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迂爲直

人大對香港政改下決定,規定參選者要獲得提委會過半數提名才能晉身爲候選人,而候選人數限制在二至三人,亦即是說選舉形式跟在大陸選村長毫無分別,不論選誰都是黨勝出,當然不能說是民主了。這個結果完全是意料之内,衹要用腦想想中國的形勢,任誰都會想到黨是不可能下放這個選擇權給任何人:你要是有這個選擇權去選出一個認爲要「平反六四」、「推翻一黨專政」的行政長官,不就是要了政權的老命?除非你說當選後必然跟隨黨的路綫,但這又會引起兩個問題:1)爲什麽黨要相信你?2)放棄自由而取選舉,這不是本末倒置?(我又在重覆過去一年説過無數次的説話。)

故此,向黨說民主是什麽,什麽國際標準,要求黨聆聽人民聲音等全是浪費時間。你以爲黨不知道民主是什麽?它就是知道民主是什麽所以才堅持不讓中國民主化。黨的目標是持續掌握政權,它要給你有機會讓其他人組成政府,就會讓它出現生存危機,這是根本的矛盾。要求黨聆聽人民聲音就更是有趣,你看中國十三億人,他們的聲音可有被聆聽?十三億人的聲音都可以不聽,難道它就會聽你幾百萬人的?

事態至此,繼續說什麽「抗爭」、「堅持」就是用滿腔熱血取代腦袋去思考,依然沒有考慮清楚「抗爭」到底是什麽。香港人有個很有趣的概念,他們認爲衹要上街遊行、叫兩句口號、扔兩個鷄蛋水杯就是在「抗爭」,就是在組織「政治運動」。背後不需要策略,不需要分析國家局勢,不需要行動計劃,不需要確立短中長期目標,不需要營造政治資本,不需要考慮重力中心在何處。整個社會對於政治,衹在乎你的立場與態度,衹要適時表態,誰都可以是英雄死士,至於最後是不是能完成什麽,能否正面的改變什麽,我們一點都不關心。

如果「抗爭」這個概念繼續停留在這階段,就算再給香港多兩百年的時間也不能改變什麽。最致命的,就是香港人目光永遠停留在香港,看不到「當下,香港」以外的時空,所以任何「政治運動」的「策略」都停留在現在要怎樣做,在香港怎樣做,所以:「現在就要佔中!」這種行動到底有沒有效,能不能幫助你達成短中長期目標,我們不知道,佔了再說吧!用這種想法決定行動,結果就是孤注一擲,將所有資本全數投注在一個戰術行動上,如有任何閃失就會付諸一炬。他們可能以爲這是韓信背水一戰,但他們所忽略的是,井陘一役的勝負關鍵不在於背水,而是迂迴。(至於爲何可以寄望跟中共談判談出「真普選」來,我始終不明白這種想法,在此我就不重覆了。)

因此,如真的想產生改變,當務之急是改變這種「抗爭」概念,要以長遠、大戰略的目光去想問題。亦即是說,不能留在井中衹說香港怎樣怎樣,要留意如何取得更廣大的支持者,擴散影響力,而不是向自己的信眾傳教。這就是說,政治人物不能想當然的認爲自己支持民主就不容質疑,他們本身就代表著一種政治資本,一種標記,他們的言論會影響想法不同的人對這種標記的看法和解讀。

比如說,高調去找外國政府就會讓一些人產生結連外國從戰略層面干擾中國的聯想。這種事對自己沒有幫助,衹會惹來更多人的攻擊,不應無故授人以柄,就算要做也得要配合適當的理論基礎,或者換一個更好的方法。最緊要的,千萬不要公開自己的底綫和手上有什麽籌碼,像之前「普選方案」的爭吵,公開說自己叫價很低希望談判就是在告訴對手自己沒有足夠的決心和能力,也會讓清楚認識民主的人質疑你,讓對手不放你在眼内的同時又失去部分支持。

最後,我不可能公開說什麽是有效的方法,因爲公開了他人就能作出防範;我衹能一再重覆之前就説過的話:除了組織和營造之外別無他法,民主沒有捷徑,也不可能讓你叫口號叫出來。我之前當面告訴政治人物組織、營造、正當論述和針對實際問題的重要性,他們不理,我也不知現在他們是什麽想法。我衹能說,思想再繼續僵化的話,最理想的局面是原地打轉,差一點的話,就是耗盡自己的政治資本,喪失翻身的籌碼。要記住,真的想要改變,絕不能意氣用事,情緒和立場不能代替腦袋思考。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策略,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0 Responses to 以迂爲直

  1. Passerby 說道:

    我覺得第一步應該是教育。香港浪費了接近二十年的良機。若一開始正正常常教育下一代有關民主的正確智識,我相信即使沒有真普選,我們的生活也可以很「民主」。現時所有有關政治或民主的討論差不多全是幼稚無知,對大學學生的能力更沒有奢望。事實上,泛民支持者所追求的是「反共」而不是民主,結果便得償所願,大陸用對「反共」的方法對待香港。

    • 雨林 說道:

      完全同意,但尤其主流媒體完全不可靠,網絡生態又難有插手餘地,教育應該從何開始呢?

      • passerby 說道:

        我覺得已經太遲。被錯誤知識洗了廿年腦的香港,就像文1革一樣,要等至少五十年,思想扭曲的一代全部脫離社會,才可以勉強開始重新建立「正常」社會價值觀。現在只能望天打卦。

  2. 嬸C 說道:

    哎呀!如果係事實,重複就緊係㗎啦!

  3. Anson 說道:

    山中兄,既然你不想公開說什麽是有效的方法,那能否私下分享? 此外,山中兄如果覺得評論香港的政局是一件悶事,不妨評論一下周永新教授最近發表有關全民退休保障的報告. 香港好快就進入高齡化社會,但仍然缺乏全民退休保障,到時香港處景將會是年青一輩不能向上流動,老亦冇所依!

  4. tplam428 說道:

    唉, 山中不幸言中, 戴生又高叫民間要公投一個民間特首出來, 他們現在只有投票這個方法去解決組織內外一切問題與矛盾, 真正的爭取策略完全欠奉…..恐怕我們不是擔心沒票投, 而是擔心投到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