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臺灣的科學盲

有兩名臺灣讀者在《邏輯歸零》之下長篇大論的留言,而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我這篇開宗明義說邏輯,但他們的留言依然是謬論層出不窮。我經常責備香港人看文章不看清楚内容就開口説廢話,想不到臺灣人也有同樣問題。

我不敢說我清楚臺灣的社會民情,但以我所看到,關於不同事件的文章、評論、輿論來看,臺灣的科學、人文水平似乎不甚高。爭論一般都先設下既定立場,然後用盡一切方法,不管事實對錯,去攻擊所有不持有同樣立場的人。如果衹是政黨是如此,我也無話可説,因爲這是政黨的天性,尤其是歷史加上總統制在製造二元極端,但擁有一定知識的大學生也是如此,這就真的說不過去。我可以毫不客氣的說,如果臺灣教育平均是這個水平,平均22k是一個很公道的價錢。(香港整體教育並不見得比你們的好,但他們人工比你們高,你們可以歸咎市場失靈。)

當然,我不相信所有臺灣大學生都是這樣,高水準的會受數量極多的低水準拖累,因此平均水平會降低。如果我們衹看低水準的這群人,我們會發現幾個共通點,就是不動腦想問題、不去搜證、缺乏邏輯思維、缺少科學知識、依賴二手三手訊息(懶人包)、衝動。總括而言就是不知道什麽是科學和科學方法,甚至可以說是害怕科學。臺灣社會到現在也是非常迷信,想來兩者應有一定的關聯。

科學是一個尋找真相的過程,而爲了有效的尋找真相和確認真相真的是真相,不是某人根據自己的想象順口開河,科學界都遵守一套守則,我們稱之爲科學方法。當讀者留言說:「一個人民應該自主去決定的事實,而不是如同文章所述,訴諸科學驗證的事實,科學驗證只是一個提供的參考科學家在怎麼跟你主張核四廠絕對安全,甚至其他核能廠絕對安全,但問題是,人民就是會害怕,更不用說科學也有可能是錯誤的,日本福島事件記憶猶新,憑甚麼拿一篇科學報告就可以告訴人民說核電廠絕對沒問題」,我就可以知道他完全不知道科學是什麽。

首先,我引用了不止一篇報告,而是衆多報告,我衹不過是沒有在同一篇文章中列舉出來,因爲文章要旨並不一樣。看來這讀者不衹是不懂科學,而是不看或看不明文章内容。第二,科學報告並不是「一篇報告」,所有科學報告都需要通過「同儕檢測」這個程序。發表科學文獻的過程是這樣:1)某甲根據數據所得發表他的結論,2)其他科學家會復核和複製某甲的研究方法和數據,去測試他的結論是否與他人的一致,3)如果衆人的測試都不得到與某甲相若的結論,甲的結論不通過科學的檢測,也就不能視爲科學結論,更談不上是「事實」。

我在《邏輯歸零》一文所引的是聯合國氣候轉變跨國工作組的最新報告,你可以想象得到,這麽受矚目的報告會有多少科學家閲讀和測試報告中的模型、數據和結論。而且報告亦會引用其他報告,這些報告亦需要通過「同儕檢測」,很明顯這不是「一篇報告」這麽簡單。如你要用「一篇報告」爲理由去質疑報告的結論,你並不是在質疑證據的合理性,而是在質疑整個科學界!科學家聽到你這樣說都會笑到倒在地上:牛頓運動定律是由他的《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所確立,達爾文的演化論是由《物種起源》所確立,我想你不會傻到去用「一篇報告」爲理由質疑牛頓運動定律和演化論這兩個科學事實吧。

這又回到《邏輯歸零》一文原來要說的話題,事實不是一個人想或衆多人想的就是事實,事實必須經過一個嚴謹的程序去證明它是事實。事實跟誰都可以大義凜然地說的「人性」、「公義」、「民主」無關,至少「人性」、「公義」、「民主」不影響事實的真實性。事實就是,地球是圓、相對論是自然定律、你從高處往下跳會因爲引力而摔死、氣候轉變刻不容緩。不管你怎樣投票,有多少人支持或反對,這些事實都不會改變。

