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慌也是一種傳染病

有一濃縮版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paywall 的關係我也看不到内容)。下面是長版,論述較爲完整并加入了連結。

————–

根據政府公佈數字,香港今季流行性感冒已經讓207人進入深切治療部,當中有134人死亡,香港大學袁國勇教授預期今個流感季度死亡人數將可能高達三到四百人,假如疫情持續到四月,死亡人數可以高達六百人

面對這麽嚴重的傳染病,而且有這麽多人因此而去世,大衆緊張和關心最新疫情是很自然的事,但很多人卻因爲高永文「如果全城戴口罩,或會造成社交疏離會影響親切接觸」一番説話而表示憤怒,發出連番文誅筆討,認爲這是政府有意的無作爲,背後又有什麽陰謀,例如保護自由行之類,這就離開了緊張和關心疫情的初衷,轉爲尋找一個代罪羔羊發泄情緒和進行政治鬥爭。更重要的是,這些脫離事實的言論對防疫完全沒有幫助,反而會製造更多的損害,因爲它們衹會散播恐慌,增加大衆的心理壓力。

首先要説明,想要減少因爲傳染病而引起的傷亡,我們就需要認識清楚這是什麽疫病,然後找出最適當的方法去控制它,無理取鬧的怪罪政府衹會轉移公衆的視綫,讓他們忽視正確的防範方法。今次H3N2肆虐範圍並不局限於香港,英國加拿大美國也同樣面對這個問題。因爲這些地方的環境、氣候、人口密度都不一樣,所以嚴重性與爆發時段也有不同。加拿大的流感高峰期已經過去,目前有大約275死亡,91%65歲或以上的成年人。英國在一月二十三日前的兩星期間就有28000死亡,高於以往21000人的五年平均,當局認爲主要原因是今年的流感和特別寒冷的天氣。美國的情況也比往年嚴重,不過他們缺乏這季度18歲以上因流感而死亡的國家級數據資料

跟這些地方比較,考慮環境、氣候、人口密度,香港的問題並不是特別嚴重,也看不出政府是如何刻意地隱瞞事實,或者是爲了保護旅遊業而選擇不作爲。這四個地方應付流感的方法基本上都是一樣,都是作出即時監察、公佈最新資訊、鼓勵高危群體注射疫苗等。再者,目前資料顯示,本來爲這個流感季度所準備的疫苗都沒有太大效用其他地方都是一樣),因爲「抗原飄移」的關係,政府還可以作什麽,我不是醫療和病毒學的專家,我不敢提出任何意見。

至於高永文所說的言論,我則不明白他是錯在什麽地方。須知道,疾病能夠引致人命傷亡,但這不代表我們就要不惜一切用盡會嚴重影響社會日常生活規律的方法去對付它們。首先,假如面對這種季節性的疫病就用上最嚴厲的措施對付,下一次面對更嚴重、傳染性和死亡率更高的疾病時我們要如何面對,政府可以如何提高防禦級別?讓這種思想決定政策,結果就會出現事無大小衹要出現引起社會恐慌的疫病就要用上更高的防禦級別,否則又會引來各方責駡。

再者,凡是應付任何問題,尤其是政策決定,都需要按照事情的比例而定,不能過多或過少。這是因爲每個政策上的決定都會涉及取捨,任何行動都會有成本,對一樣行動付出不當和過高的成本,這其實就是在製造傷害。對付傳染病也是一樣,用上不符合比例的方法,例如單指經濟活動的減少,當然它也是考慮之一,更重要的是這種嚴厲的隔離措施會造成社會關係的撕裂和心理上的傷害,而這些傷害都往往會轉化成生理上的傷害。

這個道理在日本福島核事故一事已經得到驗證。福島所泄漏的和輻射並沒有引起重大的健康和公共衛生問題;對福島居民最大的健康傷害反而是心理問題和抑鬱症,而這些問題的成因之一是他們被强制的遷離原居地,換一個角度想,這其實跟隔離沒有太大分別。研究福島事故的專家都指出,心理上的後遺症對健康的影響遠比輻射更嚴重和長遠;假如社會對輻射不是過度的恐慌,政府就不會基於公衆壓力而制定出不合比例的遷離政策,這種損害就能降到最低。

對流行性感冒也是一樣,單純的爲了恐懼就要求政府采用一些影響日常社交生活的措施就會製造上述的心理傷害(同樣道理,SARS的控制措施也造成心理影響)。現實一點想,這些措施恐怕也難以生效。因流感而入院和死亡的人大多上年紀、兒童或本身帶病的人,政府沒有辦法避免這群體的人受到流感的感染,因爲帶有病毒的可以是社會中不同年齡群體:健康的成年人可能才是傳染疾病的主要途徑,因爲日常生活的關係他們需要在各處走動,但因爲身體較健康的關係就不需要入院,死亡個案所以也是極少。因此,任何過度嚴厲的措施都衹會不合比例的針對老年人和兒童,但成年人卻不受影響。停課會減慢兒童學習進度而老年人的社會疏離現象又會因此而加劇。所以,這些主意都是不能胡亂提出的。

假如我們的出發點真的是爲了公共利益,真的想協助大衆對抗流感,我們就不應輕率地對政府提出無理的指責,雖然這個政府的確有很多值得人責難的地方。爲了攻擊政府,結果卻引來公衆對流感、控制傳染病政策、心理和社會問題的誤解,這行徑衹會加重傳染病的禍害,因爲社會恐慌將會打擊政府制定政策的能力。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政策恰當,公衆也會因爲恐慌而產生懷疑並抵制這些措施,因而大大降低政策的效用,最後受害的也衹會是公衆自己。事實對錯要分明,對抗專制極權也要講道理,不能一邊說政府經常提出歪理的同時,自己在另一邊卻用錯誤的想法誤導群衆,我看不到這種行爲跟政府所做的有什麽分別。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則回應給 恐慌也是一種傳染病

  1. tplam428 說:

    這幾天看那些免費報的專欄, 不是教人注意個人健康, 而是將矛頭指向了自由行和商家, 暗示了這兩者是流感原兇, 可悲的是這種東西居然有人認同…..
    我同意山中, 香港有病毒在散播, 但不是H3N2, 是政治狂犬病

    • William Lam 說:

      稍有留意國際新聞的都知道, 這次流感潮來自美國, 而且H3N2原本是香港風土型流感(1968年啊)……

      • tplam428 說:

        防治疾病, 是科學問題, 但現在有心之人卻想借對流感的恐懼和自由行的不滿來將之來個政治解決(禁自由行, 排內地)流感相關重要的知識,反而無人科普, 這才教我失望

        • William Lam 說:

          科普本來就是香港教育界及民間的"超級弱項…….再者, 對於某些具影響力的論政者/專欄作者而言, 抽水有錢賺, 科普冇……

  2. dokitooi 說:

    生果今天開始直指政府隱瞞,來源當然又是「匿名資深人士」。

    • William Lam 說:

      公共衛生問題上, 如果一個城市的人們信所謂「匿名資深人士」/一份公信力有疑問的報刊多過一大群醫學專家(昨晚新聞透視已有多名醫學院教授級別的人士出面澄清), 又不肯留意世界範圍內的疫情, 那這個城市不見得有甚麼將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