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抗稅

最近又流行起討論「公民抗稅」。又是不評論對錯,衹考慮它的效果。

首先,我們假設「抗稅」能夠降低政府財政,全部人參與。它能不能癱瘓政府,我們必須知道,這裏所説的抗稅到底佔財政收入的百份之多少。根據政府於去年8月份預測2013-2014年度的主要收入來源,薪俸稅衹佔總收入的11.7%。所以,就算全香港上繳薪俸稅的人全都不交稅,最多也衹能將這11.7%降爲零。

我們就假設它將會降到零。我們下來就要問,這時候政府財政出現一個洞,它會不會因此而癱瘓不能運作。答案是不會,因爲政府有兩個選擇。第一,假如政府遵從財政穩健的原則,它可以用減少開支的方法避免問題。第二,假如政府願意跳開財政穩健的原則,它可以透過舉債來填補這個洞。

假如它使用第一種方法,它可以減少某些公共開支,然後大條道理說這是有些人不交稅的緣故。這樣子,因爲公共開支減少而受到影響的人就會對進行「公民抗稅」的人產生很多不滿。衹要政府處理得當,「公民抗稅」者又得面對更多的反對意見。如果政府選擇舉債,那它就能輕而易舉的打破這個行動。假如它和中央政府達成協議,讓中央政府的財政直接收購香港政府所發出的公債,你就是邀請中央政府去影響香港的財政。

再者,現實中香港政府其實上述兩樣的不需要做,因爲現代稅務不再收取食物,現在不想古代,財產用黃金、白銀、糧食等實物結算;現代的財務全都產生在銀行支付系統入面。你不寫支票寄給政府,你就是欠政府債,這筆債就是政府的資產。有了這筆資產,政府就可以發放現金給它的債務人。所以用「公民抗稅」去癱瘓政府是一件不可能的事,除非:1)全部人不報稅;2)銀行協助你封閉整套支付體系。

你想不報稅很簡單,一種方法是移民,另一種是失業。如果是移民,你就得清償所有債務才能走,所以今年還是要交稅。如果是失業,政府拿你沒辦法,如果你的資產低到一個程度,你可能可以反過來拿綜援。

如果你的「公民抗稅」不是想將政府部分收入降爲零來癱瘓政府,而是分開多張支票去交稅,那受影響的衹是稅局的行政人員。這時候你就要想,稅局的行政人員因爲你的行爲而工作量增加,要應付這種對他來説是無聊的事,他會覺得你的行動是爲了民主正義而滿懷歡喜的替你逐張支票入賬,還是覺得你麻煩討厭,慢慢就不再理會你的民主正義行動,甚至對你產生極大的反感?

你這樣做你也得浪費自己的時間,吃力不討好之餘更可能有反效果,要是我我就不會這樣做。你最後怎樣選擇當然是你的問題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7 則回應給 良心抗稅

  1. tplam428 說:

    有人聲稱分了二千張支票交稅, 不過我想勸佢小心點, 寫票寫正確不要彈票, 否則銀行逐張計手續費就……….

    • asda 說:

      如果我是稅局職員, 我會拿火機燒掉一張(碎紙機也不保險), 然後告那人小交了一毫子和罰他last charge. 那人根沒有可能證明寄到稅局的支票原本是有多少張.

      PS: 知道嗎? 是有警察試過對一駕看不順眼的車發出告票, 然後自己去交罰款, 為的就是要那個司機扣分(不過這是車cam不流行的年代的事了). 低級公務員真的要攪事, 也是有很多小動作可以做的.

      • Twice 說:

        Asda, do you think this is really not traceable?

        Do you know that the act you suggested for the tax revenue office personnel and what that police officer done can be charged with “Misconduct in Public Office"? Are you seriously suggesting the civil servants to commit crime?

      • tplam428 說:

        asda說前線公務員有很多方法可以報復,, 同是公務員我可以告訴你是對的, 當然燒支票就太大動作, 但要玩你, 只要百分之百跟規定做的話, 你真的會被煩得一頭煙又無我地符的, (當然出手的那個也花很多時間就是了) 又何必雙輸呢

  2. 魔術師 說:

    拆稅純屬「整蠱別人」的小學雞行為,以此視為「抗爭」,只能說是不知所謂。

    拒交稅款不在於癱瘓政府,而係小市民的表達心跡的個人行為,盡了個人力量去拒絕提供金錢給不義政府。最理想的情況,就是你見到家人因不認同政府的不義行為,拒交稅款,被政府告到破產,你自己也同仇敵愾,一起拒交…如此這般造成漣漪效應,由個人去到企業屠面都拒交稅款,於是就看政府「可以推幾多人上刑場處斬」,是否容許「破產潮席捲全港」。

    但要求人民作如此大的犧牲,就不是單單一個「我要真普選」如此blur的論述可以搞定。因為即使有公民提名,泛民只「高高興興地」提出某甲出來「陪跑」,到最後香港市民都「識做」而選上北京喜歡的人,那麼「烈士們」豈不是只是為了一個「陪跑權」而白白的犧牲(破產)了?

    要人家作出重大犧牲,就要有強而有力,萬眾歸心,有執政能力和決心的「王者」出來,告訴世人選上他之後,可以如何解決社會的不公義,帶港人出紅海(公海?),直至「應許之地」。否則,如果港人繼續沉醉於「誰也不代表誰」,純粹conceptually「議政」而沒有concrete plan的低效率「民主參與」,則依照都係嗰句:「秀才造反,十年不成」。

  3. paulcheng 說:

    要求真普選的傻雞(包括小學的和大學的)就只會搞這些小動作;集體在馬路露宿,隨意破壞公物,公然衝擊警察,違反法治,大街大巷執散紙,綁鞋帶,阻人過馬路,騷擾店鋪。。。但這些傻B卻大義凜然地(又毫不知恥地)說是以“愛與和平” 為香港人爭取 “民主”云云。。 這哪裏是秀才所為呢?秀才造反得起嗎認清對象,拿小市民出氣的只能是流氓懦夫+黔驢而已。 pc

  4. Cipher 說:

    小弟晨早失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