知道事實是什麽,我們就可以去問下一道問題:國家政策應否根據事實而定?如果你回答否,我會認爲你沒有當選民的資格。我們每天的生活都是基於事實,GPS應用相對論、飛機應用運動定律、醫藥應用演化論,爲何去到國家政策我們就可以置事實於不顧,而衹看選票多少?要不要公投決定醫藥監管應否考慮病毒演化的因素?假如大部分選民都不相信演化論,而又讓他們決定相關政策,你有沒有想過會死多少人。我可以告訴你一個事實,上一次一個國家不理事實去制定政策,結果數以百萬,甚至千萬人因爲饑荒而死亡。有沒有聽過什麽是三年困難時期」?

現在的事實是,氣候轉變會製造世界性的極大損害,我們需要大量的減少溫室氣體排放,而且要快。再生能源技術還沒成熟,而且受環境限制,如果在現階段廢棄核能,又要維持經濟水平和生活質量,唯一選擇就衹有增加燃煤發電,因此增加溫室氣體排放。因此世界環境和能源專家的共識是,要應付氣候轉變,世界各國需要用上所有技術,包括核能,去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反核人士愛說風險,但每次都忘了說氣候轉變的風險。他們所要的不是「百分百絕對」安全,他們衹是將氣候轉變的風險推給其他人,好使自己不用承擔核能的風險。

再說,世上有什麽是「百分百絕對」安全的?稍微懂得科學的都知道,你到街上跑一圈也會有一個很微的概率說你會被車撞死。你要「百分百絕對」安全,唯一方法就是什麽都不做,但你什麽都不做也會有餓死的風險。更何況,我們知道不建核電廠也不是「百分百絕對」安全,燃煤發電會製造空氣污染,空氣污染會致人死亡,衹是你平常看不到,媒體沒有報導而已。燃煤發電也會致人死亡,世界性的空氣污染就會製成氣候轉變、海平面上升,有無數土地會被淹沒,有無數糧食會失收,有無數人會失去家園,有無數人會死亡。低陸地區和太平洋島嶼住民受因爲海平面上升失去家園,你要不要提供地方收留他們?假如反核者不是持有雙重標準,他們應該一併反對所有發電方式:風力和太陽能發電也會製造大量污染。到時的問題就不是要不要建核四,而是要不要回到狩獵與採集社會。

應付風險的方法並不是「無爲」,因爲無爲也有無爲的風險。正確的方法是認識它,知道它是怎樣產生,概率和影響有多大。世上所有的「核事故」都不是核電廠正常運作時出現的,風險出現都是人爲疏忽所致。人爲疏忽的風險可以透過訓練和工作安全規則去降低,就算人爲疏忽不可避免,所有核電廠都會有大量安全措施去防止輻射擴散,所以我們除了切爾諾貝爾外沒有重大和直接的人命傷亡事件,常常提到的三哩島(跟福島同級)更是一個人也沒有死。

也就是說,這個風險是可以防範和控制的;放棄可控的風險,而去擁抱不可控的風險—氣候轉變,這不是很愚蠢的事嗎?民主和透明政府的作用就是要讓重大決策的風險變得更爲可控,讓民間介入監管,防止日本那樣立法、監管、產業過密關係的問題。如果你告訴我臺灣的政府太差不能有效監管核電廠,你其實是要放棄民主,而不是核能,因爲你認爲不管你做什麽民主機制都不會進步,不會有任何效力。你提倡用公投來決定重大政策,其實是用多數人的暴政去取代民主。

如果你真的要投,麻煩預我一份,也預全世界人一份,因爲你的決定會影響到我們,你的溫室氣體排放會跨越邊界,影響到我們的健康。所以我會贊成修改公投門檻,改到讓世界所有人都可以投票。你要將「民主」、「正義」挂在嘴邊,那麻煩落實民主,停止用少數人的愚昧去影響世界的命運。

你能看著落後國家(靠農作爲生)、低陸地區人民的孩子和孫子的眼睛,然後信誓旦旦地告訴他們停用核能必然能百分百絕對阻止氣候轉變嗎?

