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梁振英離職的方法

理論上要梁振英離職,雖然很難,但并不是不可能。至少有數個情景可以逼得他不離職不行,但能否做到,是否願意承擔他離職而來的後果,那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1)政府1/31/2人員離任或者倒戈,這個政府將不能維持下去。這是梁振英必須承認他的政府已不存在,必須辭去特首一位。(歡呼!)到這時,因爲香港陷入無政府狀態,北京就可以宣佈香港出現動亂狀況直接接管香港事務,暫停《基本法》的效力,限制公民自由,直至另行通知。

2)警察大規模罷工或倒戈,(歡呼!)即代表香港政府已經失去賴以施行其治權的唯一機關,亦即代表香港陷入無政府動亂狀態。北京就可以宣佈香港出現動亂狀況直接接管香港事務,暫停《基本法》的效力,限制公民自由,直至另行通知。與第1)點有一處不一樣,解放軍將會直接接管警察的職務,而香港失去香港警察這個機關作爲緩衝。

3)梁振英覺得狀況再不能維持下去,吃錯藥或是狼心發現自行辭職。(歡呼!)這代表香港政府的權力將會陷入空檔期,就算政府是由林鄭月娥接任,北京也不會因爲梁振英一人的離任而改變主意。示威者這時可以選擇繼續示威或者散去。繼續示威,即代表因爲梁振英離職而變得較爲軟弱的林鄭月娥政府要處理他所留下的問題,亦不能滿意地解決,亦會出現政府不能行駛治權的問題。香港陷入無政府狀態,北京就可以宣佈香港出現動亂狀況直接接管香港事務,暫停《基本法》的效力,限制公民自由,直至另行通知。

4)中央宣佈梁振英失職,撤銷特首之位,臨時政府由林鄭月娥接任。(歡呼!)此舉在憲政層面上已經與《基本法》有抵觸(憲政,而不是憲法,這是指北京拒絕任命或罷免特首的憲政危機),而北京的行爲會讓香港政府失去有效的治權,政府内部互相猜疑,權力不能集中,於是香港陷入無政府狀態,北京就可以宣佈香港出現動亂狀況直接接管香港事務,暫停《基本法》的效力,限制公民自由,直至另行通知。

5)林鄭月娥逼宮,踢走梁振英,并宣佈人大決定無效,香港2017人人有書讀人人有提名權和投票權。(歡呼!)北京認爲此舉危害國家安全和統一,宣佈林鄭月娥的行爲無效,此政府爲不合法政府,直接接管香港事務,暫停《基本法》的效力,限制公民自由,直至另行通知。

情景或者有更多,我不需一一列舉,因爲它們到最後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北京必定會强力介入。香港人願不願意見到這結果,有沒有方法與之抗衡和應對,我想我不用回答,不如交給那些一直叫人「覺醒」、知其不可爲而爲之」、「重新構建人生價值」、「不嘗試過怎知道一定不行,至少我在嘗試,你衹懂批評…」、「去到這步已無後路,不是勝利就是失敗」的先生大人,各路英雄好漢來回答,想必答案一定會很有趣。

我説過很多次,我也支持民主,但要用行動向極權爭取民主,你必須想清楚自己在幹什麽,有什麽風險,用什麽策略計劃去應對。局勢沒有想清楚,沒有相應策略和行動組織,就一股熱血的衝上去,你必定會撞過頭破血流;就算不是真正的流血,你的政治資本也會因爲這次行動而耗損,各路運動者因爲不同想法和目標而陷入内鬥。

再者,你又有什麽方法讓上述的情景出現?爲今之計,除了聽聽道理以外,別無他途。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策略,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8 Responses to 讓梁振英離職的方法

  1. Justus Wong 說道:

    由於佔中主要為個人行動,沒有團體參與。學聯及泛民人士起佔中初期都叫人撤退,他們不配做領袖。他們想梁振英下台的原因是想佔中運動得以持續,然後不斷提高自己的訴求,否則一是將行動轉為暴力,又或很快無歡而散。中央唔會咁蠢咁做,我見梁振英起國慶酒會好輕鬆同之前起禮賓府凌晨發表聲明的樣判若二人,我相信現在真正控制香港形勢會另有其人,不會是張曉明,他未夠資格,我估是董建華,又或其他人。

  2. AUAU 說道:

    你話我冷血都係咁話, 我支持警隊, 只是梁振英未能配合, 令警隊受辱. 但係炒佢的話,
    給人的感覺是連中央都跪低, 我絕對不讚成.

  3. paulcheng 說道:

    提起公民自由令我想起經濟學人2013的民主报告中,香港在這一项排名僅僅排在全球最民主的幾個北歐國家之下(大部分還是有皇室的),比英美法德高得多。在民主選舉得分算作“有瑕疵”,但離“假民主”或“不民主”很遠。那些爭取“真普選” 的人有沒有想過,到底是實在享受得到的“公民自由”重要,還是虛無縹緲的 “公民提名” 重要呢??

  4. dc 說道:

    这里的逻辑是这样的,如果中央政府真想你说的那样接管香港,那就是双输。从香港角度,其损失很大,但是从共产党的角度,其在国际上的形象损失则要更大得多。所以这种事无论如何共产党要避免。而且中央直接介入香港会导致民意反弹,很不好治理,反而引火烧身。

    如果泛民真有能量让共产党迫不得已直接接管香港,那它肯定是要这么做的,这叫以小博大。好在香港有内部制衡力量。要是放在回归前,这样的风险还真是存在,但现在,这样的风险则小得可以忽略不计。共党手里是有得是政治筹码,所以你这个推论似乎不大成立。如果事态持续不见缓和,梁又多有操作失误,他还是有可能下台的,不过撑死了就是董建华的模式,耗个一年半载的报个病啥的。不可能更差了。而要求梁下台也无非就是试探,甚至可能试探都不是。不过找话题提高民气罢了,没议题人就都散了,还玩什么。

    现在再想弄出个64,不可能了,今非昔比了

  5. 嚴嶺鋒 說道:

    CY 因佔中而下台不足為怪,不過唔系因為D小学雞,而系阿爺擺平成單野之后。這場事先張揚了成年的命案,既噤唔住,處理得又拖泥帶水,變成国际頭條。如早十零年,要充軍塞外添。

  6. 魔術師 說道:

    CY不可能下台。下了台,除非永不補選, 一補選, 就是encore小圈子模式;市民會大力反對,next step就係佔X 2.0,立即普選,公民提名,推翻人大決定。如果香港係因為一班讀死書,只會空想空談的人高呼口號而死,那真是翻版趙括來紙上談兵,長平之戰坑被白起殺數十萬人之歷史,那將是一個非常好的Groupthink的case study,MBA教材示範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