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3.0

伊拉克局勢更新。ISIS 繼續往巴格達推進,已經占據了離巴格達西方20公里的Karma,亦一度占據離巴格達北部40公里的Baquba。伊拉克政府爲阻止不了ISIS的推進一事將4名指揮官撤職

_75582925_iraq_isis_control_detailed_v1_624map

ISIS在推進的過程中大量屠殺政府軍俘虜,目的是要在以什葉派爲主的伊拉克南部人口中造成恐懼,讓恐懼麻痹他們的反抗能力。

Screen_Shot_2014-06-16_at_1.10.48_PM

Source: ISIS

之前已經説過,ISIS曾是阿蓋達的一份子。兩個組織在2014年初分道揚鑣,ISIS不再接受阿蓋達的號令。他們分離的主因非常諷刺,阿蓋達下令要減少殺害平民,而ISIS對這命令感到不滿,於是就開始自立門戶。我想,東伊運多次在中國展開對平民的攻擊也可能跟這次阿蓋達的離散有關,而ISIS行動如此矚目,日後必然會成爲模仿對象。這一事説明ISIS比極端組織還要極端,如果他們能建立政權,後果可想而知。他們威脅性之大、組織之嚴謹、武裝之精良、對宗教的狂熱,就連敘利亞政府軍,對,就是那個對平民使用生化武器的政府軍,也發出警告

到目前爲止,美國並沒有採去任何行動,僅派了275名海軍陸戰隊和陸軍成員進駐巴格達美國領事館和4艘戰艦到波斯灣,對ISIS的行動沒有構成任何障礙。遲遲不下決定對局勢有百害而無一利,因爲ISIS的心理戰會爲當地平民形成一道陰影,縱容他們就會讓平民對政府失去信心,就算往後的軍事行動能成功制壓ISIS,平民百姓的信心也難以贏取回來,一下個危機隨時都會爆發。所謂的第四代戰爭完全是心理、政治和人際影響力的交鋒,軍事行動衹是一個催化劑,美國過分依賴第三代戰爭的常規軍事力,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就是敗在這個概念的空檔上。

很多人對二十一世紀的世界毫無感覺,依然是用十九世紀那種民族主義視野和排他的意識形態去看世界,而不知道我們已經活在一個不可分割的全球性文明之中。氣候轉變、恐怖主義、全球性經濟危機等等,都不是任何一個國家能獨力應對的事,尤其是大多人的想法都落在趨勢之後,目光因爲傳統邊界(認知的邊界和地域的邊界)而狹隘,要應付這種問題就更難了。因爲如此,我們的世界正變得越來越危險。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稅制, World Politics,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