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樞機與異教徒

陳日君認爲現時占領運動的方向愚蠢,認爲學聯、佔中和學民思潮應組成聯盟,並趕快撤退,因而受到廣泛批評。莊子看到這片段,都不得不問:「到底是山中上了陳日君身,還是陳日君上了山中身?」

事先聲明,我對陳日君并沒有特別的好感,他是世界上除了共產黨外最黑暗的組織,羅馬天主教的黨羽,而我是無神論者,很自然不會因爲他的身份而認同和接受他的説話。但我不以人廢言,我衹問他道理的對錯。要說他錯的話,我可以說他的方法可能有問題。作爲一位公衆人物,尤其是被視爲佔中一派的重要支持者,用這樣激烈的言語,在現在這個場合,貶學聯褒佔中,就會讓人覺得他不中立。

我自己也使用激烈的言語,這是因爲我不是公衆人物,我也明顯的不是佔中一派的人。爲「顔色鮮艷」的言語辯護,凱恩斯認爲:「用詞應帶一點狂野,因爲它們是對不用腦之人所作的一種思想衝擊。」我不會責怪陳日君用這樣的詞語,因爲現在是危機狀態,急需扭轉局面,而用腦的人不會關心他用了什麽詞語,衹會關心論述是否合理。當然,這并不代表陳這番言論沒有錯,拿破侖很明顯沒有進犯蘇聯。

我們可以分析一下他這番言論想要帶出什麽問題。首先,讓學聯、佔中和學民思潮應組成聯盟是爲了彌補現時運動缺乏指揮這問題。一些人會認爲,沒有主導這才是最「民主」的做法,「因爲這樣每個人都按照他自己的想法走出來重新構建自己的人生價值」云云。用狂野一點的詞語去形容他們,這些人就是不用腦,沒有考慮清楚自己在幹什麽。運動是要爭取民主政制,不是個人的人生意義,也不是個人的情感怎樣。爭取不到民主政制,運動就不能達成目標,屬於失敗。我們所關心的應該是運動的成效,考慮成本、收益和風險,想方法加大運動的效果。

亦有人說衹要示威者一退,就代表失敗,所以絕不能退。對此言論,我們可以問,不退,運動會獲得什麽收益?政府的立場很明顯,不給你民主的原因也很明顯,你僵持也不代表它會改變初衷。沒有收益,那下來計算成本,運動每天需要糧食和各種資源,學生失去了寶貴的學習時間,商店生意受阻,盈利下降等等,更重要的是運動各方不停的内訌,徒然折損自己的政治資本。這些都是切切實實的成本,不能用「運動是爲大家爭取民主,是正義的化身,所有人應該犧牲一點」就一筆抹掉。記住,我們是在談效率而不是感受。

至於風險,商店的損失、運動對正常活動的阻礙性越大越持久就越容易出現人心背向,店主跟學生不一樣,他們需要養家、交租、發工資、清還債務,不像學生一樣有這個閑暇每天談理想談概念,他們需要優先處理生計。你不明白這個道理就代表你不知道不同群體有不同關注點和優先次序,人類是多元多樣,不可能全都不顧自身得失接受你的想法,你不明白這點就表示你不適合談民主。我再説一次,你不能因爲你有理想就要求他們放棄他們重要的切身利益去跟隨你的理想,同時視跟隨你理想的就是正義,不跟隨的就是邪惡。你堅持要做,你就要預計到必然有些人會因爲利益受損而產生反感,你想運動成功吸納更多人參加,你就要將這問題考慮在内。

我大方一點,就假設收益不是完全沒有,而是不確定和微小。現在運動就是去用確定的成本和巨大的風險去博取不確定和微小的利益。這是合理的計算嗎?每天付出巨大的成本,不斷地累積風險,收益看不見也不見得能回本,到了一個點,運動就會因爲耗盡資本而宣佈破產。就算這結局衹是一個可能性,或者也有其他可能性較少的結局,一個關心現實問題的人會盡量將這種風險和損害降至最低。

要求運動組織化和撤退,其實就是想發出破產保護令,讓主導者變賣一些不影響運動核心的資產,清還緊逼的債務,以換取更多時間,再有計劃和集中的投入在一兩個能夠獲取收益的地方,這樣子運動就能振作過來,就可以正正式式投入競爭去打持久戰。不問資產的價值就不斷投資,那叫過度擴張,是敗亡的先兆。

所以叫撤退,這并不代表要求全綫退出,你衹需退到一個進可攻退可守的地方就可以繼續經營下去。這個地方在何處?其實答案很簡單,衹要知道運動是在什麽時候失控,你就知道應退到什麽地方,到適當時候就可以再次推進。有時候要以退爲進,有時候要以進爲退,要明白這道理才可以跟政權對抗。我再說一次,運動要做的是爭取民主,不是向人展示你的感受、理想和精神狀態。

現在的問題是,運動缺乏組織指揮進退,所以前進無門,後退無路。說進就會内訌說不能前進,說退又會内訌說不能後退,因爲我不服人,人亦不服我。這樣子,在無組織的狀況下撤退就會被一些支持無組織或者希望騎劫運動的人指責說「這是背叛人民,這決定不能代表我」。這樣運動一撤退當然就會徹底失敗了,但這其實是一個自驗預言,如果他們不是這樣想,運動就自然不會「背叛人民」了。適當的撤退衹會提高效率,容許資本放在有收益的地方作長期抗爭。另外,缺乏組織,政府就會想方法各個擊破,這不是很明顯嗎?

所以要怎樣解決這個問題?答案已經説了很多遍:組織、組織和組織。要將精力放在實際的地方,而不是空洞的說理想和正義。沒有有效和實際的方法,理想和正義説得再好,都衹是麻痹自己思想的藥物,用教條去抹殺現實,就會像馬克思列寧主義一樣,將一切不認同自己立場的人都視爲異教、反動而棒殺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策略,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陳樞機與異教徒

  1. tplam428 說:

    山中, 觀察完泛民在記者會的表現後, 似乎真的要佔到天荒地老, 閣下對整件事會如何結束有什麼看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