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A與教育制度(一):笨蛋,問題是經濟

與其要用坊間慣用的形容詞,說TSA風波「越演越烈」,還不如說它「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有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更來得貼切。對比之下,《版權(修訂)條例草案》風波就像是一個突如其來的大爆炸,根本沒時間來得切應對逃生(其實是有,不過政府一直毫無反應),而TSA風波就如鐵達尼號船艙進水,關了數道閘門也阻止不了水勢,整艘船因物理壓力斷開兩半,結果船毀人亡。也一如鐵達尼號事故一樣,所有人都在問船長到底是在幹什麽?答案是他去了日本賞紅葉、食「放題」,并對學生制服產生濃厚興趣。

船長無辦法或不願面對這問題,又或者胡亂指揮捅出更大的漏子—例如單方面發出指引說學校不准補課進行模擬試操練,引起學校抗議,亦解決不了換一種方式操練的疑慮—這樣子輪船衹會加速下沉,神仙也難救。問題是TSA其實像一地兩檢和版權條例一樣,在本質上都是一個技術問題,衹要舉措得當,要化解這問題并不是難事。不過,TSA所反映的不過是香港教育制度浮現出來的微枝末節,真正的核心問題還是沒有人去正視。

TSA其實是個技術問題。在理想的世界中,這個世界的教育局是希望有一套系統去評估學生的學習進度如何,因此他們可以改變教育政策去提高教育水平。這個目標本身很合理,它也是教育局應該做的工作,世界各地也有類似的學能測試,而這些測試本身是否有效,對教育是否有正面幫助則需要留待更適當的時候才能詳細討論。簡單總結,標準試能爲學校和學生提供一定指引和學習框架,但同時會鼓勵學校花時間去教考試。最重要的是,標準試跟學校資金來源掛鈎,考試結果更能懲罰學校,美國的TSA,“No Child Left Behind”法律也因此被視爲嚴重的失敗(美國是公立學校3-8年級年年考)。

我們可以先假定有系統和定期的評估學生進度是合理措施并應該透過政策推行,那下來我們就可以想什麽樣的措施才是有效并不會過度增加學生負擔的。當局TSA成績不會「影響學生升班或升學」,也不會「用作升中派位」,即是考試結果不會對學生構成影響。但實行起來是否真是這樣?單單是說升學上的影響是沒有意義的,現實中的教育政策包涵很多因素,成績和升學不過是其中之一,假如TSA破壞學生的學習興趣,教育不能成爲知識在學生身上體現出來,你說什麽升學和成績都沒用。

現在的問題就是原來的目標在實行時變了質,因爲實行時TSA不再是「為政府提供客觀的數據以衡量教育政策的成效」,而是變了用爲評估學校教育方式的工具。首先,考試所得出結果就是分數,教育局如何能從分數總結出政策的成效?加上分數是根據政策之下的考試而定,一開始當局就已經假設政策很有效了:它不會因爲整體分數低認爲是教育政策失當,因爲有可能是學校的教學有問題;反之分數高的話它則就會認爲政策很有效,這都是人之常情。

更何況,TSA將學校表現與教育局對學校的評估直接牽連起來,不管教育局公不公開承認也好。考評局的網站上說TSA:「提供資料讓學校及教師具體地了解學生在基本能力方面的強項與弱項,從而優化學與教的計畫,亦提供資料讓政府為學校提供適切的支援」、「評估報告提供學校及全港學生的學習表現,學校可參考報告的數據以改善學與教」、「教師在全港性系統評估的施行過程中,可透徹了解現行課程的要求,並增進有關水平參照的評估專業知識」。而教育局對學校的資助計劃也有相關規定:

「教育局會經以下途徑評估學校表現

(i) 按四個評核範疇分別是管理與組織、學與教校風及學生支援學生表現進行全面視學;

(ii) 集中於某一範疇或工作(例如訓育、家校合作、教學語言、某些主要學習領域的教與學等)進行重點視學;

(iii) 校外評核;及/

(iv) 其他將來採用以評估學校表現的新措施。」

因此,TSA的成績將直接影響教育局對學校的評估。成績好的學校在評估上自然會好一點。不好的學校就會被警告、批評,嚴重者減少相當的經費作爲懲戒。另一個問題是,雖然考評局指TSA評估資料「不可用於學校間的比較」,不過事實上則很難做到,因爲除了學校跟學校之間比較外,我們難以找到合理標準去評估學與教:分數多少是沒有意義的,要評估學校的TSA得分是否優異,你要看的分佈模式,即是學校成績落在分佈曲綫的什麽位置上。

所以要面對成績好壞的後果不是學生而是學校。學校要避免批評、吸引更多學生、留住教育局資助,在這個制度下,它必須想辦法提高它的TSA成績,除非學校有足夠的名望不需要這些,像部分的私立學校一樣,它就有條件跟教育局說不參與TSA

因此,香港的TSA跟美國的一樣,問題就在當局將獎勵與懲罰跟考試成績掛鈎,而且衹有公立或受資助學校受其影響,正如教育局自己也說「由於私校及國際學校的課程內容及資助模式與官立及資助學校不盡相同,所以不一定要參加」,TSA的核心問題就是資助模式與各校資源劃分不一的問題。如果沒有資助壓力,學校可以自行選擇參不參加,它們就自然不會有激勵花這麽大的時間、心思操練學生考試了。

如此,美國“No Child Left Behind”所出現的問題都同樣的出現在TSA上:學校資金、風評(跟招生有很大關係)直接跟標準測試牽連上。爲了保住學校資金和衆多教職員的飯碗,學校自然有很大激勵去盡可能提高TSA分數,而就直接、簡單的方法就是操練學生做模擬考試了。學校TSA成績提高,學校就可以向教育局交差了;整體TSA成績提高,教育局就可以向政府較差說教育政策很成功了。這種連環關係其實局内人早就心知肚明,否則學校不會因爲教育局發出禁止學生操練TSA的聲明就指責教育局推卸責任,而教育局,在任何人的眼中看來,就是明顯的推卸責任。

學校爲了資金,教育局爲了政積一起忙個不亦樂乎,就苦了學生費盡時間心力去考試幫學校和教育局交差,換來的就是不斷考試填上指定答案,毫無思想和批判性的教育制度。追求知識、運用知識和邏輯去全面地思考和分析問題,這些一直都不是香港教育的重心。假如說香港人大多想法片面、缺乏思考能力和知識,那是教育制度所使然,因爲這個教育制度所培養出來的是考試技工,而更糟的是,論考試你怎樣都考不過内地學生。

明白了制度出的是什麽問題,下來我們就可以嘗試找解決方法。廢除TSA當然是最直接的方法,但廢除了TSA之後我們需要考慮如何爲保證學校教育質素制定客觀標準。TSA這類標準測試是否有其價值,現在世界各地,包括美國和加拿大都存在很大的爭議,我們沒有必要因爲人有我們就跟著要有。但如果我們認同標準測試本身有其價值,例如能幫助政府收集數據等,我們就要考慮一些方法不使測試變質,減輕學生和教師不必要的壓力,并提出改變教育制度與其宗旨的辦法。這些問題都留待以後的章節回答。

後記:

1)再說明標準測試不會用於比較學校是不可能的,加拿大也出現這問題:

Those who conduct the tests insist that they aren’t intended to pit schools against each other, but the Fraser Institute has no such qualms. Every year, the conservative think tank issues report cards that use results from B.C., Alberta, Ontario and Quebec to rank schools from best to worst.”

2)「笨蛋,問題是經濟」一語出自克林頓1992年競選口號:“It’s the economy, stupid.”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體制,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