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哉問也,跟怪物搏鬥的人

“Wer mit Ungeheuern kämpft, mag zusehn, daß er nicht dabei zum Ungeheuer wird. Und wenn du lange in einem Abgrund blickst, blickt 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

–Friedrich Nietzsche

現時有很多文章不斷在批評中共抗戰期間根本沒有出力,然後指責它沒有資格舉辦紀念抗戰活動。這個問題其實歷史學界并沒有爭論,學界一致的結論是:

中共的游擊策略針對日軍的後防和補給,這是所謂的敵後戰場。因爲共軍的活動,日軍本來想在華北減少駐軍,調動兵力往其他戰場的想法被迫改變,改爲調回接近二十萬華北方面軍駐守華北,并在百團大戰後發動又有「三光作戰」之稱的「華北治安戰」,在華北進行大規模有系統的燒殺。因爲日軍的行動,共產黨也遭受巨大損傷。至於中國南方,國民黨所領導的國民革命軍(即是「國軍」,共產黨指揮的八路軍和新四軍這時也隸屬國民革命軍)則以堅守陣地正面會戰的方法抵抗日軍侵襲,它亦遭受巨大的損失。(見Li, Lincoln. The Japanese Army in North China 1937-1941. Oxford: 1975;Mildren, Ronald D., Jr. The Effectiveness of Mao’s Influence Operations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Chinese Civil WarUS Army Command and General Staff College: 2014.)

雙方策略和作戰方式完全不一樣,雙方都大幅消耗了日軍的戰力和物資,如果是不帶有偏見的看待國共雙方行動,根本就不可能得出誰主導抗戰,誰功勞更大。正確説明這段歷史的方法就是像上述一樣說清楚它們到底做了什麽就足夠了。到了現在還要互相詆毀、爭功,我覺得這種論調所攻擊的不是共產黨,而是在戰爭中犧牲的軍民。他們的生命和貢獻,在戰爭中承受的苦難,就因爲現在一些從沒經歷過戰爭的人的政治主見而被完全抹殺掉。看到今天的人依然有這種想法,而且每天在公共空間毫無羞恥心的提出這些言論,我衹能哀傷和嘆氣。

對於抗戰和國共内戰的歷史,有時間我會作出更詳細的描述以正視聽。今天我衹想問一問這篇「七十年大問」的作者一些問題。拿這篇文章說并不是衹針對他一人,因爲還有無數人在發表這些言論;我是剛好看到如此無知的言論讓我惱火,加上言論非常容易反駁,所以我就先拿他開刀。

文章作者說:『「中國共產黨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中流砥柱」四字,用得真好。「中流砥柱」甚麼意思,就是儘管四周濁浪滔天,波濤洶湧,「中流砥柱」,就是堅決站穩不動,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躲在延安等運到。』

我想問:假如共軍完全無作爲,那我們要怎樣解釋「華北治安戰」?怎樣解釋美軍到達延安後認爲共軍有高度戰意,并有實際行動支持?

作者又説:「以謊言叫你愛黨,用閱兵紀念和平,白事當紅事做。牆內被蒙敝的人,或許真的亢奮;牆外人看到,或恥笑,或嘆息。扭曲歷史、顛倒黑白,說謊最高境界,是永不認錯,最後連自己都騙倒。如此國強,威風八面,永遠得不到別人的尊重。」

這就更好笑了。這段文字可以用來批評所有參加過二戰的國家(以下所有圖片均在網絡下載,恕我不説明出處了)。

加拿大國傷紀念日。他們閲兵巡遊很明顯是加拿大保守黨「以謊言叫你愛黨,用閱兵紀念和平,白事當紅事做。牆內被蒙敝的人,或許真的亢奮;牆外人看到,或恥笑,或嘆息。扭曲歷史、顛倒黑白,說謊最高境界,是永不認錯,最後連自己都騙倒。如此國強,威風八面,永遠得不到別人的尊重。」:

11888641_1457804867861408_7441455169731626316_o

rem

法國也是「用閱兵紀念和平,白事當紅事做」?我們是否也可以問,法國在二戰期間除了躲在英國之外到底做過什麽有什麽貢獻?憑什麽舉辦閲兵?根據作者批評中共的邏輯,法國也是「躲在英國等運到」:

11219369_1457806884527873_2054910768393793964_n

11924234_1457806957861199_8786200205368095928_n

英國呢?他也不説「躲在英國等運到」,等美國救援,并遲遲不展開歐洲第二戰綫,老是被史達林批評?再者,它不也是「以謊言叫你愛國,用閱兵紀念和平,白事當紅事做。牆內被蒙敝的人,或許真的亢奮;牆外人看到,或恥笑,或嘆息。扭曲歷史、顛倒黑白,說謊最高境界,是永不認錯,最後連自己都騙倒。如此國強,威風八面,永遠得不到別人的尊重」?

11947952_1457810967860798_3006403168619916058_o

根據作者這種邏輯,荷蘭就夠無恥了,它的政府在二戰中流亡,荷蘭的反抗活動「名不經傳」(因爲根據作者的邏輯,他沒聽過就當不存在,完成不需搜證提出資料)跟法國和中共,尤其是八路軍、新四軍規模比,荷蘭王室根本就是「躲在英國等運到」:

ve-day-parade-in-arnhem-the-netherlands

如果還是不明白爲何各國都在勝利紀念日、國殤日都有軍事巡遊,我再簡單的解釋一次:因爲紀念日一個主要的目的是紀念軍人在戰場上所作的犧牲和貢獻!

