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路就在破除教條

這個星期人大會議又開始,看來要準備下星期開始寫更多政治文章,尤其是政改草案指候選人必須獲過半數提名。最後決定會是什麽,早就在意料之中,不需要有太大的心情起伏。咒駡、指責、哀求它都不會有任何效果,不如靜下心來想對策來得有用。

事實上,香港這幾年來一直都是停留在咒駡、指責、哀求的階段,根本沒有想過什麽是有效的對策,制定適合的對策之後要如何執行策略,并營造對自己有利的形勢。坊間所謂的「政論」衹不過是不斷的重覆預設立場,親共的說一套,反共的就說另外一套,中間并沒有任何分析和深刻的論述可言,對各種社會問題的深層原因、根治方法更是乏善可陳。如是者,兩面其實都是意識形態的對立,除了某種思想上的控制外,他們都難以用道理去説服更多的支持者,尤其是那些不願接受被自動歸邊的人。

比如說,我心裏認同民主,但我不認爲現時所謂的民主派有任何策略可言,更遑論良好的策略了。再加上他們完全沒有解決社會深層問題政制問題的想法,甚至連認知都沒有,政黨又是藉機擴大自己影響,而非政黨團體又衹懂得喊「道德感召」,衹懂得不停的叫「抗爭」、「堅定立場」,好像衹要精誠所至,製造一些殉教者,中共就會無緣無故下放民主一樣,我實在無辦法支持這樣的心態和因這種心態而起的「行動」。

一些本來就不太懂民主的人,尤其是現在出現一種政權和國家不分,以爲反中國就是反共反極權,就必然是正義的一種意識形態,那些國家意識濃厚的人就更難去接受這種概念底下的「民主」了。換句話說,現時雙方的「策略」都是在分別向自己的教徒宣揚教義,除此之外別無其他。他們沒有想到邊際遞減定律適用於任何事情,同一套教義說多了就會減少在非教徒身上所產生的作用。民主不是,更不應是宗教信仰,作爲非教徒,我衹能說我對這種傳教活動已經感到煩厭之至。

所以我這兩個月來減少撰寫有關香港政治的文章,而轉向介紹人文主義和科學方法的重要性。要想清楚問題就需要正確的方法和適當的思想框架,這樣才可以針對問題制定策略。我不知道香港(臺灣、大陸)有多少人能明白這道理,我衹能說,再不改變想法的話,任何「抗爭」、「堅持」都會是徒勞無功,錯過了時機、透支了政治資本,機會就不會再回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自明本志,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出路就在破除教條

  1. 反思佔中 說:

    其實我想過一方案? 有興趣私下評評意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