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解公共財政無助解決問題 ‧ 資料補充篇

撰寫《誤解公共財政無助解決問題》的時候,我希望能用最短的篇幅最直接的説明問題,所以很多資料沒有附上,也沒有作太詳細的説明。當是時就衹好當讀者是天才,相信讀者會細看和思考數據所表示的是什麽或自行去作更多資料搜集。對於不太懂閲讀數據或者沒有深入接觸這方面討論的讀者來説,數據所顯示的是什麽或許有點難懂,現在我在這裏作深入一點的解釋。

香港醫療開支數據全部都可以在食物與衛生局中找到。雖然數據停在2013年,但已經足夠説明問題,關鍵是很多人,尤其是政黨沒有看而已。先說1.11.2,這兩個表格所顯示的是整體醫療開支的趨勢。整體醫療開支包括公營和私營(表2.12.2),公營部分占整體開支大約在50%左右,按用GDP算是在3%以下,屬於非常低

1.1

1.22.1

看表1.1時,因爲我們所考慮的是政府因爲經濟與公共財政制度的局限而作出的反應,經濟學所謂的邊際作用,所以我們要看的是按當時價格計算的開支,2013年恒價值可以作爲參考。表2.2更能反映出問題,因爲這是按人均開支來計算的,從這裏我們可以看到人均醫療開支因爲98年經濟衰退而減少,但復蘇之後卻沒有足夠的資源去填補這個缺口,尤其是我們加入人口增長、老化這個兩個因素。用圖表來顯示會更容易看清楚這個趨勢(留意一點,因爲經濟衰退導致GDP下跌,所有如果開支維持在一定水平,用GDP%來計算反而會變成增加)。

f2.1

f2.3

看圖2.1的時候,我們看到98年前的公營醫療開支是以呈直綫增長,在1998-2008年維持在同等水平,2009年後才回復往上。我們可以在98年這個點延伸出一條趨勢虛綫,透過這條虛綫,我們就可以粗略估算出趨勢和醫療開支之間的缺口有多大,而直到2013年,醫療開支還沒回到趨勢的水平。

我們用這個數據跟外國的發達經濟體進行對比,在這裏用加拿大作爲例子。加拿大在1990-1997年出現衰退,因此它的醫療開支也跟著減少。看這數據時我們要注意加拿大的採用政府爲唯一支付對象的公營醫療保險,所以公營開支占總醫療開支70%,其餘的一部分是公衆應付購買藥物或需要自行付費的服務,另一部分是額外的醫療保險,例如牙齒保健。從整體趨勢看,醫療開支在2001年就回到趨勢上,從公營醫療開支的數據也看到同樣的情況。藉此我們可以看出加拿大的公共醫療比香港的公共醫療更會對社會實際所需負責。

c1

c2

c3

下來我們就可以問爲什麽外國公共醫療制度比香港健全,更快的回復到正當狀態的投入。公營醫療保險是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就是政府財政收入的可持續性;稅基更大更闊,政府能夠舉債,可掌握的財政資源多,政府就自然有更大能力應付社會所需投入相對的資源。外國發達國家的稅收和公共開支比例都比香港的高很多,所以外國政府的醫療開支就會更大。這不是衹有我一個人提出這結論,香港政府也知道這問題,作出同樣結論,不然食物與衛生局在5.1提出各國政府醫療開支與稅率的比較。

5.1

這樣看就很清楚了。發達國家的醫療開支和公共醫療開支比例都遠比香港高(美國除外,於是奧巴馬任期間有醫療保險的改革),同時它們的稅率與稅基都比香港高和闊,於是它們就能利用公共財政應付醫療需求。香港政府很清楚這問題,它正面不提出來,是因爲它不敢開罪既得利益者。那反對派不提出又是什麽意思呢?他們也不敢開罪既得利益者是一個因素,另一個原因是他們根本不知道這情況,因爲他們沒有看過這些數據和想清楚相關問題。

看醫療開支和稅務數據時,我們也留意到一個例外:中國大陸稅率與稅基都看似比香港高和闊,但開支卻跟香港相若,在現實中它的醫療明顯是比香港落後,這是什麽原因呢?我們從中國大陸的政府收入比例中可以找到答案。(新加坡也可以算是例外,答案是新加坡利用中央公積金制度收取醫療保險非—公積金供款其實就是稅。)

cn1

cn2

 根據財政部公佈的政府收入數據2015年中國大陸各種增值稅的淨收入(減去出口退稅)占整體財政收入51.6%,個人所得稅占7.03%,企業所得稅占24.76%。與加拿大比較,加拿大個人所得稅是政府收入的48.1%,聯邦消費稅是11%。所以,中國大陸的稅務在名義上雖然高,但它的財政其實是以整體消費者在物價以上額外交稅所維持,故此中國的最終物價相對於收入其實是很高。中國個人所得稅比例這麽低可能有幾個原因:1)工資普遍不高,收入差距極大,衹有少數人繳付中等和最高等稅率;2)稅務通報制度極不健全,有很多方法逃稅;3)有很多收入是法外的。如果習主席在看,我會說你在經濟上最重大的工作是將個人所得稅占財政收入比例大幅提升,然後想方法降低消費稅的負擔,因爲消費稅是累退的。

這樣解釋是不是更清晰?明白問題所在,解決方法不就很明顯嗎?這叫對症下藥。提高個人所得稅累進稅額,由政府執行單一支付者公營醫療保險計劃是兩大方向,在這基礎上公衆就可以討論和探討實際措施要如何執行,找出適合社會情況的具體方案。沒有分析就自然找不到方向,這樣子叫一萬年「689下臺」也不會解決到任何問題。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經濟學,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