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不存在的「戰神」:不要誤解歷史中的成敗

偶爾看到一篇歷史謬誤甚多的文章,忍不住要說兩句。

文章作者說項羽、呂布、上杉謙信「位列一時戰神」,並提出「他們很擅長打仗,勝多敗少……為何走到最後,他們渴求統一全國的功業往往以失敗告終」這個問題,我想稍微深入一點研究歷史的人(即是凡是不將歷史看成武俠小說、電子遊戲、八卦傳聞的人),都會對這個描述與提問感到頭痛,因為這裡文字形容的根本就不是歷史。

先說「他們渴求統一全國的功業往往以失敗告終」這一句。項羽、呂布、上杉謙信什麼時候表示他們渴求統一全國了?我也不問「統一全國」到底是什麼意思了,因為「全國」在不同的時空在不同人腦裡有不同的意思,比如說,是成為共主(周朝)、成立中央政府(秦、漢)、成立攝政幕府統領諸侯(德川幕府)等等,都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先說項羽,他根本就沒有想過要「統一全國」。他腦袋內一味想的是成為「霸王」,即是像周朝一樣的天下共主,以共主的身份號令天下,而不是成立一個中央集權政府。所以他在擊敗秦王朝之後的動作就是以代楚懷王分封諸侯,自己回到彭城過當「霸王」的癮。就是因為他不想、不願「統一全國」,沒有建立真正的中央政府,這才給劉邦有機可乘,透過強攻、拉攏與重新分封去策反諸侯,在最後階段先後在陳下與垓下包圍楚軍打敗項羽。劉邦漢王朝的成立才是真正繼承秦朝中央集權思想的中央政府,跟項羽的楚霸王體系有根本的差異。

至於呂布,這就奇怪了,呂布什麼時候表示過他要「統一全國」?呂布是一個不斷失敗,不斷寄人籬下,又不斷反叛宿主的寄生蟲(他的失敗我們下面再說),對他來說找到一個地方安身立腳已經很不錯了,他哪來時間閒暇表示「崇高理想」?更何況歷史沒有任何關於「呂布思想」的記載,我不知道這想法是從何來。

同樣道理,上杉謙信又是什麼時候表示過他要「統一全國」呢?文章作者在文章中段認為「四十九年一睡夢,一期榮華一杯酒」是上杉謙信「突然覺悟自己應該比織田更有條件統一天下」,我就不明白他如何基於什麼提出此說。「四十九年一睡夢,一期榮華一杯酒」是上杉謙信病死前的辭世句,沒有表示什麼「崇高理想」,而詩句也與天下什麼的完全沒有任何關係。再者,根據現時歷史學界的推測(根據維基,重點是我們沒有證據認為他要徹底打敗織田信長),上杉謙信死前的出征準備而針對關東而設,不是文章所說要打倒織田信長,這點我們在下面再說

「戰神」是什麼標準?

除了上述問題外,文章有很多重要的概念沒有釐清、沒有提出任何界定標準就隨口說出來,像「戰神」這個詞語就是很好的事例。作者一開始先是圍繞「戰神」這個詞語做文章,但如果他這個概念根本上錯誤或者脫離史實,他往後的立論就會站不住腳。我們這裡來探討這點。

除了日本,古今中外都甚少用到「戰神」這個詞語,因為古代「戰神」在當時人的概念上是宗教意義上的神祗。就算強如是亞歷山大、漢尼拔、西庇奧、凱撒、曹操、李世民這樣的頂尖將領都沒有人稱呼他們為「戰神」,唯一例外的應該是拿破崙,因為馮·克勞塞維茲在《戰爭論》中形容拿破崙是「戰爭之神」,而那是在描述他出神入化的戰略與戰術運用的誇張手法,而不是將他當成是至高無上的「戰神」,「戰神」並不是用來描述他的身份與地位。請讀者記住「出神入化的戰略與戰術運用」這點,這對我們下來如何評價一個軍事指揮官很重要。

考慮「戰神」這個概念,作者似乎是以「擅長打仗,勝多敗少」、「實在的戰績可循,上杉15歲上戰場至49歲逝世,畢生經歷71場戰役中:6128平手(另有計算43225和),純以勝敗總數計算,戰勝率迫近97%」作為衡量標準。這就出問題了,項羽或者符合這個標準,但呂布呢?我們看史籍,例如《三國志》,呂布在刺殺董卓之後在長安遭李傕、郭汜反攻失敗而逃命,然後投靠袁術、袁紹,這時段的戰績是助袁紹擊破黑山軍,這也不屬於什麼特別戰績,因為黑山軍是地方民兵、山賊、游擊隊的組織。而他又因恃著功勞又被人追殺趕走。

