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上的民主

民主并不(應該)是一種意識形態,它有它的作用和局限,不是一群人說了什麽什麽就是對的,就算民主的決定一般來説是少數服從多數。想想清楚問題,我們不妨撇開先入爲主的觀念,假如我們今天有足夠的技術讓我們殖民火星,要在當地建立一個民主社會,我們會怎樣設計政治制度。首先,不管這個社會是用什麽形式組成,這個社會的首要任務必然是滿足最基本的需求,食物、住所、安全、尋找火星資源和制定政策讓這個社會存續。這是政治的根本。

因爲每個人的能力不一樣,一個有效率的社會—即是生存機會較高的社會,因爲它在資源耗費上比較少會想方法將適當的人安排在適當的位置上,生產食物的專門生產食物,負責安全的專門維持治安,這是因爲進行這種工作的人會繼續累積經營,讓他們的工作更爲有效。就算他們有時會因爲各種關係,爲了興趣或者有充裕的時間而進行其他工作,他們也需想辦法學習進行工作所必需的技能,就算你是一爲業餘園丁,你也需要學習農作的基本原理。

因爲有能力、經驗和學問的差異,一些人比其他人更懂得如何制定政策,或者指揮其他人進行某種活動。假如缺乏政策和指揮,社會各個部分和各種工作就不能互相配合,甚至會製造矛盾和傷害。要進行農作,你需要工程師興建溫室和水利工程;要將農作物運送到各個地方,你需要道路和車輛,因此需要建築工人和機械維修員;要應付火星的環境,你需要科學家研究當地的氣候地理。

要有效的運用包括人力在内的各種資源,你需要從宏觀層面考慮整個社會所面對的問題,然後找出最需要解決的是什麽,從而得出優先次序并制定投放資源的方針,因爲資源是稀缺的:剛登陸火星是可能是要提升糧食的生產,一兩個月後可能是環境探索和心理治療。如果你衹是從科學家的角度去考慮問題,你的優先想有更多研究經費,忽視了糧食生產的重要性;如果你是工程師,你的優先興建更多溫室,忽視道路系統不足以承擔建築材料的運送。缺乏整體有序的配合,單獨的行動難以取得重大成效。

故此,社會中的人不可能各有各做就能得到好的效果,因爲個人的想法有很大的局限,或者傾向自身的利益。假如缺乏整體組織,火星社會中的各部誰也不服誰,它很快就會分裂并發生部與部之間的戰鬥,這個社會的生存機會會很低,就算它能生存,這些火星人的生活也不會過得太好,因爲他們的資源得不到有效的應用。這是無政府的弊端,提倡無政府,或者絕大多數事情不需要政府介入的人,他們大多忘記教育、醫療、交通、治安、法律等等都是需要政府在背後支持,就算是算是自由市場的經濟體,它也得依賴政府的財政、貨幣政策和相關的監管規條,才能有序運作。

故此社會組織必然有領袖、一定的權力模式和使用權力的途徑,不然就算有正確的政策也無法有效推行,而權力模式又有好幾種。領袖用武力去讓他人服從,這是王權的基礎。領袖用信仰去讓人服從,這是神權的基礎。領袖用溝通和共識去讓人服從,這是民主的基礎。在現實中,任何一個政權都必要混合使用到上述這三項,不過不同的政體所側重的并不一樣。假如完全缺乏任何一樣,這個政權的合法性就會變的不完整。

我們衹說民主一項。民主決策方式的目標并不是找出最有效的政策,因爲政策的制定始終依賴一群有專業知識的人來制定。故此,民主政制并不需要「相信人民的決定」,也不是「讓人民爲自己的決定負責」,因爲人民并不是一個完整的個體,,他們有智有愚,有不同的利害取捨。一個政策決定可以會讓一些人受惠,一些人受損,而有些決定是社會所不能承擔的。假如我們的火星社會是以物理學家爲大多數,這個社會的決定就很容易會偏向於物理學家。所以,現代的「真民主」會奉行「多數人統治,少數人權利」的原則,去防範多數人的暴政,去避免雅典直接民主處死六將軍和蘇格拉底的問題。現代民主除了選舉外,還包括法治和對現實問題的辯論這兩大元素,這就是現代民主的制度。

故此,民主的最大作用其實是限制當權者(不管他是一人或是多數人)濫用權力和交流訊息的一個政治機制。在火星的社會上,爲選出當權者,火星人將會聚首一堂聆聽參選人對社會現在面對什麽問題和有什麽解決方法,同時,他們也可以對問題提出疑問和自己的看法,再看參選人是怎樣回答。在這場合,社會各人和參選人有機會聆聽不同的意見,因而大大減少因偏見而行事的機會。至少,如果是有偏見,這種偏見能讓有知識的人看得到,他們就會想辦法説明爲何這是一個糟透了的方案,先後次序是如何因爲偏見而倒置。

從這角度看,民主不過是比其他政體更能減少政策出現重大錯誤的一種機制,透過群衆的參與顯示出衆人對社會問題是有什麽想法,因此一個爲了增加社會利益的候選人、當權者和政策制定者可以更有效、更全面的思考適當的對策。民主比起王權和神權更能反映出在客觀上更好的優先次序,就算這個序列并不是完美的。不斷的溝通和顯示訊息也同時能及時將新問題、新知識加入在決策過程之中。當然,這樣的效用需要建築在知識和理性的基礎上,假如民主參與者不考慮現實而堅持某一種不切實際的政策,這是民主就會失效。

奠基知識和理性思考的民主機制,我們稱之爲「審議式民主」。單單著重民主選舉,而不顧其他問題的,我們稱之爲「選舉民主」。民主選舉固然重要,但它不是民主的全部,更重要的是思考社會所面對的問題,找出較妥當的決策機制。如果民主決策對社會製造極大損害,有再好再多的民主選舉也是沒用。

現在的人花上全付心機和精力去追求「選舉民主」,但背後的深層問題卻完不理會,他們所追求的充其量衹是民主的形式,而不是民主的實在。

(覺得有些地方説的不夠詳盡,但今天沒有精力再寫,或者遲些作出補充。)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政治與經濟, 月旦評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火星上的民主

  1. Quan5354 說:

    中文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系講座教授王紹光2009年已指出,公民社會是黑白好壞混在一塊的大雜燴,與民主並沒有必然的等號;公民社會組織在經濟上主要依賴商業收益或政府資助或外國捐款,無法保證其自詡的獨立性。這正是目下佔中運動的照妖鏡,也是「選舉民主」的照妖鏡。但被西方話語洗了腦的所謂『公共知識分子』是不可容納王教授這說法的。「審議式民主」因而現在是沒有市場的。先生還是少廢筆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