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現實與道德窪地

陳方安生與李柱銘訪英回港,向外公佈他們對英方立場的見解

李柱銘認為,英國對港政策只是「更多中國貿易」是「可恥(shameful)」,又指英方明顯「不想得罪中央」,故不派更高級官員接見他們。陳方安生說,有商會代表亦表示顧及中英貿易問題,對港立場要「低調些」。

兩人出席英國議會外交事務委員會公聽會簡介北京發表的《白皮書》,遭多名委員質疑本港情况是否有影響,英國智庫組織Chatham House高級研究員Tim Summers更撰文指《白皮書》並不象徵中方對港政策有重大改變。陳太回應,智庫已澄清文章僅是Summers個人意見,李柱銘則質疑Summers未能掌握香港情况,認為對方文章「未夠班」。

老實說,我衹能將上述言論當笑話看,因爲除了上述結果外他們還認爲會有什麽結果?英國派出艦隊攻打大沽然後在揮軍進攻北京嗎?如果要批評英國衹會爲了自己的利益去進行某種政治行爲,看來他們是第一天認識英國。讀過近代世界歷史的人都會知道,瓜分中東、留下以色列-巴勒斯坦的爛攤子、埃及的蘇伊士危機伊朗政變,全都有英國的參與,全都跟英國的利益有關。

英人質疑你的説法叫「可恥」,我會反問什麽時候開始英國政治是圍繞著廉恥運作的。是從他們隱瞞議會成員之中有人經營戀童癖網絡達數十年之久的時候開始的嗎?前殖民地精英真的要好好認識一下前宗主國到底是什麽一回事。如果英國因爲道德而作出某種國際政治行動,我認爲它應優先處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問題,而不是香港。

英國最強盛時它也衹會考慮自己的利益,現在今非昔比,所以它就要放棄已經吃到口邊的肥肉去替你強出頭?他們是民主政治,要滿足選區的選民,要增加國内的經濟增長去贏選票,與中國進行貿易就能達到這個目的。陳方安生與李柱銘,加上幾百萬香港人(有些人認爲有些合資格的香港居民也不能算是香港人,所以我選個下限衹説有幾百萬之數),你們能爲英國帶來什麽利益?現在你的要求是,就算英國根本沒有這個能力去影響中國政治和北京對港立場,它也要放棄利益去無條件幫助你。這不需要政治科學家,就是隨便想想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我覺的,他們願意接見陳李二人已經是挺不錯的了。

要說《白皮書》,Summers所說的是標準政治分析的答案。北京的立場并沒有重大改變,它衹是在重申它的一貫看法。若非如此,我也不能夠說「白皮書是形勢的產物」;這衹不過是簡單不過的事實,所謂「故善戰者之勝也,無智名,無勇功 」。陳李二人不認同,當然可以説Summers和其他類似觀點都是錯了,雖然我看不到他們有提出任何反駁。但我們不能忽視另一個可能性:大多香港人對《白皮書》都衹能看見自己想看見的,所以引起恐慌,導致他們看不清形勢,想不出對策。

李柱銘指Summers文章「未夠班」,我不知道這跟元秋說黃之峰「未夠秤」(方便陸、臺讀者,這是指小孩子還沒長大)有什麽分別。我想唯一分別就是,Tim Summers是在香港中文大學取得博士學位

讀到這裏,想必有些讀者,尤其是一些網絡媒體的常客,又會說:「你總是說這個錯,那個錯,又不説明有什麽方法改變,就你一個是對?自大狂。」對這種言論,我衹能這樣回應:1)科學方法是證錯,而不是證對;2)我沒有說我對,如你能提出事實論據證明我論述錯誤,那我希望到時我會大方承認我錯;3)我沒有責任告訴你什麽方法或結論,你又沒有付錢跟我簽顧問合同,而且我説的很多是策略分析,正是現在各方所應該爭的點,你要我將這些都公開說出來?4)我文中提出足夠的論述和指向供讀者思考,讀者不願意思考,那就不是我的問題了。

面對難題就應該冷靜下來細心思考,越嚴峻的難題就越需要思考。世上沒有達到民主的靈丹妙藥和捷徑,一切要靠當事人的智慧和魄力去摸索出來。以爲熱情高漲出來叫兩句就是民主鬥士,這其實是蒙敝自己眼睛和耳朵的行爲。一人熱情高漲展示立場,也要求他人熱情高漲展示立場,那還有誰來細心想對策?如果社會去到一個地步連客觀政治分析都不能做,會被人指責爲「未夠班」,那這個社會已經是在根上腐壞透了,給它再多民主也沒有用。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