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主義與道德(四)

需要校對和整理….

————————————

回到能不能强行命令他人作出犧牲的問題。在現實中人類社會的確有這樣的行爲,我們稱之爲戰爭。先不問戰爭是否「道德」,或者正義之戰是否存在,爲了整個社會的生存,國家會用不同方法組成軍隊。軍人上戰場就必然以一定概率出現傷亡,而徵兵制度就是國家動用公權力要求士兵爲了國家/大衆利益犧牲,在這層意義上,這舉動跟器官移植彩票沒有太大的分別。同樣道理,法律對犯罪者施加刑罰,例如死刑、徒刑、流放,其中一個原因是要阻止犯罪者繼續加害社會。爆發疫病,政府將會隔離病患和懷疑感染疫病的人;爲制止傳染病蔓延,政府亦可以强制要求全部或部分高危群體,例如學童或醫護人員,接受疫苗注射,不接受疫苗注射的將不能到學校上課或工作場所上班,亦即他們的選擇自由和部分權利將會爲了社會利益而受到限制。

假如我們認爲功利主義不能解答器官移植彩票的問題,因爲這個思想實驗所提出如要功利主義者要立場堅定的遵從利益大於損害的大原則,那他們必須認爲殺害一個無辜的人去進行器官移植是道德的,而產生道德上的不安,那我們要怎樣應付戰爭、刑罰(審判并非百分百正確)、强制性隔離和疫苗注射的問題?將問題倒轉過來,我們可以反問質疑功利主義的人,如果不採用利益大於損害的大原則,他們要怎樣衡量一個行爲是道德與否?如果是說殺害一個無辜的人就必然是不道德,那就是循環論證。

又如果是採用康德定言令式」的標準,即「一樣行爲可以透過推想而成爲任何人、任何場合都必然要遵從的普遍法則」將是完美的道德義務,那依然是無助於是解決戰爭、刑罰、强制性隔離和疫苗注射的問題。「定言令式」的道德標準認爲,假如當每個人都進行一種行爲,例如撒謊,如該行爲與原來的出發點矛盾—如所有人都説謊那説謊就沒有意義因此説謊就是不理性,并因爲意圖利用他人而傷害人性尊嚴,并與普遍法則相反的行爲,因此它就是不道德的;康德甚至會說,爲避免一場謀殺而向殺人者撒謊也是不道德的行爲。根據這標準,器官移植彩票也是將他人作爲工具,所以亦是不道德的行爲。

如此,戰爭、刑罰、强制性隔離和疫苗注射等都是:1)利用他人換取更多利益;2)強行要求他人犧牲是一個矛盾的行爲,因爲人應該是對等的,強行要求他人犧牲即就會形成不對等的局面,如果重回對等,那命令就變得無效。但事實上,這些行爲難以單純的用道德義務這個標準去質疑,就連康德自己也認同刑罰可以有正面的影響,缺少刑罰的社會將難以維持。如是者,爲何這些行爲是合理和可以接受?

對這些問題,康德式道德哲學有兩個方法回應(或者還有其他,但這文章主旨不是審核康德式道德哲學,所以衹略爲介紹)。第一,康德式道德有幾個優先次序,爲了避免自己成爲邪惡的工具,當事人在獨特的場合可以用特殊方法應付,例如上面撒謊的問題,當事人可以選擇不回答殺人者;如果事態非常極端,比如納粹德軍要追殺一個猶太女孩,被問者可以認爲這個納粹是不法政權,而他對這種政權沒有道德上的義務。第二,康德的道德思想還有權利」這個元素,而國家主權有訂立法律的權利,法律可以對自由作出一定的限制,所有對懲罰犯罪者并不是不道德的行爲。

這些回應不能滿足思想實驗所要求的一致性,而康德本人也沒有提出第一種回應。這個説法衹不過是後人的解讀。這種想法已經違背了「普遍法則」的要求:假如在例外情況可以進行與完美義務相反的因爲,普遍法則所要求的邏輯一致性就會被打破,因爲它已經不是普遍、完美了。至於法定權利,我們亦可以反問爲何法律可以這樣做,根據國家主權而來的法律是否就是道德,我們怎樣知道。假如法律認可奴隸主擁有奴隸,社會大部分人又認可這種法律,這個社會的政府又是由選舉產生,那這種的法律都底是道德還是不道德,應否被遵從(見康德對革命的看法)?

