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解公共財政無助解決問題

這幾個月來全香港一直在吵幾件事,高鐵、機場三跑、教育、醫療等天天不斷。我們可以說政府很多事都沒有做,不管它是不願還是無能,但到目前爲止我沒有聽到有人提出具體或整體的改革方案。當然,如果要說提出改革是政府的責任與匹夫無關,那我無話可説了。問題是,政府不提,政黨不提,民間也不提,於是問題始終還是解決不了。

有人提出方案,至少我們可以有個目標去進行思考,考慮這個方法是否能夠實行,不能實行的話問題是什麽,要作出什麽改變。對政府的批評來來去去倒是「某某下臺」,不見得批評者能提出更有效的方案。「某某下臺」之後,公共政策還是原地打轉,吵到世界末日也改變不了什麽。要提出方案,首先要明白公共財政制度有什麽局限,因爲所有政策都跟錢有關係,沒有錢就沒辦法執行。

現時公衆對公共財政有個誤解,就是以爲在不增加稅項和稅率—擴闊稅基的前提下,政府的稅收可以滿足所有公衆意願:不需排隊的急症室、豐盛的退休年金、完全沒有壓力的教育、回購港鐵、回購領展等等等,還有很多人以爲衹要不建高鐵、機場跑道,政府就有能力支付上述所有公共開支。我們算一算數,不計回購港鐵、回購領展,公共開支衹有醫療、教育、福利三大塊,我當高鐵最總造價是900億,三跑是1415億,總共是2315億元。按照2016-2017的財政預算,醫療、教育、福利總和是2340億,即是不建高鐵和機場跑道,省下來的錢勉强能支付目前一年醫療、教育、福利的總開支。

如果我們用這筆錢去作爲醫療、教育、福利的額外投入,那每一份都能獲得771.6億元。首先,我們要問771.6億能不能滿足公衆的政策要求。第二,一年支付了771.6億,下一年呢?這個額外開支要維持多久?篇幅有限我們就以醫療做例子。政府於是2016年度施政報告提出以爲其十年達2000億的醫療發展計劃去興建新醫院和添置床位,醫療衛生方面比2015-16年增加231億,達776并不像坊間流傳在縮減開支,縮減的是對醫管局經常性撥款,按政府解釋是醫管局有足夠盈餘,而政府有提供額外開支去增加服務、添置床位、擴大藥物名冊。

所以我們不能單單從錢增多或減少去看政策是否有效,我們還要看具體問題什麽。假如問題是人手不足,如果我們相信梁家騮議員的描述,這個現象是從98年亞洲金融風暴開始出現,而香港經濟要到2005左右才正式復蘇,也即是說,這七年間公共財政是處於緊縮狀態,因此公共醫療開支不足導致公立醫院醫生流走到私營醫院。此外,我們也需要留意經濟復蘇後公共醫療開支是否:1)回復到98年前的正常比例;2)是否按病人數量增加相對的投入。從數據上我們看不到政府在經濟復蘇後有作出相對的投入:

t1

t2

明白這個問題,我們下來就可以問爲什麽政府:1)實施緊縮;2)沒有投放對等的開支。對所有問題,坊間喜歡用「官員無能」、「政府草菅人命」這些説了等於沒說的標語來回答,這樣就會妨礙公衆看清楚香港公共財政制度的根本問題:聯繫匯率和稅基狹窄。

聯繫匯率是我經常說的話題。香港的聯繫匯率制度除了將貨幣政策交與美國聯儲局,使得香港不能自主的按照自身需要控制利率和匯率,導致樓市旅遊業嚴重失衡外,它也要求政府財政不能有大額赤字和債務,因爲赤字和債務會影響:1)貨幣供應;2)市場預期港元兌美元價值不變的信心—香港政府有大量赤字和債務就會降低港元對美元價格。爲了維持聯繫匯率,98年間香港政府就要採取緊縮措施去降低赤字,於是就削減各種各樣的開支,醫療也是其中之一。

香港稅基狹窄,稅率又低,目前的最高稅率,個人16.5%企業17%。因爲這樣的稅制,政府財政收入一大部分來自賣地、差餉、印花稅與其他經營收入,個人入息稅衹占政府收入的12%相對地,外國發達國家的主要收入來源則是個人入息。以加拿大爲例,個人入息稅收占聯邦政府收入48%。加拿大的企業所得稅最高稅率是38%(不計免稅額),個人入息是33%(累進稅),而且還得付省一級政府的稅務。

t3

香港稅基這樣狹窄,依賴不穩定受經濟周期影響極大的樓市和股市來獲取大部分收入,又加上聯繫匯率的限制,政府自然不願意增加開支。再者,現在很多人不滿樓價高,但他們不知道樓價低了政府會損失多少收入—樓價、股價、租金瘋狂地上漲於是政府收入也是瘋狂的上漲,如果樓價、股價、租金大跌,政府要從什麽地方拿出錢出支付這些開支?不用說額外的771.6億,連能不能維持現在的水平也是大問題。這就是香港政府偏好單次基建開支的原因,而且它還預期這些開支能換來一定的回報。