(文章稍長,因爲我要用文字解釋基本的邏輯和科學知識。唉。)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傳媒水平,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7 Responses to 致臺灣的科學盲

  1. DL 說道:

    反核電人士應該也是環保人士,既然是環保人士,那就應該要以保護地球環境為第一優先考慮才對。

    核能或天然氣發電,哪一種方法會更好地保護地球環境?

    核能來自於地下的礦石(鈾礦),發完電後又把其埋回到地底下,回到它原來的地方,對地球氣候變化沒有什麼影響,核電對空氣污染是零排放,可以說是沒有污染到地球氣候。

    但天然氣發電則不同,天然氣雖然也是來自地下,但開採天然氣的過程需要向地底注入高壓水(Fracking,http://en.wikipedia.org/wiki/Hydraulic_fracturing),
    此舉已被西方各國環保團體認為會嚴重污染地下水源,並且人為加注多量的水到地下岩層之間會觸發可怕的地震,造成災難;而更大的問題是開採天然氣的同時會使地下的甲烷(methane)氣體溢出到大氣裡,而甲烷的溫室效應比二氧化碳的溫室效應更是高超過20倍!(http://epa.gov/climatechange/ghgemissions/gases/ch4.html)對地球氣候造成很嚴重的影響。

    很明顯,核能發電比起天然氣或煤都對地球氣候更加環保。

    如果環保人士是因為「人民就是會害怕(核電不安全)」而反核電的話,那麼用天然氣或煤對人的健康又是否更安全?
    又是很明顯,天然氣或煤均會造成嚴重的全球溫室效應,引致更多自然災害(單是每年死於颱風的人相信就已經比死於核電的人多得多);還有因為空氣污染而增加了各種疾病和癌症的發病率以及死亡的人也是毫無疑問比核電廠事故死的人多得多!

    死人更多的不去害怕?反而死人少得多的「人民就是會害怕」?

    請問反核電人士,你們是怎麼想的?

  2. K君 說道:

    不知山中兄知不知道 台灣大學學位 QE 極嚴重, 幾乎所有高考畢業生也能進大學
    是大學生也沒什麼大不了
    衰 D 講句, 高考 考幾多分都有大學升, 阿豬阿狗都係大學生碩士博士

  3. yungcf 說道:

    其實早有人估算使用各種能源的死亡率, 核電最低, 煤電是核電的4000倍, 只是死的是其他地方的煤礦及採油採氣工人, 不是台灣人, 他們視而不見吧. 說核電不安全的人, 是自恃性命比其他人矜貴?
    http://nextbigfuture.com/2011/03/deaths-per-twh-by-energy-source.html
    至於減排問題, 40年來法國及丹麥的不同道路實踐, 以證實核電比風電可行, 丹麥每度電排放的CO2是法國的7倍.

  4. DL 說道:

    //有沒有聽過什麽是「三年困難時期」?//

    造成「三年困難時期」的主要原因,是中國當時受其幾千年皇帝社會的文化影響,存在著兩個致命缺陷,造成了「三年困難時期」餓死幾千萬人的人間慘劇:

    「大躍進3年 3500萬人非正常死亡」
    http://news.sina.com.hk/news/20140111/-9-3163023/1.html

    第一個致命缺陷是:獨裁專制體制。
    中國當時實行的是皇帝式獨裁專制體制。在這種完全沒有民主可言的體制下,儘管當時朝廷內(中共高層內)有不少「諸侯」(例如彭德懷等人)已向皇上(毛澤東)進言告知社會上已出現問題,但毛卻認為彭德懷等人是想奪其皇位,有作反之嫌,於是把彭定為「彭,黃,張,周反黨集團」之首監禁起來。在那種完全沒有民主的獨裁體制之下,即使不少人明知有錯,明知社會出現問題,但在獨裁專制下誰出聲誰死,那誰敢出聲?於是在獨裁之下釀成慘劇。

    第二個致命缺陷是:錯誤的信仰。
    信仰的「威力」非常巨大,信仰可使人不思悔改。當時中共信仰當時蘇聯的「社會主義」做法,毛就是堅持其信仰「走社會主義道路」,學蘇聯的「集體農莊」在中國搞「人民公社」。這樣的信仰導致了幾千萬中國人失去生命。

    • K君 說道:

      DL 兄, 在上貼已想回你
      你多次指出了中共有多衰 獨裁體制有多衰, 但這不能相提並論
      無論中共和老毛, 獨裁政府, 專制政權如何萬惡, 也不代表台灣這些 “民主" 是對的。

      你說的這兩致命缺陷, 現在還不正在台灣發生嗎??
      pt 1:現在有"民主" 但人民不用腦
      pt 2:錯誤的信仰嘛, 引月 William Lam 兄上貼的留言
      “民主是十分重要,但有人認為民主可凌架一齊價值觀(而不是互為因果),甚至連科學都可無視,那……"
      分別只是問題出在老毛還是人民身上, 統治者的暴政跟人民的暴政而已

      引用山中兄上貼的結語
      “這是我們希望看見的「民主」嗎?今天推動「民主運動」的大學生衹能發出這個水平的言論,問題已經不是民主和什麽是民主,而是什麽時侯社會不再用腦、邏輯和證據去想問題,並且認爲自己口中吐出來的字句就是真理?不知道對錯,你有民主有什麽用?結果衹會是多數人的暴政。"

      • DL 說道:

        當然,當年還當年,不是說等於現在。歷史只是一種借鑒,希望不要重蹈歷史覆轍而已。
        民主是一種讓民眾有機會發出不同聲音的做法,禁止發出不同聲音又變成獨裁,但允許發出不同聲音又說是「多數人的暴政」(其實那些人大概也不代表等於是大多數台灣人),那你認為應該是允許還是不允許好?

        • K君 說道:

          “允許發出不同聲音又說是「多數人的暴政」", 你這結論實在太跳躍了吧,
          這根本是不同的事, 你漏掉了 “訴求有沒有理性思考及分析合不合理"。
          提議你放下本身對 “民主" 的固有立場及理解, 看多幾次山中兄上一篇 “邏輯歸零"吧。

          允許你發聲, 並不是你提出訴求後就自動等於你的訴求合理 + 對方必須答應你的訴求。

          • DL 說道:

            //“允許發出不同聲音又說是「多數人的暴政」”, 你這結論實在太跳躍了吧,這根本是不同的事, 你漏掉了 “訴求有沒有理性思考及分析合不合理”。//

            我想澄清一下你說的「這根本是不同的事」,是指「允許發出不同聲音」和「多數人的暴政」這兩樣東西?
            還是指「允許發出不同聲音」和「訴求有沒有理性思考及分析合不合理」這兩樣東西?

          • K君 說道:

            是指 “允許發出不同聲音"(A)、"提出訴求後就等於你的訴求合理"(B)、"對方必須答應你的訴求。"(C),這三樣東西並沒有必然關係,不少人卻很跳躍地認為 A 之後就是 B,C,尤如食物進小腸之後就是大腸 之後是直腸。

            “允許發出不同聲音又說是「多數人的暴政」” — 這是你說的不是我說的,應該由你解釋。
            「多數人的暴政」山中兄已解釋了很多,完全不明白為何你能有此結論。

          • 山中 說道:

            K君,

            DL就是喜歡忽略重要步驟不提,扭曲他人的説法去滿足自己的想法。所以你見我是完全不理他。

          • DL 說道:

            //….這三樣東西並沒有必然關係,….//

            你說得對啊,既然A,B,C並沒有必然關係,

            那麼說 “這是我們希望看見的「民主」嗎?今天推動「民主運動」的大學生衹能發出這個水平的言論,問題已經不是民主和什麽是民主,而是什麽時侯社會不再用腦、邏輯和證據去想問題,並且認爲自己口中吐出來的字句就是真理?不知道對錯,你有民主有什麽用?結果衹會是多數人的暴政。”

            我絕無意去「扭曲」他人的說法,但這上述的說法是不是會讓人覺得是把“提出訴求後就等於你的訴求合理(B)” 和 “對方必須答應你的訴求(C)” 與 “允許發出不同聲音”(A) 這種「民主運動」扯上關係?
            若然是的話,那會不會是犯了「不相干」的邏輯謬誤(fallacies of relevance)?

          • K君 說道:

            你真行, 我明明說的 “允許發出不同聲音" 你就拿去說山中的 “民主運動"
            明明是你自己拿不相干的東西去穿鑿附會
            明明應該是你去拿出論點證明自己的穿鑿附會,為何又是把球推給他人?