到他流落到兗州,因為適逢曹操征討陶謙,駐守的陳宮反叛,他才得到大部分兗州。曹操得悉兗州被佔,於是回軍反擊,攻擊呂布屯所濮陽,是為濮陽之戰。這一戰中,呂布以騎兵突擊攻城的曹軍青州兵,暫時逼退了曹操,然後曹操稍微休息後又再次攻擊濮陽,雙方最後是在曹軍不利中打成平手。往後曹操對著呂布數戰皆勝,奪回兗州,呂布下一次的「勝仗」就是被曹操打敗投奔劉備時又一次背叛宿主,奪取並佔據下邳,然後呂布就沒有任何可以稱道的軍事表現了。

所以,呂布這人如何可以叫做「戰神」真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也對應不上作者自己提出的標準,這人又從來沒有任何志氣節操(他本人也從來沒有炫耀這點),談何「渴求統一全國」呢?如果呂布算是「戰神」的話,袁紹也可以說是「超戰神」了,至少他戰勝了名噪一時的公孫瓚。更不用說曹操這個六朝至唐均視為將領中首屈一指、軍事思想不斷為後人研究的人物,《李衛公問對》就記錄了李靖與李世民對曹操軍事思想的看法與探討。當然,一些人認為《問對》是宋人托名而撰,但這樣更能突顯曹操軍事思想對後代的重要性,更不用說他是發起《孫子》研究的第一人了。曹操這人不說他是「戰神」卻要說呂布,我就真的是摸不著頭腦了。

又考慮「勝多敗少」這個標準,上杉謙信6128平手的記錄固之然可觀了,但想深一層,每一場的戰役,不論是規模、環境、對手、戰略目標、補給運輸、兵力組成等全都不一樣,我們難以將62勝視為一項能力的表現:假如這62場戰鬥全都是小規模、無關重要、自己掌握極端優勢的戰鬥,這些勝利根本不足一哂。

上面提到古今中外對軍事指揮官的研究與評價都是根據他們在決定性戰役的表現而決定,即是戰略與戰術的運用與結果,不是他的勝利次數多少。所以,凡是提到名將級的人物我們都會討論他們在戰場上的代表作:亞歷山大有伊蘇斯高加美拉,漢尼拔有特雷比亞河特拉斯米諾湖坎尼,凱撒有阿列沙法薩盧斯,曹操有官渡、白狼山、潼關,拿破崙有烏爾姆奧斯特里茨耶拿。我們不會數這些將領勝多少、敗多少,我們只會考慮他們如何調兵遣將取得決定性戰果,從中能學習什麼。再這,後世軍事家之所以研究這些戰役,不是因為名將的名氣,而是他們在這些代表作中都有極大的創造力,打破常規思維,以漢尼拔為例就是步騎協同作戰與包圍戰術,曹操於官渡同時使用運動戰與陣地戰擊敗對手。

反觀上杉謙信,我們完全不知他有什麼代表作。如果說川中島與進攻關東,這幾次戰役全都是以戰略失敗告終。對著同等勢力的戰鬥,唯一肯定大勝的是手取川,但我們不知手取川整體過程如何,所以無從探討它是何決定性的代表作。再看同期名將級將領,他們都有相應的代表作:織田有田樂狹間、長篠,武田有三方原、三增峠,北條有河越夜戰、小田原保衛戰、毛利有嚴島。就算我們將上杉謙信的手取川當成代表作,他也只有這麼一場,跟其他名將比只能說是對等,不可能得出他是「戰神」的結論。

更重要一點,上杉謙信並不是「戰神」,而是後世在描寫他時會帶入「軍神形象」的色彩,原因是他信仰佛教中的武神毘沙門天(又稱多聞天王),又以「毘」為他的軍旗,又加上他多以出家人形象出現在各種繪畫中(又加上傳說他重視道義),所以後世才誤將他當做「戰神」,跟他的戰績完全無關。同樣道理,雖然呂布明顯不是「戰神」,但中國民間普遍視關羽為「武神」,因為歷代帝王為提倡忠君的緣故而經常為關羽封聖,視他為神明。但如果只是算關羽的戰場表現,他跟頂級將領也差很遠,更遑論當「武神」了。

明白這點就某程度上解答了作者自己的問題。為什麼「戰神」會失敗?因為他說的「戰神」根本就不是「戰神」啊。當然,頂級將領也有失敗的時候,拿破崙也有俄羅斯戰役的大慘敗(很多人以為拿破崙的最大失敗是滑鐵盧),要解釋他們的失敗就要考慮各種因素:大戰略、戰區戰略、政治、物資、補給線、軍隊部署、戰術思想、戰略思想等等。這裡引用的文章意圖用「一般方向」去解釋這種問題,我的回應是「一般方向」是個沒有意義的詞語,對解釋上面的問題毫無幫助。