所以,根本的問題在於稅制和貨幣制度。要用香港如此低的稅率,這麽狹窄的稅基去換取跟外國發達國家同等的醫療、教育、福利是不可能的事。批評政府無能之前,我們需要問自己,我們到底願不願意用收入的一部分去換取合理、有效、公平、開明、服務所有人的公共政策,不願意的話就,除了「政府無能」、「官商勾結」、「地產霸權」之外,我想還應該加上「香港人自私」、「香港人無知」這些批評。

民主政黨在公共財政的討論中又是擔任了什麽角色,它們有沒有教曉香港人公共財政的核心問題?有沒有説明公衆要爲公共政策支付多少,會換來什麽利益?有沒有嘗試提出論述去説服香港人接受這些措施?沒有的話,這就衹能算它們失職了;貪腐的官員和奸商沒有責任去提出損害他們利益的政策。

當然,香港根本就欠缺分析問題的文章與論述,衹有一大堆跟風、煽情、將形容詞跟名詞炒作一碟就以爲自己發表了大義凜然的論述的「文章」,所以我根本就不期望香港人能明白稅制、貨幣制度的重要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經濟學, 體制,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1 則回應給 誤解公共財政無助解決問題

  1. 標少 說:

    這是香港一貫的問題, 議員只是反對派, 不是在野黨, 個人識見有限, 很多課題都不懂, 沒有資源及人才去做研究, 所以建議欠奉, 罵就容易, 只要懂得運用罵人的形容詞就可以了。罵的升級就是扔東西, 這是又可visualize, 又可以獲鼓掌淺層次的行為, 像你這樣分析, 選民無興趣和耐性去看, 你話你篇文有幾多個點擊, 去擲磚就得幾萬票, 對着愚民可能要畫漫畫或者以二次創作才有吸引。

  2. kg 說:

    其實真係唔明點解港府要將高鐵起到入去市中心?你睇下大陸邊個大城市嘅高鐵總站係建喺市中心嘅?全部都係離市中心十幾二十公里以上。但香港就蠢到將個高鐵總站起喺市中心,嗰度地價超貴土質又複雜,洗成千億冤枉錢都未埋到尾,仲因為鐵路長咗又要停多幾個站,高鐵都變咗慢鐵,既勞民傷財,又同慢鐵無乜分別。
    可能喺離市中心十幾廿公里以外重新起過個總站,不但鐵路短咗,站又少咗,更加上地價又便好多,土質可能無咁複雜,或者比依家繼續揼錢落去仲慳錢添!

  3. pc 說:

    真係唔明,點解香港咁多人唔知道“使”字最少有三個讀音,“使用” 廣東話唸成“洗用”,“洗錢”應該寫成”使錢” (除非是”洗黑錢“)。大陸之所以將高鐵總站建向遠離市中心一來是因為預左日後的發展該,連帶周邊地區,這是有遠見的城市發展。二來因為人家地方大,不論從哪個地方都必須要用上一定的時間,距離遠一點根本就不是問題。假如香港將高鐵站建在錦田,港島居民要花兩個小時才去到總站,假如一地兩撿傾唔掂,根本就失去了高鐵的意義。不如去羅湖搭好過啦。

    • 山中 說:

      一個原因係因爲大陸城市本身有舊鐵路還在運作,二是配合城市發展開發新地段。廣州南站一帶就是廣州未來的樞紐。香港是希望配合西九跟港珠澳大橋。

  4. 通告: 誤解公共財政無助解決問題 ‧ 資料補充篇 | 山中雜記

  5. asda 說:

    所以說中共要讓泛民上台一次
    讓香港經濟爆掉
    香港人才會明白甚麼是民主

    • kg 說:

      據北京的CCTV播出嘅歷史回顧片話,當年(1949年)解放軍南下解放廣州海南島等地時有人要一併解放香港,當時毛澤東周恩來說要保留香港作為一個「窗口」,不準解放軍進入香港;文革「反英抗暴」時大陸又有人要準備「解放香港」,並且時任廣州軍區司令黃永勝已經調集重兵到邊界附近準備開入香港,周恩來得知後馬上命令黃永勝停止行動和撤走部隊。CCTV話周恩來也是說要保留香港作為一個「窗口」。
      眾所周知當年香港政權並不在中共手上而是在不聽中共話的英國人手上;並且香港範圍內也沒有解放軍駐兵,在那種情況下毛、周尚且不怕香港會作反。
      而反觀今天香港已經回歸中共,又有基本法和行「一國兩制」,更重要的是還有過萬解放軍駐兵香港,中共卻反而怕香港普選會選出個「不聽話」的特首?唔怕英國人卻反而怕香港人?毛、周如果還在世可能就唔會怕俾香港呢個「窗口」普選了。

  6. Anon 說:

    謝謝山中的經濟分析,獲益良多。

    為何民主政黨有責任去教曉香港人公共財政的核心問題?為何這樣做不會損害他們的利益,即是選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