            山中兄你講得很對,
            這貨的確是為了自己支持的立場什麼也說的出來,咩都夠膽死。
            你說得越多他就可以有更多材料去扭曲你,對付這類人,的確需要 "必要的沉默"。

  5. dokitooi 說道:

    DL︰
    你將民主精神的本質,和民主在實行中的問題混淆。

    民主精神本身是好,但是請記住︰民主是社會達至善治的手段,而不是一個神,再好的汽車,放到沒車牌之人的手裡時,仍然只會發生車禍。當民主異化為「多數人暴政」時,這個民主社會(留意是社會本身,而不是民主固有的精粹)就是出現問題。

    這個世上並沒有「民主無誤論」。

    • DL 說道:

      dokitooi:
      你似乎是「異化」了我的意思,使之容易被「駁倒」。

      //這個世上並沒有「民主無誤論」。//
      我沒有說過這個世界上有什麼東西是無誤的呀?我批評反核人士就是認為他們有誤呀。

      //….再好的汽車,放到沒車牌之人的手裡時,仍然只會發生車禍。//
      你的比喻很好呀,如果連汽車都無,那就肯定不會發生車禍了,是嗎?
      那每年發生那麼多車禍,死那麼多人,那怎麼辦?是不是要禁止有汽車?
      所以我問「應該是允許還是不允許好?」,就是這個意思。明白了嗎?

      看來是「你將民主精神的本質,和民主在實行中的問題混淆。」,不是我呀

  6. 引用通告: 致臺灣的科學盲 - dropBlog

  7. 引用通告: 致臺灣的科學盲 | PHP News

  8. dokitooi 說道:

    DL︰
    原來是我誤解了你的意思,在此向你道歉,並且收回對你的質問,很是抱歉!

  9. 臨時貼上 說道:

    http://vicsforum.blogspot.tw/2014/04/blog-post_24.html 不論企業如何壓低用電量,廢核後都要面對電力短缺的局面(但我認為台灣幾年後就會重啟核四)

    • 山中 說道:

      日本都要重啓,德國要輸入法國核電。現在反核的都衹看一面卻不看另外一面。節能有個限度,它不是解決方法。生產ethanol也需要大量電力。

    • DL 說道:

      「一個人的無核生活」通篇只顧自己「我如何過活」,他完全沒有想過電力不足工廠就會停工,工人就會失業;當電價高漲生產成本大增也一樣可會導致工廠經營虧損而引致裁員。當缺電而造成社會大量工人失業時,他有想過別人怎樣過活嗎?

  10. dokitooi 說道:

    很多時候反核者著眼點往往放在「不應以發展經濟來犧牲環境/安全/子孫福祉……」

    但是現在已經不是單純「發展經濟」這麼簡單了,而是現代社會的運作本身就需要極龐大的能源,一個人日常生活的能源需求,怎可以和一個城市、一個都會以至一個國家的能源需求作對比?醫療、供水、供熱、交通、應急服務等等都需要穩定而龐大的能源作支援,「不應以發展經濟來犧牲環境/安全/子孫福祉」?抱歉所造成的社會損失,絕對不是少幾個銅臭錢(經濟損失),而是死人塌樓。

  11. 說道:

    我個人不反對核能,但是我也反對核四:實在是因為興建核四的過程有太多的不確定性。
    無論是施工過程統包和分包的爭議,不斷延宕的工程時程,有別於核二核三的工法,以及台灣積弊已久的回扣文化和便宜行事。
    而這一竊問題的癥結點,其實就是一句話:"人民已經不信任政府了"

    您的文章致力於邏輯分析,然而對於核四安全(請注意,僅針對於核四)的不安
    從一開始就是源自於一個無法以邏輯分析的因素;畢竟你要怎麼度量社會對執政團隊的不信任感呢?
    從洪仲邱事件,服貌爭議和太陽花學運這一連串事件,許多台灣公民已經開始質疑政府了
    連財政部關於貧富差距的報告文件都會隨便消失,那麼又該如何相信政府公布關於核四的相關數據呢?

