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董建華答學聯

致學聯各路英雄好漢:

敝生看到諸位英雄對董副政協一再發信,深感他貴人善忘可能無時間親自執筆回應,亦可能是懶得理你,所以在下斗膽越俎代庖,希望代他回信,藉此與各位開啓理性對話。現下轉錄高臺原文,方便讀者跟隨各位的想法:

學聯重申觀點只是因為政府從無回應港人對真普選的訴求,無意圖要求中央撤回人大決議,無意志回應市民訴求,處事手法無助重建市民信任。香港人追求真普選、捍衛基本權利是我們基本立場;為何政府可以維護特權,港人捍衛平權卻不被接受,屢屢為當局否定?

如果中央政府如董建華先生所言,充分掌握香港各方面意見,為何會催生雨傘運動,多達數十萬人公民抗命,願意承擔刑責,期望以犧牲抗衡831決議?政制改革至今,這麼多香港市民認為聲音不被重視,意見被排斥在外,顯然證明現行一國兩制的運行,被港府、中聯辦及本地財團壟斷和扭曲,決策側重既得利益集團,拒絕尊重港人意見。

「充分掌握」如果是代表繼續偏聽,拒絕重新檢視決議,無疑是告知港人一國兩制將步入寒冬。情況如此,香港人只會更堅守價值,捍衛一國兩制,拒絕坐視一國兩制惡化。

另外,單純呼籲市民退場,無助解決當下政制爭論。唯有重新審視人大決定,方能治標治本解決問題,否則香港長遠仍然無法解決政府缺乏認受性及政策傾斜的問題,抗爭將延續未來。

最後,北上與官員對話,不正是董先生所言合法理性的方法途徑?董先生的回覆,從未明言是否協助安排學生與中央官員會面。如果董先生希望建設更好香港,解決當下問題,謹望董先生清晰解惑,直言是否。

敝生讀畢全文,實在不知各路英雄到底在說什麽春秋大義,好像下面這兩句:

因為政府從無回應港人對真普選的訴求,無意圖要求中央撤回人大決議,無意志回應市民訴求,處事手法無助重建市民信任」「單純呼籲市民退場,無助解決當下政制爭論。唯有重新審視人大決定,方能治標治本解決問題

前面說「無意圖要求中央撤回人大決議」,後面又說「唯有重新審視人大決定」,各位乃係堂堂大學生員,煩請告訴我到底要不要撤回人大決議,還是衹有「重新審視」就足夠,不用改變該項決定?

至於「如果中央政府如董建華先生所言,充分掌握香港各方面意見,為何會催生雨傘運動」,不知各位可有想過,中央可能是深思熟慮之下才做出如此決定,不然他們早就給香港和中國民主選舉了,還需等你開聲,等你「抗爭」?

捍衛基本權利是我們基本立場;為何政府可以維護特權,港人捍衛平權卻不被接受

我得再問各位到底在說什麽春秋大義。捍衛基本權利一般是指人權和其他法定權利,政府不是人,何來「維護特權」?維護了誰人的特權?特權是指某些人比他人額外多出了一些權利,例如衹有擁有多少財產的男性才可以開車,那就是特權。就算是人大決定下的政改方案也沒有特權的問題,因爲凡是合資格的候選人都可以按照程序參選,選委同不同意提名就是另一回事了。所以你衹能說這并非公平的選舉,但不能説是「維護特權」。再者,平權一詞就是指平等權利,你的要求本身就是「平等權利」,到底要如何捍衛它?

恕在下愚昧,我再三細想後,認爲你是在要求「公開和公平的選舉」,想說的是現框架下的選舉并不容許公衆提名候選人,因而限制了選擇。如此,爲什麽你不直接說明,而要含糊不清的說「特權」和「平權」?

至於董副政協爲何不協助你們上京,其實我應反問爲什麽你要他幫你上京?更重要的是,爲什麽你認爲他有這個能力安排你跟領導人會面?你以爲董伯伯是誰?在中央眼中,他不過是個無關重要的小人物,爲什麽你們不找中聯辦,它是中央政府在香港的代表機關,又或者直接到北京國家信訪局,它們才是處理此事的適當機關。我附上信訪局的地址,以協助你們將聲音反映到中央,到京時請到下列地址找「來訪接待司」:北京市西城區月壇南街8號。

另外,聽聞學聯多位都是中大政政系的背景,雖然它正式名稱不是「政治科學」,我想各位也至少上過一兩門政治基本課。我的問題是,爲何你們對政治的認識如此薄弱,教你們政治的到底是誰?你們對中國的政治環境沒有充分的認識,就算讓你們跟領導人會面你們還可以說什麽?我想,還是不要浪費國家領導人和你們的時間,有這等閑功夫還不如多讀兩本書充實自己好了。