「一般方向」不是解釋問題的方向

在解釋「一般方向」這個詞語無用、混淆視聽之前,我們先來看作者如何理解策略。他認為策略、戰略與戰術有明確概念上的分別,對他而言,策略是「為達成最終目的,所訂定的大略計畫方針」,戰略是「為使策略能夠成功,所訂定的個別、具體計畫」,而戰術是「為使作戰能夠成功,於現場使用的手段、方法」。

我會說上述都不是很好的解釋,沒有說明問題之餘也不是一般策略研究所使用的概念(可參考Murray, Hart & Lacey. The Shaping of Grand Strategy)。策略與戰略其實就是同一件事,都是strategy,不過一般在言語使用上,我們會戰略用與軍事上,即是military strategy。戰略在具體執行上,一般是軍隊對應某個戰區而設,比如說,美軍在二戰時在歐洲、太平洋、北非、意大利、緬甸等戰區都會有不同的戰略。美國在二戰時的整體戰爭策略,包括外交、優先分配、先後次序、經濟、動員、戰後處理、國家發展等等問題的綜合規劃,我們稱之為「大戰略」grand strategy。戰術則是作戰(operation)與戰鬥中人員的組織與調配,即是tactics。因應戰鬥的規模與階段,我們有時又可以區分出「大戰術」grand tactics,比如說一支部隊如何迂迴。小隊作戰如何破門入屋或者攻擊戰壕就是一般所言的戰術。用一個近代的例子說明,毛澤東的三時段革命/人民戰爭就是大戰略,政治戰、運動戰與游擊戰是不同時段的戰略,指導據行動/作戰(operation),游擊戰中的埋伏就是戰術。

那「一般方向」在我們的策略概念中有什麼作用?可說是完全無作用與任何意義。制定大戰略是取決於決策者當時面對什麼問題、問題的嚴重性,根據風險與行動的收益制定目標、先後次序、投放多少資源、替代方案等。我們不知道作者概念中的「一般方向」到底是什麼意義,因為他沒有具體說明,只是旁敲側擊的說:『將領只要大喊一聲:「一般方向,己方陣營!」那麼,大家便用各種方式自行回營,無須指導』,我們不知這是大戰略上的問題、戰略上的問題還是戰術上的問題,我們只知道,這個概念對訂立方針、目標、優先次序等毫無幫助,因為我們對這些問題已經有很好的概念,它們叫做「方針」、「目標」、「優先次序」。

又用一個例子說明。美國在日本襲擊珍珠港之前就已經訂立出如果開戰,就將會是德國優先這個「方針」、「目標」、「優先次序」。但我們不會說這個是「一般方向」,因為有這個「方針」、「目標」、「優先次序」也不代表全部力量會投放在歐洲,也不代表要立即在歐洲大陸登陸攻擊德軍,因為美國需要守護太平洋據點與盟友(包括澳洲與中國),亦因為登陸歐洲需要長時間準備與動員,美國不能一時間投放足夠的人力與物力。於是美國就先向北非、意大利等風險與投入成本較少的戰區著手,累積經驗的同時等待動員足夠的力量再進行諾曼底登陸。假如要用「一般方向」這個概念,那我們要怎樣理解北非、意大利等次級戰場在時序上的優先呢?這個概念不行,但用上「方針」、「目標」、「優先次序」就可以了,有更好的選擇我們自然應使用更適當的概念。

就算是用於作者提出的上杉謙信戰略問題上,「一般方向」也不能作合理解釋。而且作者對上杉謙信戰略的描述根本就偏離史實,對上杉謙信不公平之餘也對我們如何了解戰略毫無幫助。雖然我們不能得出上杉謙信是戰國時代的頂尖將領與戰略家的結論,但他的軍事行動並不是作者所說的「亂打一通」,而是根據當時的情況、問題作出的行動。上杉謙信的最大對手亦不是作者所言是織田信長,而是武田信玄與後北條氏。上杉謙信本名是長尾景虎,他發跡與成名是由於後北條氏不斷攻擊原關東管領山內上杉家、扇谷上杉家,逼得他們走投無路投靠長尾景虎,將關東管領與上杉家名渡讓給長尾景虎,讓他亦這個名義號召其他小大名、地侍與豪族去對抗北條。這一名號大大擴大他的號召力與威望,也讓他有入侵關東的正當原因。

