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主義與道德(二)

功利主義的傳統

一些人,尤其是某些門派的道德哲學家,可能會説,這種「道德標準」衹不過就是功利主義的另一個版本,它不能完滿地回答一切道德問題,例如,如果這就是道德標準,那有意地殺害一個人,取他的器官去拯救五個等待器官移植的人也是道德和正確的行爲,如此,社會就應要制定一套器官移植彩票制度,「中獎者」就需要捐出生命和器官,去換取社會更大的福祉。

對這種批評,我可以首先回應說,回答這些想象中的問提并沒有意義,我感興趣的是現實中我們用什麽準則去決定某種行爲是正確與否,可以的話,我們應盡量去找真實案例,看人類社會會怎樣應付現實中的難題。如果真的願意去找,我們不難發現世界上有很多真實個案,不用哲學家去幻想。加拿大北部的因紐特部族以前就有「殺嬰」的傳統,北極圈氣候寒冷資源稀少,養育嬰兒成人需要大量糧食和漫長的時間,不受控的人口增長足以覆滅整個部族,在這個時候,殺嬰就是保存部族生存所必需的行爲。考慮到當時的環境,我們難以稱這種行爲是道德或不道德。

除此之外,古代各個部族亦有活人祭的傳統。阿兹特克的活人祭是爲了讓太陽不滅,而瑪雅則是爲了維持宇宙的秩序。或者有些人會說這些衹不過是原始部族無知愚昧的宗教觀念,不能稱之爲「道德」。我的回應會是,誠然,或許他們都是無知,但要批評他們「不道德」,就是用了現代的道德價值觀去衡量過去受環境和時代所限制的人類的行爲,假如批評者活於當時,在阻止世界末日的前提下,他們也難以説明爲何活人祭是「不道德」。

再者,就算是「現代的宗教」,也保留很多活人祭的概念;《聖經》中就多次記載上帝要求人類和動物作爲祭品,就算是《新約》之後(一些教徒喜歡說耶穌到世上就是要改變這些習慣,但他們漠視《新約》記載耶穌來是要求人服從摩西法律,即《舊約》),教義認爲上帝要犧牲耶穌,讓他受難以解脫人類的原罪也是出自活人祭的概念,也是主動的用少數人的生命和苦難去換取更大的利益。如要用現代宗教的觀念去批評古代宗教的「不道德」,那麽批評者必須同時指出現代宗教也保留同樣的道德觀念,也有同樣的問題,這樣才算公平。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歷史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