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想正義

現在世界的問題是,社會絕大多數人衹會說他們想說,聽他們想聽,看他們想看的事。他們想象以外的,難以接受的事實,就會被置之不理,因此就不在他們的計算之中,他們的言論、提案也就無能力應付真實的問題。故此,他們的腦中衹有立場、道德、意識形態,眼中衹有我們他們。凡是表示支持我的立場、道德、意識形態的,就是我們的人,就是「正義」,凡是不表態支持,或是指出我們的想法有缺陷和不足的,就自然是「他們的人」。換句話説,這衹不過是「君子小人」,「無產階級對資本階級」、「正宗對異教」二元化的變異版,就算本來是正確的想法也會逐漸變質成爲宗教對立。

因爲想象不到自己想法以外還會有事實,他們不能以事論事,不能用道理説服更多人,不能分清楚輕重先後,不能根據事實去制定計劃方案,使自己的行動產生實際而正面的效果。既然已經假設自己必然正確、正義,邪惡必須被打倒,他們就衹能想到正面對抗、强行攻堅,想一而不知二。不用理後果如何,影響如何,因爲正義的行動必然是正義的。

一個組織爲了組織的理想去奮鬥,這個組織就不會去反思這個理想落在現實生活中是否真的能帶來好處,因爲這個理想本身就是該組織的存在意義,質疑這個意義就等於質疑這個組織的存在價值。容許這個組織的理想無限擴大,使它成爲社會的政治指導,各式各樣規模各異的災難就會爆發。歷史上已經有無數先例,看來人類還是不懂得從歷史汲取教訓。

要真正的解決問題,真正的減少實際上的「惡」――它衹是負面影響的一個簡單稱――除了考慮清楚現實之外,制定現實中真正可行和有效的計劃外,別無他法。而這個考慮清楚現實的過程需要時間和精力,而且必須要面對與自己原先想法相違背的事實。一般來説,我們稱這個過程爲「學習」。上述的幻想家不願意付出時間、精力和修正自己的想法,他們就是不願意去學習,又或者衹學得半桶水,卻以爲自己是走著天下之大道,掌握著宇宙真理。

另有一些人,他們并不理解現實問題,缺乏所需的分析能力,不能學習又或者是學了一堆毫不相關的,卻要到處評論他們所不認識的問題,生怕衹要不出聲就會受到冷落。這種人之中又有一類,他們不能判斷論述是否符合現實,但見到幻想家時卻會起舞附和,見到有人批評幻想家幻想的不當,他們就會群起指責批評者態度之不當,但對幻想家事實上的錯誤卻是視而不見。紂之暴虐,還是助紂者更爲暴虐,我不得而知;我所知道的是,當幻想家與和稀泥之輩成爲社會主流,社會必然不可能有效運作。

結集理想和學識,正確的分析現實,尋找能合理解決問題的方法,這是對從事政治者的基本要求。奈何現今世上,有這種魄力和擔當的政治人物已經是瀕臨絕種的稀有動物。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World Politics,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8 Responses to 空想正義

  1. dr who 說道:

    Dear 山中, i stumble across your writings recently and i appreciate the breath of your topics. in essense today you talk about the danger of being trapped in one’s idealistic perspective and unable to appreciate opposite views. the real difficulty is to balance between idealistic and pragmatic, erring on either side is equally wrong. unlike science one got something objective to rely on, in politics there is only subjective judgement over the situation, sadly only history can tell who is right or wrong, and often many make mistakes with hind-sight. agree with you that being reflective on one’s stance is vital, listen more to opposite view helps.

    • 山中 說道:

      Hi dr who,

      I don’t mind people stand by and defend their views, and it is not necessary to “appreciate the opposite", provided that their view is well thought-out and grounded in reality. What I am against is the practice of standing by one’s view simply because of the thinking that this view must be correct, and therefore subsequent actions, no matter how good or bad in the reasoning and execution, must also be correct. That is a dogmatic view that will do more harm than good, and reasonable people should be alarmed by that.

  2. dr who 說道:

    from HKEJ 林行止 《論語.憲問》的「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出自魯國守城人之口,這句話說明孔子那份明知做不到亦去做的倔強與傲氣(「子路宿於石門。晨門曰:「奚自?」子路曰:「自孔氏。」曰:「是知其不可而為之者與?」),當中沒有大膽糊塗、不自量力的含意,而是迎向挑戰、落實使命的固執和盡其在我的做人處世態度。如果「知其不可」便不做,凡事隨遇而安、逢難便退,世上便沒有力挽狂瀾、轉危為安、積極向上的動力!

    • 山中 說道:

      力挽狂瀾、轉危為安,所需要的是清楚事實和制定適當的策略,而不是一股蠻勁往前衝。有適當的計劃雖也不一定能成功,但那是盡力嘗試,雖敗猶榮。衹靠一股蠻勁,那就是魯莽的行徑。

  3. 2chanze 說道:

    閣下所言,是否就是天安門屠夫所謂的摸著石頭過河?其實這就是唯一之途吧。

  4. 王學 說道:

    空想正義, 空想反抗, 例如–
    一些愛看井上春樹的人, 只看到高牆與蛋兩個立場, 強者與弱者, 你今天不反抗, 明天就沒機會反抗, 他們不想到現在反抗就連自己弱方未成長的力量也被強敵擊毀.
    又如李柱銘和陳方安生, 向美英陳述香港現況, 佔中三子到台灣就公民運動交流, 有國際視野的人會看作是正當交流, 在中共眼中就是鈎結外界勢力, 更要強硬壓制你…可能連說服中共對泛民多點信任, 不須過於緊張這微弱說服力也打消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