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豆腐

本來想看之前提到的作者們會否繼續這話題,但有讀者問到我就先說了。這位讀者跟陳凱文也提起說香港已經有《競爭條例》,而陳凱文說根據「第二行爲守則」的《草擬指引》中「攻擊性定價」(即是掠奪性定價)的規定,《競爭條例》看似解決不了問題。

先回答《競爭條例》能不能解決問題,而要回答就得看掠奪性定價的定義是什麽。根據《草擬指引1.9段(a),攻擊性表現:『包括「攻擊性定價」,即具有相當)程度市場權勢的業務實體將其價格降低至低於適當的成本標準,故意在短期內蝕本經營,以消除一個或多個競爭對手或損害其競爭實力,或阻止潛在競爭對手進入市場』,而《條例》附表16條(1)規定「第二行為守則不適用於年度營業額不超過港幣40,000,000的業務實體所從事的行為」。

豆腐主義是否進行了不公平競爭?答案是,我們不知道。因爲條例并沒正式實施,我們沒有機制去介入、調查和搜證,更遑論作出判斷(下面再說這問題)。另外,如果我們將範圍局限于香港法律,假如豆腐主義的行爲不符合上述規定,那在法律的意義上這就不是反競爭行爲,我們就可以視它在進行合理和良性的競爭,不應用「以本傷人」批評它。換句話説,如果是根據《競爭條例》的邏輯想,「問題」可能根本就不存在,何來「解決」呢?(如果說豆腐主義滋擾,那就是另一個話題了。)

但我們可以循著這方向繼續問:4千萬這個營業額門檻是否過高?如果我們看加拿大的《競爭法》,在法律當中它沒有任何有關營業額的規定,「濫用市場地位」是由791)的三個要素組成:

(a) one or more persons substantially or completely control, throughout Canada or any area thereof, a class or species of business,

(b) that person or those persons have engaged in or are engaging in a practice of anti-competitive acts, and

(c) the practice has had, is having or is likely to have the effect of preventing or lessening competition substantially in a market.

但是因爲競爭問題涉及具體的行爲如何影響市場,當局在應用法律的時候有一定的裁量權,所以競爭委員說他不會對市場份額低於35%的經營者提出掠奪性定價訴訟,因爲他認爲要市場份額衹有足夠大才能限制競爭,而經濟學也會説如果經營者的市場份額不夠大,掠奪性定價衹會是自殺的行爲(順帶一提,掠奪性定價在加拿大本來屬於刑事範圍,現在已改爲民事)。如果看中國的《反壟斷法》,第十九條用多少個經營者佔有多少市場份額去界定它們能否濫用市場地位。這方法看起來好像有點粗糙,但我們進行這些對比後就可以質疑,香港的單是以4千萬營業額作爲介入點,而不是考慮相對市場佔有率,看來是有點問題。當然,35%、一個經營者達到二分之一這些要素,也有可能難以準確地界定市場地位和它被濫用的可能,所以我們才需要進行討論和提出問題。

至於香港「已有」《競爭條例》,我可以坦白承認我事前真的不知道已經通過;我上一次留意這事亦是2012年前。我們可以回顧整個立法的過程:2006年六月競爭政策檢討委員會提出立法,2008年八月發表諮詢文件,2012年六月通過法案,2014十月提出指引,還要衹是草擬,歷時八年有多還依然沒有正式生效,我真的沒有心情和精力去理這件事。再説,現在還沒有生效,我也不知這個「已有」,跟「沒有」,在現實中有什麽分別。加拿大是1985年立法,中國是1993年推出《反不當競爭法》,2008年八月《反壟斷法》生效,香港是2015年還停留在草擬指引的階段,我們是否應該問,這到底是什麽國際笑話?

此外,我上篇文章所提出的重點是,爲什麽這個多人這麽關心小店、地產霸權、資本主義等等,卻鮮有提及立法和政策的問題。這些問題在其他作者寫文章的時候就應該提出,而不應讓我這個毫不關心小店死活,甚至不是住在香港的人越俎代庖去問。我想他們和大多人可能是跟我一樣,沒有跟進立法進程,也可能因爲法律無效的關係而不關心它:一道無效的法律真的很難讓人關注。但問題是,他們不是應該留意的嗎?他們想公衆關注這些問題,不就應該告訴公衆這方面的訊息嗎?他們是否有這個責任?

留意到問題之後我們可以發問,越好的問題越是能幫助我們透過對話和觀察找出答案。但如果來來去去都是展示立場,例如「我關心什麽」、「我支持什麽」、「我要什麽」等等,而不是去分析現象提出一些客觀合理的方案,我不知道這種公衆輿論對解決問題有什麽幫助。而香港的傳媒和所謂的「評論圈」,十有八九都是在展示立場(更差的一種是歪曲事實去展示立場),這種文章和言論到底有何價值,能否幫助公衆明白事理,我對此是抱有很大的疑問。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經濟學, 傳媒水平, 政治與經濟, 書作論法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