事實上,利用器官移植彩票這個思想實驗去攻擊功利主義其實是在打稻草人、轉移視綫,并且帶有雙重標準。如果康德式哲學容許例外和權利作爲道德思想的元素,爲何功利主義就不容許呢?功利主義與權利,尤其是基本人權,從不互相矛盾,人權可以是功利主義的重要組成。現代民主社會之所以重視人權,是因爲經歷過殖民主義、兩次大戰、冷戰之中的種種暴行,我們清楚知道缺少對人權的制度性保障會有什麽後果,自由、性命、財產、人的尊嚴會有多容易失去,而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利益,快樂、生命的意義必須要奠基於這些利益之上。缺少了人權,最後的結果就是社會會遭到極大的殘害。

另外,就算功利主義要追求更大的社會利益,這不代表多數人的決定就必然是對的。在功利主義的原則下,社會依然可以實行「多數人決定,少數人權利」這一規則,因爲多數人的決定并不一定是對的,多數人所認同的并不代表利益自動就是最大。再者,功利主義并不一定需要追求限定範圍的最大利益,我們也可以追求長遠而更遠大的利益。

假設一個情景:一個社會中有70個白人和30個黑人,白人認爲歧視黑人能帶爲他們帶來利益,所以要進行歧視。功利主義將會這樣思考問題:歧視的利益衹是暫時和心理上的,并且會爲30個黑人會帶來有損害,計算利益的同時必須計算損害和機會成本,因此歧視總利益其實不大。反之,如果我們在這個社會中權利的制度,要求各人在不損害他人和通力合作的情況下追求最大的實際利益,這時候社會所能得到的就會比以前大得多。換言之,合理的功利主義必須考慮將來和各種可能性,整個思考是動態的和整體的,而非衹顧眼前。

權利既然是社會和各人所依賴的重要制度,它自然是處於非常崇高的地位,但這也并不代表權利就是絕對。在緊急和必須的情況下,例如戰爭、犯罪、爆發疫病,社會可以爲了自身的生存而有限度的限制權利與自由。重點是,政府在這些場合中必須要清楚的說明對權利的限制爲何必要和沒有替代,而措施要按照緊急和必須的程度合比例的實行。如果功利是合理的計算,利益本身并非絕對,更重要的是要盡可能減少和避免不必要的傷害,并在這基礎上想出更適合的應對方法。在這個原則之下,我們就可以避免武斷和教條式的想法,可以不斷的反思并想出更好的方法去解決問題。

因此,回答器官移植彩票這個問題,功利主義者可以說:這樣子殺人會對法治、公平和正義產生很大的破懷;功利主義者在這場合不需要知道法治、公平和正義的概念是否正確,衹需要知道這些概念有它們應有功用就可以了。除此之外,我們也可以反問,爲什麽必須要殺害一人?你假設器官移植是百分百成功,我也可以假設培植器官的技術已經非常成熟,不需要再依賴某人的捐贈。又或者,這些疾病都不須透過器官移植去醫治,我們可以吃藥或者作基因治療。又或者健全的醫療制度和公衆對科學的理解可以有效的預防這種病。要假設的話,可能性可是無限的。

而在現實中,科技和科學是不斷的進步,解決問題的方法會越來越多,越來越有效果,亦有各種有效管理風險的方法。衹要正確的去想功利主義,器官移植彩票這個題目其實甚爲無聊。有科學頭腦的人會想辦法避免這種兩難,而不是去問一些沒有實際意義的問題。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7 則回應給 人文主義與道德(四)

  1. asortofharvey 說:

    推演功利主義的過程出現了問題。一方面認為反對功利的人不應只用極端的假設例子,但最後反駁康德的道德推論及確立功利主義時都用了極端的假設例子,如黑白人73比。
    結論我倒沒有意見。改善,就是國際施壓使南非其實就是用了功利主義,經濟制裁。而這例子亦看到功利主義的靈活,因沒有所謂永恆的正義假設,人類可隨時代改變對歧視黑人的看法。

    • 山中 說:

      我看看。對康德,我是用實際例子去論説問題,例如殺人者和納粹,而黑白人73比,其實是多個社會均常見的現象。我對康德可能有誤讀,還請你仔細的指出來。

  2. asortofharvey 說:

    例如這個:"你假設器官移植是百分百成功,我也可以假設培植器官的技術已經非常成熟,不需要再依賴某人的捐贈。又或者,這些疾病都不須透過器官移植去醫…" 你可能會覺得那例子已很接近現實…但其實不盡然.

    我指出的只是,要確立一個觀點,駁斥另一觀點, 或比較兩者, 用的稱應該要對等及同份量…就如像康德的道德推論其實現實是有例子的…好像SURROGATE MOTHER被認為是不道德,是可以用之推演出來….

    我同意你的結論:因為AFTER ALL 兩個流派都有其價值,如我所述,UTILITARIAN甚至更為靈活,不會局限人類某一時空自以為的永恒律…各有特色各有DEFECT,,,大家切磋.

    • 山中 說:

      “培植器官的技術” 那個例子是說思想實驗本身的假設不合理,如果這種假設成立,那我們也可以另外提出不現實的假設去回應問題。這個例子并不是用來質疑康德。

  3. 雨林 說:

    忽然想到一個問題,按功利主義想,如果再度出現類似911的襲擊,應否為了救大樓裏的人而把飛機射下來?

  4. 雨林 說:

    起因是看到這個報導:德憲法法官:若不能取人性命就不能對死刑妥協
    http://www.stormmediagroup.com/opencms/news/detail/9a455b75-5de8-11e4-abc1-ef2804cba5a1/?uuid=9a455b75-5de8-11e4-abc1-ef2804cba5a1
    「德國聯邦憲法法庭曾決議,若出現飛機撞大樓的恐怖攻擊,不能為了搶救大樓裡的人,就先把飛機射下來」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