啊,忘了你們是在罷課,難怪。

最後,在發公開信前最好找幾個人覆核一下信的内容,語理邏輯是否通順,立場是否一致,不然未到社區就已經笑死街坊。請謹記。

叩首、敬禮

山中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九日

後記:

「學聯重申觀點只是因為政府從無回應港人對真普選的訴求,無意圖要求中央撤回人大決議,無意志回應市民訴求,處事手法無助重建市民信任。」

這句説話真是看得讓人想死。衹看這段,「學聯重申觀點只是因為政府從無回應港人對真普選的訴求,無意圖要求中央撤回人大決議」就是「學聯無意圖要求中央撤回人大決議」,我跟幾位朋友都看成這樣。但連續下面幾句看,意思就是「政府無意圖要求中央撤回人大決議」,但這種句子就是完全不顧中文的閲讀次序和在前面確立的邏輯關係。唉。

這是什麽爛句子?當改爲:

「學聯重申觀點是因為政府從無回應港人對真普選的訴求。無意要求中央撤回人大決議回應市民訴求,處事手法無助重建市民信任。」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0 則回應給 代董建華答學聯

  1. C 說道:

    “……前面說「無意圖要求中央撤回人大決議」,後面又說「唯有重新審視人大決定」,……"

    I think 學聯 is saying that the government has no intention to ask 中央撤回人大決議, but 學聯 wants the government to 重新審視人大決定. It sounds logical to me.

    • 山中 說道:

      Ok, I misread, but that’s a mess of a sentence though. Still, how could HKSAR govt “demand" the withdrawal of the People’s Assembly’s decision is completely beyond me.

      • C 說道:

        I agree. It would have been less confusing if 頓號 was used: “學聯重申觀點只是因為政府從無回應港人對真普選的訴求、無意圖要求中央撤回人大決議、無意志回應市民訴求、處事手法無助重建市民信任。"

        The statement is just propaganda material, so feasibility has not been taken into consideration. 🙂

    • 陽劍文 說道:

      我也誤解了, 我錯。不過的確他們的中文向來很差, 寫和說的都差。而且說香港政府應該撤回中央決定真的很瘋癲, 下級怎樣撤回上級的決定? (陽劍文)

  2. asda 說道:

    學聯的行為就是要從共產黨手中奪權, 我想這是現實主義者的共知.
    但他們一是怕死, 二是無知, 每逢有人說他們是在革命奪權, 學聯就不停的說自己不是.
    現實問題卻是, 他們怎麼說自己是沒有用的, 重點是共產黨怎麽看他們.
    「無意圖要求中央撤回人大決議」這種用詞就是他們怕死的最直接表現, 因為他們不敢把真正所想–「我要中共一絲一毫也不准參與香港內政=我要香港事實獨立」拿出來說.

  3. spc 說道:

    我猜學聯所說「特權」是指梁振英收錢之事,可能還包括幾大香港商人與政府「官商勾結」大炒房與壟斷等,像是說「我們只不過佔個地爭取民主,就被說得天怒人怨,被以犯法之名威脅,梁生李生這些大的惡行卻沒有人追究。」有些「竊勾者誅,藉國者侯。」之意。

    • William Lam 說道:

      問題是, 地產商炒賣是一種不良的經濟活動, 但算是特權(地產商用手上的資產換取發展權不是特權吧)? 算犯法? 另外, 所謂"地產霸權"其實是由行之四十年的高地價政策而來. 某程度上算是大家都走不出的死循還而不是特權吧(政府要用錢, 結果提高地價, 地產商用高地價買地, 只能用更高價錢賣出去才能回本, 結果所在地段價格進一步升高). 而環觀世界, 除非你在真正實行共產主義的國家中, 否則真的看不到有什麼區域發展項目是沒有當地的地產發展商參與…….如果私人發展商參與發展新社區是特權, 那…….

      • 魔術師 說道:

        在社混界中,似乎所有會賺錢的商業活動都是邪惡的,實在令人納悶。例如成日鬧港鐵「賺大錢」都要加價,難道要賺好少先可以加價,好似西隧咁蝕大本,又或者係經營不善先可以加價?

    • William Lam 說道:

      其實都是幾句: 他們應將公開信先交其他人覆檢一下, 否則只會出現一些未能好好表達自己意見之餘, 還要人胡亂猜的情況…….

