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理很簡單,問題是聽不聽

這兩天一直留心香港罷課和衝擊政府總部/公民廣場的消息,沒有心情寫完整的文章,大多時候都在facebook發表簡單的評論。其實很多問題我之前已經説過,説了整整兩年有多,事發前我和人文主義者協會的同僚也發出警告。到此我衹能總結一下現在運動所面對的問題,不聽我也沒有辦法:

1)完全沒有大戰略思維。想清楚對手是誰沒有?想清楚的話,爲什麽還要梁振英下臺,要求他道歉和向他要求「真民主」?

2)行動能取得什麽效果?不要跟我說這是「知其不可爲而爲之」、「必須這樣做」、「今天不做明天就不能做」,這些都是自欺欺人的説話。説話騙人沒有問題,那可能是策略使然,但衹要欺騙自己就神仙都幫不了你。行動不是爲了做而做,而是爲了達到一個目的。就算目的成立,你也需要看時機成不成熟,不成熟的話就應累積力量,蓄勢待發,而不是有多少籌碼就立刻賭多少籌碼。一場棋局不是小卒過了河就完結的,最後結果要看你能不能將死對手。想取得決定性成果就要看路數,小不忍則亂大謀。

3)如果真的要衝擊警方防綫和阻礙警方人員到場執行職務,我會說這是你的選擇,不評論道德和政治上的對錯,但麻煩想清楚自己是處於一個什麽處境。不要開口跟警察說要到政府總部上厠所。你想有可能嗎?他們讓你去,然後乖乖的讓你回到原處繼續「佔領」嗎?如果你要求離開,他們不讓你離開,那就是非法禁錮,但你也要知道你離開的時候他們就會拘捕你。

4)公民廣場的地位我沒有相關資料我不好説,但它屬於政府總部一部分應當確實無誤,當局既然可以架設圍欄就代表它有相關的管理權。你不認同可以申請司法復核釐清它的法律地位和權限。而這也不是問題重點,問題重點是你之前聲言要佔領特首辦、禮賓府和緝拿梁振英,而廣場就在政府總部大樓的跟前,你不能責怪警察設立保衛綫,因爲你的言論與相關行動有危害政要安全的可能。所以,麻煩弄清楚自己要做什麽,不同的論述會產生不同的效應。政府對狀況會有風險評估,你自己也得做同樣的考慮。

5)除了立馬「抗爭」之外,你也可以採用Fabian Policy。任何的角力都是用己之所長博敵之所短;用自己的短處博對手的長處,結果必然是百戰百敗。羅馬能勝出第二次Punic War,是Fabian Policy在羅馬本土形成一面不可攻破的盾,然後再派出Scipio在其他戰場取得勝利,限制了Hannibal的活動能力,奪取他的主導權,時機來臨就在迦太基的領土上進行決定性的決戰。想要「抗戰勝利」,麻煩去讀歷史。如果這樣簡單的道理都不懂,很明顯是整個香港都罷學了。不肯汲取歷史的教訓,「抗戰二十年」就真的衹有繼續唱下去,唱夠二百年也沒用。

到此,不要說我不幫助你。發出的警告,提出方法幫助你想清楚問題和所處的地位已經夠多,再不聽就怎麽說都沒用。想改變社會,請停下來分析形勢、想策略和學習歷史(衹有歷史還不夠),「罷課不罷學」,後者明顯是沒有做到。「學海無涯,唯勤是岸」,引經據典說些冠冕堂皇的說話誰都曉得,哪些是糖衣毒藥,哪些是苦口良藥,就得使用腦袋分析詳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則回應給 道理很簡單,問題是聽不聽

  1. 王學 說:

    教協公開信號召教師罷教
    教師「罷教權」vs.學生「受教權」
    山中有無評論?要不要雙方投票決定才算民主?

  2. dc 說:

    FB上看到有人推荐过来看一眼,不错,很理智的分析。不过恕我直言,您也许能看到您所说的简单的道理,却没有看到为什么您所说的简单的道理很多人听不进去的原因。其实这背后也是有道理的。这些听不进去道理的人,其实他们对于时间是否站在自己一边,换句话说就是对未来自己这方面政治力量(也就是您说的:自己所长)的变化曲线,也许比您有更准确的认识

    • William Lam 說:

      //对未来自己这方面政治力量(也就是您说的:自己所长)的变化曲线,也许比您有更准确的认识//—–對於未來, 一切都是估計. 未到那個時候, 如何談得上準確??? 而且如果他們的預估並不是基於對於事態的客觀分析及合理的策略, 那麼他們所想的究竟這是準確的認識, 還是更加摸不著邊際的自我幻想??

  3. dc 說:

    有幻想的成分,但也有准确的成分。比如说现在发起行动,无非是认为民气可用,这是一个局部最佳时机。这种判断就是准确的。但风险很大,或者说回报有限。期望改变香港局势,乃至期望通过香港撬动整个中国的形式,这就属于幻想了。

    但如果发现这不仅是局部最佳点,也许是整体最佳点,就是说过了这个点,民意会倒向对方,那么冒再大的风险也要试一试了。我觉得这种判断似乎来得更准确一点,也能解释为什么这些人听不进简单的道理。Fabian Policy可以战胜Hannibal,无非是找到了对自己最有利的资源,同时限制了对方最有利的资源。但现在民主派创造财富的根本资源却眼见着随着对方不可遏制的壮大而逐渐枯竭,连欧美大本营都显现颓势了,这还怎么赢?当然这远非最后一搏,但我看心态上差不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