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佔中

看到此文,不知道說什麽好。要考慮佔中」到底是什麽,該引起什麽作用,要用什麽方法,我們不如溯回其本,先想一下佔中」想要達到什麽目的。

如果說「佔中」最終目標是「真民主」,我們就必須要考慮「真民主」是什麽。我日後再詳細論述這道問題,現在不妨衹説其中一項:民主不單是選舉這麽簡單,它還需要保障少數人權利,多數人的想法不能侵害少數人的權利。

如果「佔中」的定義是以完全癱瘓城市中心的方法來對政府造成壓力,這就是以運動的戰術去定義整個運動。如該運動認爲,「民主」比一切重要,是「必然的正義」,所以他們堵塞馬路和交通的方法必然正確,因爲少數人的不便不足以影響多數人的大義,那他們就違反了上述民主的其中一個原則:侵犯少數人權利。亦即是說,他們認爲衹要他們的行爲是正義的,當他們的行動與少數人的權利有衝突時,少數人的權利可以暫停。

這不單衹違反民主原則,也是違反了基本人權的理念。中環這個地方充斥著各色人等,有的人要去醫院,有的人可能要去簽一份重要合約,有的人在等待數年沒見面的親友,可能性有很多不可能一一盡錄,他們都會因爲交通受到癱瘓而不能行使公民可以行使的權利。「佔中」不可能都配合這些人作安排。就算說要留出一條路開放救護車通行,很多人去醫院并不依賴救護車,而且交通受阻就代表達到醫院的時間需要延長,這樣就會製造很多不必要的痛苦。在這個場合中,「佔中」就是因「正義」之名去壓制公民權,這就已經跟原來的出發點相違背(像臺灣反核去堵塞忠考路就是一例)。

在原則上這就已經是一個錯誤。在策略上,他們的行動爲其他正常使用道路和必要服務的人帶來很多不便,這就會引起反感,失去一些支持者。故此,這樣的行動次數越多,他們的支持人數就會越少。去年五月我就已經説過這個問題。當時「佔中」就說行動不一定要癱瘓,現在希望搶先「佔中」和「流動佔中」又要回到以癱瘓爲目的。到底是癱瘓還是不癱瘓,癱瘓對自己有何好處,我相信這將會成爲歷史懸案。

故此,環顧世界過去幾年所發生的「佔領運動」,例如土耳其和烏克蘭,它們大多發生在廣場和其他容許公衆集會而又不太影響其他人的地方。這樣,想參與的可以主動到這些場所參加運動,不想參與的可以繼續做他們要做的事。他們的戰術目標不是要癱瘓一個城市,而是要顯示反抗力量確實存在,讓政府無法處理,從而令政府難於執政。在策略上,他們是在「爭奪合法性」。

各式各樣的「佔中」都沒有這個策略目標,所他們都各有各做,實行「佔中各表」。就算我們假設他們的戰術行動「成功奏效」(缺乏明確目標,我們難以衡量何謂「成功」),他們又可以如何乘勝步入終局結束戰事?是跟北京簽訂條約嗎?北京要跟誰簽?誰出面代表「真普選」?如果北京不簽,然後呢?人大說他們提出的方案不符合《基本法》,那怎麽辦?繼續佔嗎?繼續佔,慢慢就會出現疲態,受影響的人日漸增加,運動就會消失於無聲之間。佔領華爾街和土耳其在政府清場後都不能恢復故有規模,搞運動的不看歷史也不看身邊發生的事,這就是一條大罪。

與其浪費時間搞各式各樣的「佔中」,不如細心想想「佔中」到底是什麽。更重要的是,與其一窩蜂讚揚運動者道德情操如何高尚,批評反對者的道德情操如何低劣,不如作點有建設性的批評,讓他們冷卻頭腦想正確的對策。明朝末年一堆大臣大叫大嚷「我主戰」,除了叫得很勇武、很有型之外,不會對遼東的戰事有任何實際幫助。當年如此,現在亦是一樣。

最後,組織、組織、組織,沒有比此事更重要的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潮流佔中

  1. Passerby 說道:

    I think this is the true nature of Occupy Central, learning from the Master
    http://college.cengage.com/history/primary_sources/west/the_art_of_propaganda_hitler.ht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