與武田的戰爭就是因為北信濃大名村上義清被武田逼得走投無路投靠長尾景虎/上杉謙信,加上北信濃直接跟越後連接,村上義清也讓上杉謙信有了攻略與守護北信濃的依據。因為北信濃的爭端,上杉跟武田就對抗起來,這就是多次川中島戰役的背景。而為了關東,尤其是上野的領地,武田、後北條與上杉更是鬥得難分難解。武田與後北條在戰略上比較有利,易於防守的原因是他們與今川締結了甲相駿三國同盟,後顧之憂較少。

只要去看看日本地圖,我們就會看到越後西面有一座大山,只有一條狹窄的道路通過。與越後最接近、道路最短、容易到達的平地就是北信濃與上野。加上武田與後北條的政治糾紛,上杉謙信為什麼會不顧武田與後北條這兩個心腹大患,山長水遠的去攻擊織田信長呢?上杉之於所以跟織田接戰,是因為足利義昭發動信長包圍網,而上杉謙信又與武田勝賴與北條氏政達成和睦,更領取北條氏康之子為養子,是為上杉景虎,而武田當時更需專注於遠江與三河,亦沒有時間理會上杉。要到這個時段,即甲相越達成同盟後,上杉謙信才有閒暇去攻略越中、能登並與織田家交鋒。

所以,我們不知道「一般方向」如何幫助上杉謙信,因為這個概念完全忽視大戰略上地緣政治的問題。我們或者可以憑空說:那上杉早就應跟武田與後北條和睦啊。但這種想法完全忽視後勤、地理、多方的實力均衡,更重要是信長包圍網這件捲入本州島上大多有力大名的重大政治事件。

反過來我們考慮織田信長,他的成功也是跟「一般方向」無關。假如德川家康對抗不了今川氏真,那織田信長就因為要穩固後方的關係要捲入三河、遠江、駿河的爭鬥。而事實上,織田信長並不是一路順利的集中一面攻破近江與京畿,他也因為盟友的背叛、多處樹敵而陷入困境。織田信長的成功主要是因為他以濃尾平原為核心領地,該地三面環山一面是海,是進可供退可守之地,只要他能成功濃尾平原,他就可以找時間對敵人各個擊破,因為他處於內線而多個敵人處於外線難以聯絡、協調。當然,他能夠成功防衛京都(明智光秀的功勞)與通往京都的聯絡線也是無比重要了,但這關乎他有南近江一路可行,他的敵人無法握守他的通道,跟越後的條件完全不一樣。所以,我們考慮戰略問題需要同時納入多個因素,不是提出一個概念就能了事。

總結

說這麼多並非有意責難作者,而是考慮到一般人對歷史與軍事歷史的問題多有誤解,大多人對「歷史」的了解都是來自小說、傳說,鮮有參考史料,更因為時代不同,難以明白古人面對什麼問題,所以我才藉這個機會說明一下。因為箇中問題很多,又需要費筆墨說明,所以篇幅較長。

當然,我們也可以歸納出作者對歷史與地理都不太了解,所以他對上杉謙信的軍事歷史認識較為片面,立論沒有史實與歷史邏輯去證明。這原因可能是因為作者只參考了神野正史一個人一本書的說法,沒有花時間去驗證神野正史一人說法的對與錯。

只參考作者的描述,我們難以得知道「一般方向」的來源,應用是否適當,作者與他所引用的作者有沒有理解錯誤。「一般方向」是現代概念還是二戰前後的概念,我們也不清楚,但我們可以說,如果這個概念來自日本對軍事歷史與大戰略的了解,這個概念就是毫無價值。參考日本於二次大戰的表現,我們可以說當時日本的參謀總部根本不知道大戰略是什麼,他們就連如何訂立戰略目標,投放足夠的資源以達成目標完結戰爭也不是很懂,主要原因是當時他們無法控制軍隊與將領,任由他們自把自為行事。

好的歷史能讓我們汲取教訓,壞的歷史卻會說的讓人失去方向,總結出錯誤教訓。我希望這不是作者提出「一般方向」的目的。

春日山城圖 來源:http://www.joetsu100nen.com/kasugayama.htm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策略, 歷史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歷史上不存在的「戰神」:不要誤解歷史中的成敗

  1. 安得老臨兮拍四仔 說道:

    儘管label不同, 引文作者其實也是想帶出大戰略—戰略—戰術 等不同層次的策劃吧。不過經山中兄引例點撥,他的新label確實不如傳統label那麽通透。
    至於生吞活剝歷史名將,則是吸引眼球的手法。小弟胸無點墨,衹能一笑置之。

    • 山中 說道:

      我可以接受新label,但重點是有無實證去支持這些概念,實際上有什麼作用。沒有實證又沒什麼作用,那就會讓人誤解了。明白歷史對我們如何明白現在有很大幫助,誤解歷史會引申出很多問題,這我就暫時不說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