    • William Lam 說道:

      1。其實你可自己想想不斷延遲的最主要原因,政治因素是否比技術因素更重……
      2。關於核四安全問題,我們實在不知有多少是真,有多少是台媒的誇張化(這裏更沒有計多少流言蜚語)……不過馬政府好像已表明會有獨立的安全檢查報告吧!
      3。質疑歸質疑,但我看到反核人士提出的論述,會反問究竟有多少是合理質疑……另外我也會懷疑台媒提出的問題,究竟有多少是真的問題……

      其實還有其他的論點,不過要工作,且家中電腦壞了,用手機上網寫東西不方便,明天再談吧……

    • DL 說道:

      那之前的核一二三也都是同一個政府搞的呀,雖然不等於以後不會不出問題,但至少如果核一二三沒有出什麼大問題的話,那麼現在技術比以往進步了並且在建造和運行核電也積累了幾十年的經驗,那核四應該也不會差得太多。就如雖然無人可以保證飛機輪船不會不出問題並且你也可以有很多理由懷疑政府對航行安全監管不力,但如果因此而要禁止飛機輪船的話那將會為民眾生產和生活帶來很大的影響,那又是否要禁止飛機輪船呢?

      • 說道:

        這裡便是前面提到的問題,核一核二核三都採取統包,只有核四工程是用分包的;
        核一核二都是美國奇異公司得標,核三則由美國西屋公司得標
        核四則由台電負責。
        這也是為什麼核四有別於其他核電廠引發這麼大的爭議

        • DL 說道:

          核四的反應爐也是美國奇異公司的,是否會洩漏也是在這個部份,其它的發電機組並沒有輻射也沒有洩漏問題。
          如果核一二美國奇異公司的產品用了那麼久都沒有問題,那麼再用同一家公司的產品應該是不用太過擔心。相信反核其實是政治因素佔的比重比實際可能的洩漏要大得多。某些政黨利用政治炒作使台灣人產生害怕核的心理陰影從而可使該黨支持度增加,這可能才是「核四有別於其他核電廠引發這麼大的爭議」的真正原因。

        • Walker 說道:

          這篇就是一個科學盲的例子啊,核一核二核三跟核四一樣,都是用分包的,不要再扯什麼拼裝車的謠言了。

          核四有別於其他核電廠,引起爭議的原因,就因為蓋核一~核三的時候,民眾不懂,所以沒爭議;蓋核四的時候,民眾以為自己懂了,所以引起爭議,但是實際上,多數的民眾還是不懂

          • 山中 說道:

            其實有點常識的都知道所有大型工程都是所謂的“拼裝車”。企業有專工,有價格競爭,分工才是合理。最重要的是安全標準,沒有道理說全包的就必然符合安全標準,車諾比也是全包的,所以它就安全嗎?這些謠言早就給人拆穿了,衹是反核爲反而反,不去看而已。

    • 山中 說道:

      「無法以邏輯分析」,那就是你無理恐懼,又不去搜證,那是你的問題,與他人論述的正當性無關。正如你怕鬼,科學家告訴你沒有鬼,你卻堅持要説「人民的恐懼是真實的!」又堅持要找捉鬼敢死隊。你一個人去找捉鬼敢死隊沒問題,但你要全社會、全世界跟你一起瘋,你就大有問題。

      你不看臺灣政府,可以看歐盟的http://ec.europa.eu/energy/nuclear/safety/stress_tests_en.htm,下來你是否要說歐盟跟臺灣政府有勾結?

      • 說道:

        我想問題在於要如何客觀搜證吧?我知道歐盟的報告提出來是沒問題的,但是那些測試數據又是誰給的呢?假若能夠透過搜證去思辨所有的問題,那麼我也會很開心。
        但是眼前的癥結點就在於政府屢次提供不實際的資訊,那你又要我如何相信這次核四提供的資訊是正確的呢?
        http://www.wetalk.tw/thread-12218-1-1.html
        您可以看到政府喊說會缺電喊了20年
        放羊的孩子說謊三次就沒人信了,台灣人道是很老實地聽了20年的話

        • 山中 說道:

          你有沒有看核能流言終結者?臺灣不建核電會缺電沒錯,但這不代表它不同時建其他電廠,例如燃煤電廠,過去臺灣的燃煤比例在二十年間一直在上升啊。不要想到一想不到二好不好?

