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捷是個人問題,無知才是社會問題

臺灣和美國連續發生兩宗公衆地方連環殺人事件引來排山倒海的輿論,而輿論都集中于「社會問題」、「家庭關愛」等等,弄得每個人都煞有介事地非常關心社會。這些「社會問題」的言論其實全都出於無知,衹是爲自己的恐懼和不理解真正的問題找藉口。說這些話的人不知道何謂精神病態,更不知道它跟精神病有什麽分別,什麽「社會問題」、「家庭關愛」、「教育失敗」衹是想將問題歸咎他人,認爲自己說了要關心社會就已經占了道德高地盡了責任,就有資格去批評他人。這種心態衹不過是讓自己心裏好受,其實是半點實際作用都沒有,因爲真正的問題:如何處理精神病態,並沒有得到正視。

首先,我要再説明一點,社會和父母對這兩人的行凶都沒有責任,罪責止在行凶者本人。世上有無數凶殺案,難道獨獨是這種凶案跟社會和家庭有關?南非刀片跑手Pistorius 殺害女友,有沒有人會出來要求他的父母道歉?會不會問是什麽社會原因引致Pistorius殺人?沒有人(或衹有極少數人)會這樣問,是因爲我們明白凶案是犯罪者的個人行爲,不論社會好壞、父母關懷夠不夠,世上總會有人犯罪。爲什麽無緣無故對Elliot Rodger和鄭捷的行爲採用不同標準?他們在公衆地方殺害多人,或是你對這類凶案感到驚訝和難以置信,都不是一種解釋和採用不同標準的因素,尤其是如果你明白什麽是精神病態(記住,精神病態不是精神病患;psychopathy不等於mental illness)。

雖然暫時沒有確實的診斷,Elliot Rodger和鄭捷兩人的言行舉止都符合精神病態的描述,他們都有自大、虛浮、情感流於表面和不能明白他人感受的跡象,而Elliot Rodger更是一直在接受心理治療。根據心理學家的估計,每100個人中有1個是精神病態者,他們占了監獄人口的百分之20-30,所犯的罪行相當于整體罪行的百分之50。這個群體的危險性極高,犯罪也比一般人嚴重。再加上精神病態者非常善於捉摸人類心理,懂得用説話和個人魅力去影響他人(Rodger就是典型,警察忽視他正正就是他「彬彬有禮」:“he was able to make a very convincing story that there was no problem, that he wasn’t going to hurt himself or anyone else …”),所以一般人很難發現誰是精神病態者

現時的研究認爲精神病態主要是因生理因素構成。心理學和腦神經研究顯示,精神病態者腦中的杏仁核腦袋對情緒,尤其是恐懼,作出反應的部分較爲細小或形狀不正常,所以精神病態者不能像他人一樣感受和表露情緒。我們先假定Elliot Rodger和鄭捷兩人是精神病態者(如果不是,那我們就得用審判Pistorius的標準去考慮問題),明白精神病態是生理問題,是以一定概率出現,那麽我們怎麽可能歸咎社會和父母?難道我們要歸咎父母的基因?我們現在是活在什麽年代?

再者,提出「社會問題」和「家庭關愛」的人全都不能説明到底是什麽社會問題導致凶案,有何證據,他們怎樣知道行凶者缺乏家庭關愛。Rodger的「宣言」就說他有過一個快樂的童年,但隨之而來的是困惑和壓抑的青少年時期,他一直不能從此脫身。誰的青少年時期不是困惑和壓抑的?這不是缺乏家庭關愛的證據。一些人在成年後也會維持青少年時期的困惑、壓抑和不滿,哲學家稱這種感覺爲angst,是存在主義者的一個特徵。如果缺乏家庭關愛一説成立,那所有存在主義者都必然是缺乏家庭關愛了。要說Elliot Rodger和鄭捷行兇是因爲家庭問題,論者必須提出確實的證據。

至於社會問題,一些人總是要說是社會制度、一些對社會和政治產生不滿才會造成如此凶案。我倒想知道,臺灣的凶殺率20102013年間,從3.2下降到2.0(每十萬人),這是說明了臺灣到底是一個什麽社會?

murder

歸咎社會和父母衹是去找簡單的答案,轉移視綫好使自己好受,這樣每個人都可以突然地正氣凜然、威武非凡的去關心社會。而精神病態這種需要專業知識去理解和思考的問題就放下不管,結果整個社會就錯過認識這些問題的機會,越來越變得愚昧無知。