  4. llk 說道:

    「另外,聽聞學聯多位都是中大政政系的背景,雖然它正式名稱不是「政治科學」,我想各位也至少上過一兩門政治基本課。我的問題是,爲何你們對政治的認識如此薄弱,教你們政治的到底是誰?你們對中國的政治環境沒有充分的認識,就算讓你們跟領導人會面你們還可以說什麽?」

    你好山中 ! 我係中大year3 student,好高興可以讀你啲文章,受益匪淺!
    我十分失策地係呢個sem報左政政系既一個course,我係tutorial提過不太支持佔中,立即被批鬥滅聲,我從未經歷過如此的言論不自由 ! 十分同意你所說,他們不懂政治,缺乏綜觀大局和分析的能力,讀得多懶人包,睇得多社混文,只看到自己想看的,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我常常覺得很多人/我的的同學被洗腦,而洗腦的最高境界是被洗後還以為自己有獨立思考,在此我不得不讚毒果,它的洗腦工作十分成功。

    好記得十月頭上政政tutorial, professor話如果佔中早兩個月可能有用,依家太遲。啲同學又話已經係無組織地集會,情況一發不可收拾,即使戴生話撤啲人都唔會撤,又話學聯都開始發覺有呢個問題,所以都縮左啲,好驚香港變西藏。
    但,我覺得啲人就係等到知道不可逆轉先宣布佔中。一嚟中央一落閘先夠火候,可以鼓動𡃁仔,二嚟就係唔想真普選,一早知會失控,先話已經無領導,控制唔到,推卸責任。到最後失敗左,學生仲會高舉啲大人,話佢地係英雄,為香港犧牲,比人賣左仲幫人數錢。
    不過,我全程沈默。

    佢地邏輯係:所有因佔中造成的錯都係當權者不肯屈服的錯。當時無政府狀態我認為一是因為警察已成為眾夭之的,避免成為挑釁對象。二的確係想你地亂。但唔會出解放軍,中央為你班小朋友惹人口實咩?泛民就想。反正你地搞亂自己地方,中央零損失。訪問內地人對佔中看法,他們覺得催淚彈沒甚麼,香港人覺得佢地涼薄,但為何香港人不想想,你的對手就是這樣思維。連對手的思維邏輯也沒想通,就以一己的幻想去抗命。
    我無話可說。

    殺君馬者道旁兒! 我痛惜我的朋友成為一些人手上的政治籌碼,棋子。但我很氣憤,當我好言相勸,或者只是沈默,也會被屈成沒有良知!

    對不起,有點離題。嗯,我深感班人語文水平低,經常用詞不當,邏輯混亂,有時會睇到爆血管。

    p.s.1. 抱歉,以上只是小人愚見,沒有太多組織,文字也沒有修飾,書面語口語夾雜,請見諒! (閱讀你的文章,看得出你行文嚴謹,思緒清晰)
    p.s.2. 政政好恐怖,啲professors都好恐怖~

    • yip 說道:

      同埋D 黃絲帶被好聲好氣質疑的時候, 佢會話你做乜野鬧人, 仲問你覺得駛唔駛道歉!
      擇善固執, 辛苦你了.

    • 雨林 說道:

      如果如你所言,中大學生講得出「所有因佔中造成的錯都係當權者不肯屈服的錯」,的確是天真得很誇張。不過,你無法說服你的朋友,大抵是因為你也是活在自己的世界罷了。所謂洗腦、被人利用之說,未免太過沒有同理心。

      • llk 說道:

        雨林,多謝你的提醒,我也常常反思,我會不會不自覺地活在自己世界,所以我會迫自己閱讀不同報紙和文章,盡量聽別人的意見。礙於時間和精力有限,以及意見的無限,我不能絕對全面地考究所有看法,但盡力而為吧。不活在自己世界,我相信人人都需要學習。
        至於同理心,可能我表達得不好,令人誤以為我冷眼旁觀,只懂得批評。其實,我真的痛惜我的朋友,我體諒他們,我也絕不認為佔中必然是錯,反佔必然是對,我絕無此意。
        感情人人都有,我們要尊重他人,但思考時要理性。同理心也十分重要,否則不能有效溝通。

        • 山中 說道:

          所以我說過很多次,根本不是支持和反對的問題,而是行動是否適當,是否有效,能否讓人信服的問題。但他們一認爲自己是道德正義,就可以不顧後果。我不認爲他們是真正理解何謂民主自由。

  5. 閃光之飛機師 說道:

    打嘴炮,捉字蝨….

  6. 雨林 說道:

    學聯固然有天真之處,行文亦見粗梳,但山中也不必與學生糾纏啊。
    我寧願將學聯的行動視為公關之舉,或者是政治效果起碼好過與林鄭無限糾纏下去。至於學聯寫的聲明,難聽點說,一向是柒開了,我未曾期望也沒有失望。

    • 山中 說道:

      沒有糾纏,衹是看到如此水平的公開信,諷刺一下而已。他們在顯示自身的學識不足以談論政治,實是自暴其短。

      • 王學 說道:

        諷刺是作者寫文章的自由, 也是讀者興趣來源. 我也喜歡看這種風格. 不過如真想別人容易接納你的意見, 尤其是對自尊太強或自卑的年輕人, 或現時"你不代表我"的一代, 還是用提意見方式, 而不用諷刺較令他們易於接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