          • William Lam 說道:

            山中,我在那裏看到某個反核人留言,竟然說減排是大國的責任而不是台灣的責任(那人還自稱大學生)……看來在他們眼中,煤電根本不是什麼一回事,他媽的!

  12. 說道:

    順道提一件事好了,您在文章中提出了"迷信"這個詞
    我認為這是個很好的切入點
    畢竟過去楊志良先生提說台灣人理盲而濫情
    我自己也有著很深刻的感受

    然而目前存在於台灣最大的迷信,正是對於政府無條件的信任;
    這也是這波反對浪潮中開始被破解的迷思
    在過去黨國教育下,官大學問大的思想被深深烙在民眾的心理
    所以過去是不會有人質疑政府的行為
    人們是鄉姓官員們具備著相當程度的專業

    然而隨著網路世代的興起,越來越多獲得資訊的管道下,
    我們理所當然地開始懷疑政府的專業性
    例如在先前服貿的簽訂談判,很明顯的發現政府和企業之間是缺乏溝通的,
    對於專業領域的了解也不夠深刻,才會訂出對很多產業來說匪夷所思的條件

    回到這篇文章本身,認為只要搜證就能夠做出明確判斷不也是一種迷信嗎?
    您為什麼會無條件地認為資訊提供的管道必然是正確的呢?
    尤其是當一個國家一直公然對國民說謊的情形下
    信任到底是從哪裡產生的呢?

    • DL 說道:

      「迷信」的成因相信主要是迷信者自己缺乏科學知識而與他人或政府並無必然的關係。

      例如有人信有天神,主要原因還是因為那人自己缺乏科學知識之故,而不是因為政府欺騙他所至。因為當你有科學知識,即使政府想要欺騙你,你也不容易被不科學的東西騙倒的。

      核四是否安全你大可不必聽政府講,你也不需要相信政府,你只需在網上查一下核四反應爐的廠家美國奇異公司的安全記錄,查一下世界上已在運行的幾百座核電廠發生廠外洩漏的是否少之又少,核電廠對空氣的污染是否少之又少……等等很多有關核電廠的知識和資料你都可以從各種國際組織或機構處查得到,不明白你為什麼不相信自己?你一定要聽政府講?

      由此可見,所謂「不相信政府」可能是反對黨用來欺騙和愚弄民眾的藉口而已。在民主社會裡根本就沒有「要相信政府」這回事,民主社會裡的政府是用來給人罵的,不是用來信的。你看看奧巴馬政府是不是經常被人罵?英國政府,加拿大政府,澳洲政府哪個不是經常被人罵的?

      政府所在地距離核四只有二三十公里,如果洩漏的可能性真的是高的話,政府比你更加驚啦!

    • sccot 說道:

      敝人只是覺得同樣一件事物,只要換個公司兜售,瑕疵品就變成精品,而精品就變瑕疵,核四由國民黨發建,民進黨執政初期停建,爾後執政中期復建,在執政末期再次宣布停建…核四的建設費用有多少錢是停建違約金?復建又花費多少錢?人民是盲目的,與邏輯已無太多關係,扯上政治時使用的腦袋與日常部份不同,是使用感情思考,而非理性與邏輯

      • 山中 說道:

        用感情"思考",就難以提出正確而有效的政策,亦容易成爲政黨的利用對象。現在常説“民主”的人也是在利用這種情感上的衝動。

  13. dokitooi 說道:

    「然而隨著網路世代的興起,越來越多獲得資訊的管道下,
    我們理所當然地開始懷疑政府的專業性」

    問題是你說的這些資訊,在先天上是否必然具備超於政府資料的可信性?
    現在在網絡上流傳的很多所謂「懶人包」,更多的是精心操作過、被扭曲過的文宣材料

  14. hkwany 說道:

    聶 says反核四
    究竟他們反的原因在安全還是對經費預算有懷疑?那方面多些?

  15. 引用通告: 致臺灣的科學盲 | Eternal iNsAniTy

  16. K君 說道:

    民進黨太有才了, 這些已覺醒人類 竟然可以進化到 “用愛發電"
    不給諾貝爾科學獎給民進黨真的不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