要批評共產黨,你可以指它是極權統治,你可以說它侵害國民,你可以説它殘民自肥,你可以說它藐視國法,視國家爲一黨的支配物。有這麽多彈藥可以用,你有必要跟共產黨一樣用上造謠的方法?它謊話連篇欺騙世人,所以它是罪大惡極;你反共謊話連篇欺騙世人,所以你就是正義道德?你要怎樣説服人?你跟共產黨到底有什麽分別?因爲你對現時政治的不滿,所以七十年前的軍民要跟隨你的政治主張而白死了?你有沒有感覺到羞愧?

你要對抗謊言,你指出事實真相就足夠了。共產黨爭功爭得過火,你說出國民黨抗戰時期的實際行動就足夠了,這樣你才可以取信於人(事實上中共也不敢抹殺國民黨的功勞,所以它衹會說自己是「中流砥柱」),説出合理的話獲得人信任,你就能凝聚更多力量進行對抗。

還是你要跟怪物搏鬥所以你自己也要成爲怪物?尼采是怎樣説的?

“Who goes to fight monsters best see to it that he does not become the monster himself. And when you stare long into the Abyss, the Abyss also stares back into you.”

藉著二戰結束七十年,自己也反省一下吧。問人問題前有些問題自己也得先想清楚。

(忘記了一點:香港人是不是因爲政治原因連東江縱隊港九大隊的事跡都要抹殺?)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歷史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9 則回應給 大哉問也,跟怪物搏鬥的人

  1. 共匪抗日是笑話 說:

    雙方策略和作戰方式完全不一樣,雙方都大幅消耗了日軍的戰力和物資
    二十萬佔日軍多少兵力比例???
    一般估3~5百萬,
    抓中間算400萬好了,
    20/400=5%…
    而且在日本派出20萬軍掃除後,
    共軍從此消失了"重大抗日戰役"的舞台!!!

  2. 共匪抗日是笑話 說:

    這樣可以叫作中流D柱?
    這樣頂多像賓拉登式的勇敢,
    坦白說我如果是共產黨員我以共產黨比不上全國軍閥拚死力阻日軍南侵為恥!!!
    至於你提到英、法在二戰的自HIGHT,
    沒錯啊!他們絕大部份的人是沒種,
    才有希特勒的獨大不是嗎?
    希特勒一開始侵脫歐各國時,
    英、法只要出兵,
    德後境根本無兵可防!!!
    英法除了超少數的遊擊隊,
    絕大多數是沒種,不敢反抗的人.

    請問共產黨在抗戰時有沒有張自忠???
    有沒有死守四行倉庫的謝晋元???
    舉一個出來聽聽嘛~~~
    跟那些明知守不住必死無疑的中華民國士兵狀烈力阻日軍比,
    共軍好意思講他抗日???

  3. JW 說:

    發動治安戰,其中一個原因是軸心國極右派政權將左派共黨勢力先天視為最大敵人,必除之而後快

    • William Lam 說:

      我想如果老共沒有什麼威脅性, 兵力上一直捉襟見肘的日本陸軍(41年前他們可還未實行全面動員)不會以那麼大量的兵力投入治安作戰.

  4. JW 說:

    另外,您提到紀念日主要的目的是紀念軍人在戰場上所作的犧牲和貢獻。但這個在中國就一定會變成爭議焦點,引發是否爭功的討論,因為大量在戰場做出過犧牲與貢獻的國軍(應該說數量遠多於共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至少三四十年內被標籤為反動派反革命,在歷次政治運動中遭受迫害,失去生命財產工作尊嚴,家人也遭受各種歧視。這個與大部份其他國家的情形都不同,不能混為一談。現在因為現實政治形勢改變,中共對這些人的態度才跟著改變,這種前後不一的態度很難避免被質疑。

  5. 阿陸仔別用跳板 選擇性逃避問題 說:

    饅頭店的員工甲揉了1個饅頭就去打混摸魚,員工乙揉了99個饅頭。
    後來員工甲趕走員工乙變成老闆,
    還說想當初我們揉饅頭的時候其實雙方都有出力。
    學界一致結論:因為兩邊都有揉饅頭,所以都有出力

  6. 阿陸仔別用跳板 選擇性逃避問題 說:

    「學界一致的結論」

    看到這句已經不用看了。作者似乎對學界全無認識。

    關於他引的一書一文,論文寫的是國共內戰,對中共在抗戰中的活動只作背景描述,不算是研究。書是研究北支派遺軍的治華政策,有書評評他寫得太扯。

    作者運用的是中共文宣流行的簡單二分法──由於全世界都有錯,所以我沒錯。此法重點是略去所有量化分析,於是看毛片與屠城是同罪的,因為兩者都是道德缺失

  7. 阿陸仔別用跳板 選擇性逃避問題 說:

    這篇文章提的學界,是黨的學界嗎?

    我們不需要變成怪物,但是發言權也不能放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