的。我們可以想象,不,我會要求陳婉容在下年的九一八當天到南京高叫「盲目而虛幻的愛國情結」、『討厭戰爭或恐懼而逃避軍役的公民,會被軍事法庭以叛國罪即時判處死刑,被自己的同僚槍斃。沒錯,在那個時代,那些士兵都沒有選擇,然而「為國捐軀」背後士兵不過是時代的炮灰,可悲復可憐』,看看「正義」到底是長什麽模樣。在陳婉容的文章中,我看不到半點正義,衹看到大量僞善和虛妄。

最後,個人戴不戴罌粟花是自己的選擇,任何人都可以選擇不認同和不紀念,但絕不能扭曲紀念日的意義。無知不是罪,但無知就不要對這話題發表意見。發表意見也不要緊,懇請做點最基本的背景研究,不看書也到維基看一看。無知程度如黑洞之深,又趕不住要發言,又不願做資料搜集,我不抽秤你我就對不起自己、讀者、被我罵過無知的人和大戰中陣亡將士與其家屬。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傳媒水平, 書作論法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終戰紀念之日反思陳婉容的虛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