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之門由善意打開

對現在的社會問題我已經沒有心情去理會,不過看到友人傳來幾篇文章我就多嘴說兩句。

關於香港大學學生衝入校務委員一事,我不評論亦不關心對錯、正邪、誰是無恥,因爲强調這些全都衹是展示自己個人的立場和態度,除此之外對現實根本毫無幫助。我所關心的是事無大小都左衝右撞,你到底可以衝多少次?哪一次的衝能帶來正面效果?到底是衝給誰看?

重覆進行某種行爲,這行爲的邊際效果會變得越來越低。衝多了幾次,社會對這種行爲習以爲常就會日漸變得冷淡,先不説你衝根本沒有實質作用,連鼓動人心的效果也會越來越低。黃巾雨傘運動大傷元氣就是很好的前車之鑒,怎麽連眼前的教訓都不汲取?再説支持你衝的都是跟你立場相同的人,你的衝擊同時也給你的敵人機會穩固和動員自己的勢力。剩下來一些認同你的立場但不同意你做法的人,你是想將他們也推到對立面?你還嫌自己的敵人不夠多?

衝不是問題,你切腹也好,自宮也好,都不是問題,問題是你要有適當的論述和適當的時機:你需要用論述和道理説明和證明你的衝擊是正當和有效,能夠幫助你達到想要的目標。沒有論述和時機,來來去去都是「非如此不可」、「學生就是什麽什麽」,老實說,我寫這幾個字也寫到想打瞌睡。

副校長遲遲不獲任命是不合理,或者是政治干預大學自主,這時你所要做的是顯示制度、干預的不合理,讓人明白需要徹底變革制度就足夠了。用一些方法使本來願意幫助你的人對你產生反感,或者索性遠離是非之地,消滅他在制度中的抗衡作用,我不知道你到底是在幫助自己還是你的敵人。

出來歇斯底裏的怪叫兩聲是再簡單不過的事,但有沒有想過叫了之後誰要替你善後?你譴責了這個那個無恥之後,是誰在幕後抗衡政治壓力?叫人想你行爲背後的原因的時候,自己有沒有想過十院長發出公開聲明背後的原因又是什麽?(答案:你們的行爲讓他們難以履行職務,也誘使政治人物加大壓力。重點:不是所有正義行爲都要跳出來公諸於世的,有些事情需要在幕後進行。)衹有在縱觀、分析和明白大局之後,你才能做出有價值的事,否則你叫來叫去、跳來跳去都衹是大頭症發作,自我感覺良好而已。

至於臺灣,那些在質疑慰安婦是否是被日本所強迫的學生就不要跟我說什麽正義什麽道德了。不過,臺灣教育制度出了大問題這倒是真事,不然就不會花費巨額公帑教出荒唐到連基本是非黑白都分不清的學生出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地獄之門由善意打開

  1. William Lam 說:

    至於臺灣,那些在質疑慰安婦是否是被日本所強迫的學生就不要跟我說什麽正義什麽道德了。不過,臺灣教育制度出了大問題這倒是真事,不然就不會花費巨額公帑教出荒唐到連基本是非黑白都分不清的學生出來>>>>>>有時會覺得, 對台灣社會發展的最大威脅, 就是民進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