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持久戰

有些人說現在的佔領運動是在打持久戰,衹要這樣拖延下去就可能有成功之日。或許,但他們忽視了持久戰的層面是在戰爭而不在戰役,持久戰的方法是,用毛澤東的説話描述,「用空間換取時間」。意思是接受戰術上,或者地域上的失利,讓敵方占據一定地域。爲了占據,他需要使用各種資源,占據的地域越廣,資源就越緊缺,敵方就越難維持作戰能力和難以防守補給綫。到敵方力量消耗得足夠,就可以適時發動決定性戰役,一舉擊敗敵人。換一個方法說,它是Fabian Policy的改進版。

上述這個概念,在毛澤東的《論持久戰》有詳細的論述。我們可以極度厭惡毛澤東,但不能不承認他在軍事理論上的成就,他在軍事上的言論與著作也在西點軍校的閲讀清單之中。《論持久戰》發表於1938年,其中探討的是對抗日本侵略的戰略方針。該文中反駁「中國必敗」和「中國速勝」兩種看法,認爲前一種是過於悲觀,而後一種則是魯莽行事,他稱之爲「一種毫無根據的樂觀傾向」。要戰勝日本這個强敵,他開出持久戰的方針,要以高速的軍事運動,在適當迅速的集結和分散來避免高消耗的陣地戰。持久戰的目光投放在將來,持久是戰略層面上的持久,而不是戰役層面上的對峙和陣地的攻守:後者是消耗戰而不是持久戰。

也即是說這戰略要求放棄一些不能維持,與無助整體局勢,或固守衹會損害自己的小利去換取長遠的戰略效果,毛也清楚説明「在抗戰過程中,可能發生許多挫敗、退卻,內部的分化、叛變,暫時和局部的妥協等不利的情況」。挫敗、退卻是意料中事,重點是不要戰役已經發動就投入全數力量,能勝則勝,不能勝迅速分散,在另一個地方繼續活動。假如爲了一場打不嬴的戰役而投入全數力量,稍一閃先就會耗盡手中所以籌碼。就算能打贏,自己也會損傷慘重,在强弱懸殊的情況下,己方這種損傷足可致命。

對於當時的反對聲音,他作出這樣的告誡:「戰爭問題中的唯心論和機械論的傾向,是一切錯誤觀點的認識論上的根源。他們看問題的方法是主觀的和片面的。或者是毫無根據地純主觀地說一頓;或者是只根據問題的一側面、一時候的表現,也同樣主觀地把它誇大起來,當作全體看採用客觀的觀點和全面的觀點去考察戰爭,才能使戰爭問題得出正確的結論。」今天的情況,大多人也持有唯心論和機械論的傾向,認爲衹要有心,衹要繼續做,衹要人多,衹要怎樣怎樣,就可以取得勝利。這是將一個片面無限放大,并將這個片面「正義化」,成爲必然正確的路綫,這樣子客觀、全面和長遠的問題就會遭忽視。在這種心理下,說打持久戰其實是一種掩飾,真正想打的其實是消耗戰。

問題是,在現在這個場合中誰可以經得起消耗?佔領運動的組織、指揮、資源都比不上政府。或者可以說佔領運動能得民心,連一些受影響的商戶也發言聲援他們,但是一個星期他們可以支持,兩個星期他們可以接受,三個星期他們可以體諒,一個月呢?半年呢?一年呢?當商戶的生計受到不能挽回的打擊時,記住,他們也需要養家、交租、發工資、清還債務,我不敢說他們會改變態度,但感到焦慮不安和彷徨是人類的正常心態。再者,他們這些利潤本可用於運動長遠的發展,現在全都付諸東流。長遠的利害,不是很容易預見嗎?這樣是在打持久戰嗎?

另外,運動者也得明白他們需要達成什麽條件去獲得勝利。運動者想要民主,我們故此需要問,當權者在什麽場合會給你民主?一些人可能會説,運動會大大提高當權者的「管治成本」,衹要不斷提高,他不能管治,他就需要給我們民主。這是一個很奇怪的論述,但凡成本都是跟收益相對的,問成本之餘我們也需要問當權者給你民主會有什麽收益。在正常的民主國家,大衆出來示威是一個相對有效的方法,因爲這能告訴當權者,如再不改變的話,他就會流失很多選票。如果答應示威者的要求能獲得選票,而同時不會失去其他群體同等或更多的支持度,當權者就有可能答應。

現在的問題是,香港不是一個民主政體,你要當權者給你民主,就是要求當權者退出對香港的管治。你這樣不叫「提高管治成本」,而叫「要了當權者的老命」。在這情況下,假設當權者的第一要務是維持自己的權力,不管你怎樣「提高管治成本」,他都不可能答應你的要求,因爲這個是零和遊戲,勝者取得所有利益。這樣下去你僵持也沒有用,因爲你這樣僵持并不能動搖在背後支持香港當權者的力量。

説到這裏,其實話已經説得很明顯了。打持久戰是正確的想法,但這個概念跟香港人所想像的并不一樣。錯誤的引用這概念來合理化僵持和消耗戰衹會妨礙運動更正自己的方向。真的想爲香港好,想改變這個社會,我建議各界放下成見,認真的考慮客觀和全面的問題。不要再問我,「那你有什麽方案?」我再說一次,話已經説得不能再明顯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策略, 政治與經濟, 月旦評, 歷史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則回應給 論持久戰

  1. Caterwood Ko 說:

    當許多香港人,包括我的面書好友都在說該打下去作持久戰時,也許我是第一個走出來潑冷水,大聲指出,若與港共展開持久戰,港人便注定一敗塗地,死傷慘烈。 如今見另有英雄,其見與我畧同,故特意轉載共好文,以作我附和,再給大家溫馨的提示。

    有人倡議,持久戰能消耗政府資源,這正是一個極大的盲點,須知,政府的所有資源全取自民間,你要消耗的正正是香港人的資源,若二萬公安不夠,一年後可增聘至四萬,人力資源有內地無限量供給,穏維費用也是取自庫房,財力上也是由一衆港豬的銀包中所承擔的。港豬還能持久下去嗎?

    港共有無限量的資源和能力跟你作持久戰,你們又能憑什麼呢?港人若想在持久戰中取得勝利,就只慿兩樣東西,就是「團結」和「組織」。你們就是缺了這兩把刀。

    黑社會被稱為有組織犯罪集團,「有組織」三個字便是可圈可點,故反黒也非得要加上「有組織」打黑才能生效。 沒有大會,沒有領導的革命,除了灌以「鬧劇」之外,還用得什麼輝煌的名聲。 「持久戰」只不過是個「光榮退休」的代名詞。

    貓之政語 – Caterwood Ko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