至於怎樣去防範精神病態者犯案,很不幸地,現時心理學和犯罪學界都苦無對策。一來是我們不願因爲某人被診斷爲精神病態者就採取法律行動,這樣會嚴重破壞法治和侵犯人權,也會加大誤診所帶來的損害。二來是如上述所言,精神病態者懂得掩飾自己,在真正犯案之前很難發現他們。要找出對策就要更充分的認識問題,社會需要更多科學家和研究人員,公衆要對精神病態有基本的知識,這樣才可以增加他們的警覺性。迷信、敵視科學,以爲「改善社會」、「家庭關愛」、「關心這片土地」等簡單和道德上不容置疑的答案能解答一切問題,其實跟掩耳盜鈴毫無分別。無知才是最迫切要面對的社會問題。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傳媒水平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6 則回應給 鄭捷是個人問題,無知才是社會問題

  1. 標少 說:

    講出來充滿矛盾,資訊越發達,人類有些事情越來越無知,振臂一呼容易了,愚昧應者雲集。這怎能解決到,囫圇吞棗,思考的機會都無,又去接收訊息了。你可以叫人關了手機和電腦靜心思考一下嗎?真的這樣,大部分人都鼾聲如雷,睡著了。

  2. 王學 說:

    第一個說要歸咎關愛的人, 可能他只要有關愛動機才能引發求真的行動. 有些人若不是因近親至愛出了什麼問道, 他們不會去尋求知識.

  3. juotung 說:

    說是個人問題也稍微武斷了點。如你所言,該生理問題是以一定的概率出現,但這僅僅是現象觀察如此,至於實際上機率如何collapse到個案,這還是需要解釋:他到底是causa sui自因、還是他本身是別的現象的一部分。光是從機率就推論到這是causa sui,這是一種武斷。事實上,這個collapse,目前也沒有一個完備的解釋途徑,所有的解釋方式,多多少少都還有問題。

    這一點來說,我比較認同雞尾酒的作法,只要多少行得通的解釋都可以加下去試看看,在這個前提之下,生理變異只是其中一種解釋。輻射劑量與突變也是機率啊,為什麼人家的小孩不會得甲狀腺癌,只有你們這群小孩得了,於是就可以得證問題僅在罹癌的孩子身上?不關核電廠、核電政策、用電習慣的事?

    這些試圖改善或解釋(包括你我在內)該社會事件的聲浪或行動到底是什麼?到底是針對該事件的反應、應變react?還是其實只是被該事件所激發的條件反射reflect?

    以你文章所隱含的機率觀來說,應該是比較接近條件反射吧?只是這樣一來,你所指責的無知,也不會是什麼社會問題了,社會上的人就是機率性的會這樣條件反射來反省自己、反省群體。他們的生理設計就是如此,我們只能加以了解。

    • 山中 說:

      我不太明白你想說的是什麽。你想說精神病態的形成還是什麽?如果你要用盡所有可能去“解釋”一個現象,你不是在進行解釋,而是去找各種藉口好使你不用去找真正的原因。按你的邏輯,宇宙是怎樣形成我們不知,所以滿天神佛加大爆炸加我們活在模擬世界都可以是“解釋”,其實跟沒説話沒有分別。更重要的是,你打算提出什麽證據?

      我文章所指的不是機會率,而是精神病態所製造的最大犯罪。你不認識這問題你就沒辦法去想清楚,也就不能做出任何實際的改變。這就是無知的後果。社會要無知的“反省自己”,就是等於沒有反省自己。等於你不明白演化論,所以說生物是由神創造的,結果你就不能明白生物、基因和醫藥的關係。或許社會的人普遍不能明白演化論,如此這個社會就會倒退、醫藥不能發展起來。你明白了問題沒有?

      • juotung 說:

        我想說的其實就是你太武斷,其他的看不懂也沒關係,主要是物理、統計、哲學上的說法。

        那些把問題歸因於社會、家庭的,其實也認為自己看到了砂鍋大的證據,就跟你沒兩樣的(其中某些也很有說服力)。當然你有你的素養、有你的專業堅持,完全有充分的理由來捍衛你的結論,但如果你認為除了你提出的東西之外,其他的努力都是出於對此問題的無知,那就是另一回事。你唯一不科學的就是這裡。如果我去看一個醫生,醫生告訴我除了醫學之外的療法都是無知,那我會選擇離他遠一點。敵視科學是不對的,但把科學神化一樣有問題。好比說你一直強調證據,那把引用文獻中「美國人口中每一百人約有一人…」解讀為你文中的「每一百人約有一人」就是很大的瑕疵了。

        你好像不太喜歡「解釋」這個詞,認為你所用的科學方法沒有解釋的成份在裡面。殊不知,你拿同樣的證據給我看,我反而會認為那些「沒有」精神病態卻又去犯罪的,那才是高危險。美國監獄裡百分之20-30是精神病態者,那就表示高達70-80%是「所謂的正常人」不是嗎?這種人到底哪裡正常?他們不自大、不虛浮、情感不流於表面、能明白他人感受,但這些正常人還是犯罪了?ok我們現在得到正常人犯罪平均砍人數是1人,精神病態者犯罪平均砍人數是2.5人?病態者多砍一點也正常吧?可是正常人少砍一點卻也沒有什麼病態?

