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兩檢與思考能力、政治魄力的淪落

Travellers who have passed through the U.S. government checks, but whose flight or ship has not departed, remain in the legal jurisdiction of the host country. U.S. officials may question and search travellers with the passenger’s permission, but they do not have powers of arrest (either for customs or immigration violations, or for the execution of outstanding warrants), although they can deny boarding. Local criminal laws apply, and are enforced by local officials. ” US Border Preclearance, Wikipedia

看香港一地兩檢的討論真的看到我頭痛欲裂。

先説明我不支持或反對高鐵,亦不關心一地兩檢是否會落實,我衹關心提出的論據是否正當:你要反對什麽支持什麽都好,請不要提出侮辱人智慧的謬論。

看到梁家傑的言論我衹能慨嘆堂堂一個大律師(咁大個律師)爲何淪落至此,說一些沒有基本法律常識的説話,而且連Google都不用(這點我下面再說):

liang

梁家傑又批評說:「如果內地公安可在西九高鐵站執法,在其他地方同樣可以,會破壞香港法律」。

一個大律師連國際法上的主權原則都不懂?一個國家的憲法是國家主權之下的法律規章制度,沒有主權這個憲法就沒有實在的用處。而主權的基本原則是排他性,即是一個主權國不容其他主權國或力量干涉它的内政或法律安排即是說,主權是絕對排除他國越境執法,不論你憲法上有沒有寫,因爲主權是任何憲法的默認前設。

那爲什麽美加可以有「一地兩檢」,容許他國「越境執法」呢?因爲主權國可以簽訂協議(即是國際條約)作出這樣的安排。協議如何在本國生效要看該國的法律制度怎樣接合國際法,有些國家國際法直接生效視作本地法律,一些國家,例如加拿大,就需要透過另外立法的方式使國際法在國内生效。

明白了這個道理一地兩檢其實很容易解決:中國政府與特區政府簽訂協議,明文訂立一地兩檢内容和權力與義務,然後各自立法執行就立刻解決問題了。《基本法》18是說中國的法律不「自動」在香港生效,不代表你不能自行立法來達到相同效果。兩地簽訂協議,有明文約束,有機制保障,這樣就無什麽可怕的。如果像梁家騮那樣怕:「在西九站被行政拘留14日」,老實說,你的問題不是一地兩檢,而是要不要過中國海關。中國當局要行政拘留你,等你過關就是了,爲何要等高鐵一地兩檢?

以爲有了一地兩檢,内地執法人員就能在香港其他地方、場合執法就更是低級到不得了的滑坡謬論清楚明白權利義務,中國海關衹能做協議規定的事項,而且沒有逮捕、扣留的權力,衹能處理邊境手續,那不就是不用怕什麽「越境執法了」。假如你說有了一地兩檢中國公安就可以到香港越境執法,那你是不是要問爲何美國FBI沒有到加拿大越境執法?這是不是很簡單的邏輯問題?

事實上,你衹要肯花幾分鐘時間Google一下,你就知道越境執法是多麽荒謬的僞命題。文章開始的一段就是摘自英文維基解釋美、加一地兩檢地海關人員有什麽法律限制,爲免讀者看不懂,我就把它就翻譯出來:

「旅客通過美國檢查站之時,但他的航班或船隻沒有離境,他依然是停留在本國法律管轄範圍内。美國官員可以提問或得到旅客同意時搜查他的行李,但官員沒有逮捕的權力(不論是爲了違反海關或入境條例,或是執行有效的令狀),但他們可以拒絕旅客登上航班或船隻。本國的刑事法依然適用,而法律是由本國的官員執行。」

清楚明白了?如果是不相信我或維基,讀者大可以去看加拿大Preclearance Act 原文。

當然,你依然可以繼續反對一地兩檢,你可以說北京當局不會這麽開明用法律制度規限它的權力。北京願不願意接受這樣的限制的確很難説,但你不就是希望和要求它這樣做嗎?爲何你連提都不提?假如北京願意創造這樣的機制,這對特區和中央政府關係而言就是一大進步。你不就是希望中國變得法治和開明嗎?中國變得法治和開明不是對你有好處嗎?你提出一個合理、進步的方案,它不接受不就是向人證明了問題在它身上嗎?在策略上說,如果當局要堅持通過一地兩檢,你提出這方案你衹有賺而不會有什麽損失。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爲何不做?

我會認爲,作爲民主派和在野反對派,你有責任提出一些可行而又能確實改進政制的方案出來,哪怕是丁點的改進也好。北京接不接受是一回事,但你絕不能因爲它不接受你就改變你的宗旨和原則,放棄你應有的責任,提出一些荒謬絕倫的謬論出來。你作爲一個政治領袖,不,如果你希望成爲一個政治領袖,你就要展示出你的魄力和智慧來。

很遺憾,我見不到香港有政治領袖。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則回應給 一地兩檢與思考能力、政治魄力的淪落

  1. 標少 說:

    山中, 你也明白, 共產黨信譽差, 所以議員可以嘩眾取寵, 不必理智討論。一地兩檢其實需要很多實質安排, 一味恐懼根本不能定出具體方案。 不論梁振英講甚麼, 都有人出來反對。只要反對,就有市埸,根本不用建議怎樣做。

    • 山中 說:

      其實一地兩檢是個技術問題。如果議員害怕,那按上述的制度安排就可以避免問題了。假如政府接受,他們不就贏了?我不明白他們爲何要用笨邏輯去做無效的事。

      • tplam428 說:

        有些人用一些近乎異想天開的理由去反對一地兩檢
        例如:有了一地兩檢, 他日老共在香港看誰不順眼, 找幾個人抓去高鐵站交給公安(或海關, 總之爪牙), 跟手上車去北京直入秦城, 所以這幾百億是那班賣港賊收了錢幫老共開後門打壓香港人, 所以他堅決反對……
        這種理由也搬得出仲有幾十個like, 你還想討論務實的技術問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