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伊拉克戰爭

相對其他問題,我現在最關心的是伊拉克狀況。六月初,「伊拉克和敘利亞的伊斯蘭國」(Islam State of Iraq and Syria/Islam State of Iraq and Levant, ISIS or ISIL),一個勢力環跨敘利亞東部和伊拉克西北部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組織,派遣武裝分子占據摩蘇爾,繼而南下奪取離巴格達150公里的特克里特(撒拉丁和薩達姆的出生地)。整場戰役,伊拉克政府軍士氣低落,在摩蘇爾之戰中就算有151的數量優勢依然望風而逃,事態發展下去,ISIS將可能在中東重新建立一個極端伊斯蘭哈里發。

這件事證明了美國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是以完全失敗結束,它用軍事行動打擊一些政權和組織,反而增強了極端勢力的軍事力量和組織能力。ISIS本來是阿蓋達網絡中的一員,當網絡的中樞阿蓋達受到打擊時,它的枝幹就會散落和潛伏於各地,利用這個機會壯大自己組織的力量,等待適當時機起事。這是網絡式組織(不是internet那個網絡)的策咯,常規的軍事行動衹能攻擊網絡的一點,網絡中的其他終端爲了生存會暫時中斷網絡聯繫,各自進行自己的活動,根據當地的情況保存實力活下去。這就像細菌的演化個過程一樣,越是用抗生素對抗反而會增加細菌的生命力和破壞性。

去年非洲馬里的衝突東突厥伊斯蘭運動在中國日益活躍、尼日利亞博科聖地的行動,已經給了世界一個預警,這幾個組織全都是阿蓋達網絡中的一份子,接受過它的資金和訓練。ISIS也是一樣,它利用了伊拉克和敘利亞的不穩定壯大自己的力量,等待美軍脫離戰場就再次起事。假如美國不派地面部隊回到伊拉克,衹想用其他行動,例如空襲,去打擊ISIS的戰鬥部隊(所謂的「有生力量」),這樣根本無補於事,因爲ISIS又會重覆上述的策咯,等空襲一過他們又會再次反撲。如果美國解決不了這問題,伊朗就會介入去穩定伊拉克局勢。伊拉克南部是什葉派穆斯林爲主,亦是伊朗的主流教派,兩者一結連就會大大增加伊朗在中東的影響力,美國的戰略部署就會失效,中東會非常不穩定。

伊斯蘭極端主義不受制止,容許它發展甚至成立國家,世界的安全就會受極大威脅,因爲極端主義將會利用國家的力量去支援其他極端組織。美國明顯是沒有能力擔當「世界警察」這個角色,去阻止極端主義的蔓延。今天的世界跟冷戰時期已經是完全不一樣,美國的影響力衰退是一個事實,就算它的整體國力沒有太大的改變,因爲影響力是相對的,而美國常規軍事力這個比較優勢不能應付新時代的挑戰,反而會使問題更加嚴峻。

話說回來,中東問題其實是一戰後英國帝國主義所遺留下來的問題,如果當時英國不是食言,違背成立一個泛阿拉伯國家的諾言,整個中東的歷史就會改寫。現在極端主義組織的一項核心綱領就是重建哈里發,在中東成立泛伊斯蘭國家。假如泛阿拉伯國家早就在一戰後成立,今天的極端主義組織就不能再提出這點作號召。而且,這個泛阿拉伯國家是由溫和派的傳統王室掌權,它的權力來源是在一戰中跟英國合作對抗鄂圖曼帝國,也就是說它將會是英國在中東的重要盟友。放棄重要盟友以換取不能維持的勢力範圍,不可不謂是極度短視和缺乏長遠的策略頭腦。認識中東和非洲殖民地的歷史,每次聽到香港人讚嘆英國人的政治智慧有多高明,我都會忍不住捧腹大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策略, World Politics,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第三次伊拉克戰爭

  1. 嬸C 說:

    不如整個版圖睇吓吖!嘻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