        以上胡言亂語,當然是找碴,但也有嚴肅的成份在裡面,就是我們其實也不太知道,「生理上來說」,到底循規蹈矩是詭異、還是規範無視才正常。我們當然不知道,因為「犯罪」根本就不是一個生理學概念(這你得問問法學)。

        精神病學領域的James Gilligan對於犯罪的社會、教育、家庭脈絡就有比較多的著墨,同時也反對單單從生理、基因角度去解讀犯罪現象。

        http://en.wikipedia.org/wiki/James_Gilligan

        • 山中 說:

          坦白說,“醫生告訴我除了醫學之外的療法都是無知”,我沒有時間理你這樣的無知説話。你可以去找神醫、找巫醫、吃仙丹、吃沒有驗證過的草藥,你死是你的事,但請你不要亂説話,製造噪音影響他人。

          既然你要說自己是胡言論語,自己胡思亂想,以爲隨口亂説的就是道理,那就坐下閉嘴吧。

          • juotung 說:

            呵呵。如果你以為除了醫學之外,只剩下神醫、巫醫、仙丹、沒驗證過的草藥,那這距離無知,我看也有限。

            掰。

  4. Daniel Chow 說:

    學校,家庭,和社會的教育,已經不再講求,也不鼓勵反省自己了,凡事都先責難他人。看看最近發生的若干社會事件,證明了人們只是要說:一切都是別人的錯,我不需要承擔,所有的都是社會體制和政府欠我的。這才是目前最大的社會問題。

  5. joankwok 說:

    極同意!!,你往往寫出我心中的感受!我時常想為什麽社會上主流意見的人腦袋的思考方法如此不堪…………很希望你能
    继續寫下去。

  6. 山中 說:

    Reblogged this on 山中雜記 and commented:

    臺灣發生一名4歲女童受害的隨機凶殺案,社會又會重覆之前的爭論。有些問題我已經解釋過,不重覆了。

  7. 張月蘭 說:

    捨本逐末的處死或不處死口水戰爭何時了?
    公僕欺主、奸商害命、惡霸凌弱愈益猖獗;社會正義愈益空虛, 即是行政貪奪無義 ; 執法是非顛倒而滋長的滿身惡瘤。
    因此,鄭捷一人的死活並非是杜絕後患、匡正社會的關鍵。

  8. kg 說:

    以為「鄭捷是個人問題」與社會無關,可能那才是真正的「無知」。
    其實Elliot Rodger和鄭捷兩人的言行舉止都符合一種被稱為「無差別殺人事件」。
    何謂無差別殺人事件以及成因為何?
    http://pnn.pts.org.tw/main/2015/06/08/%E3%80%90%E9%9A%A8%E6%A9%9F%E6%AE%BA%E4%BA%BA%E4%BA%8B%E4%BB%B6%E3%80%91%E4%B8%8D%E6%95%99%E5%8C%96%E4%B8%8D%E7%A0%94%E7%A9%B6-%E6%9D%8E%E8%8C%82%E7%94%9F%EF%BC%9A%E5%9C%8B%E5%AE%B6%E7%84%A1%E5%B7%AE/
    「無差別殺人不是沒有目的動機,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殺人,差別在於不挑選對象。」
    「日本法務省後來歸納出失業、家庭不和、居住不安定等犯案高風險族群」;
    『無差別殺人最嚴重的問題在於:「他的敵人不是個人,是整體的社會,為了報仇,他的對象是整個社會。但無法摧毀整個國家,就隨機挑人下手。」』

    由此可見,「無知才是社會問題」其實是有人不知道這種「無差別殺人」正是與社會問題有密切的關係。

    • William Lam 說:

      你又不是鄭捷的精神科醫生, 又沒有看過精神科醫生的診斷紀錄, 怎可能判斷他的問題和社會有沒有關?

      • nc 說:

        此文作者說『鄭捷是個人問題,無知才是社會問題』,相信此文作者也同樣是『你又不是鄭捷的精神科醫生, 又沒有看過精神科醫生的診斷紀錄,怎可能判斷他的問題和社會有沒有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