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主義與道德(三)

法律與道德

如果要說接近殺害一人以救幾人的實例,在1884年英國就有R. v Dudley and Stephens一案例。故事是這樣:一名澳洲律師從英國購買一艘游艇,游艇必須從英國起航到澳洲完成給付。在航行途中游艇遇到意外而沉沒,四名船員跳上缺少食物和食水救生艇在海上漂流。因爲找不到食物和食水,兩名船員決定殺害第四名船員,17歲的少年Parker,(另一人并沒有主動參與),并用他的血肉來充飢。這三名船員最後獲救,殺害Parker的二人被控以謀殺罪移送法庭。法庭判決認爲,緊急避難(necessity)并不是謀殺罪的抗辯,故此裁定二人有罪,判處死刑,但考慮到他們當時的環境而向王室建議寬大處理。維多利亞女王因爲輿論的關係發出特赦,改爲半年徒刑。

這判決看來是裁定了就算以一人之死能拯救更多人的生命換來更多的利益,這種行爲也是不正當的,所以益處大於害處這個規則與此相矛盾,因此利害的衡量并非有效和正確的道德判斷標準。這種想法有幾個問題。首先,法庭的判決所釐清的衹是「緊急避難能不能作爲謀殺罪的抗辯」這個法律問題;法律并不一定是道德的典範,我們也可以認爲不執行惡法是正確和道德的行爲。

第二,法官爲支持判決而引用了一些宗教和思想家所認同的「道德模範」,例如應爲了他人而犧牲自己的性命,但他們沒有留意到矛盾之處:Parker之死正是「犧牲」自己拯救他人,問題衹是他人能不能强行令他作出犧牲(我們在以下的章節再討論這個問題)。第三,當時的社會輿論認爲這個裁判并非絕對正確,假如道德價值是來自公衆的想法,這個判決并不完全符合大衆的道德觀念。雖然我們之前說公衆的想法并不是很好的道德標準,但當時的輿論已足以讓女王發出特赦,這是從另一角度説明了:1)法律不是道德的標準;2)社會對道德價值的概念會因環境的不同而出現變化。

再者,這判決在法律思想上也有爭議,法律哲學家Lon FullerDudley and Stephens的情節改編爲《洞穴探索者之案》,指出對同類事件,法官可以根據多種理由作出有罪或無罪的判斷。支持有罪的法官認爲法律所說的再明顯不過,特赦之權在行政而不在法庭,而法律與道德無關。持相反意見的法官則認爲,當時的情況回到「自然狀態」,現行的法律不適用;法律規範行爲的作用在此場合失去作用,故此無效;公衆普遍認爲行爲人無罪。根據這些理由,法庭可以投票決定有罪與否,但因爲法庭衹能判斷法律問題,支持或反對人數多寡與道德無關,我們依然是難以判斷這種行爲是道德還是不道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人文主義與道德(三)

  1. 嬸C 說:

    “如果" 變咗 “如過" 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