鈾-235

看到港、臺兩地都有很多反核的謬論,我將會寫一篇嘗試一次過回應常見的錯誤。

網上可靠的資料有很多,就差在論者有沒有心去找,放下成見去理解和明白。搜查和閲讀這些資料大約花了我一小時,祇需要非常少的時間,當然,如果你明白經濟學、科學和英文,那將會有很大幫助。這衍生出一個問題,爲什麽我要代替記者去做他們應做的工作?他們是否應該將已經就很微薄的薪水交給我?到此我祇能再説一次,知識很重要,它關係到你閲讀什麽,理解什麽,而很多人是因爲不理解、不明白而對一些事情產生無理的恐懼,也就不能對問題找出合理的應對方法。對自由貿易是如此,對核能也是如此。

如果要簡單總結我的論點,現在各國,尤其是亞洲國家之所以擴大核能生產是有兩大原因:1)大幅減少溫室氣體排放;2)核能是最有成本效益的發電方法。如果不是爲了應付氣候轉變,真的不會有人去理要不要生產核能,我們大可以繼續用煤發電。但你要用繼續用煤發電,你不需要等到核電廠爆炸,地球二十年内就可以宣佈玩完,而核電廠出重大致人死亡問題是非常罕見的事,主要都是由不能預見的人爲錯失和天然災難所導致。

亞洲國家重視核能是因爲它的巨大成本效益優勢。亞洲國家不像美國,有大量的天然氣出產,有沙漠供大規模太陽能發電;香港臺灣潮濕,太陽能的規模始終受限。風力發電的成本效益很低,也受地理限制。面對條件限制,你要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減少用煤,再生能源又未能取代現有發電方式,又要維持甚至增大發電量,最佳選擇就是使用核能,先爭取時間逆轉氣候轉變這個全球性危機,等再生能源技術足夠成熟再慢慢取代核能。我不明白爲何這麽多人不理解這個概念。

如果你單純的認爲大多數人反對核電,所以政府就必定不能建核電,你這個想法跟現實有很大的差距。首先,民主不代表你口中「多數人」就能決定問題。民主需要依據一定機制,而用代議制就是要避免多數人胡亂作決定的問題。你可以批評政府的論述軟弱不能説服多數人,那可能是政府的無能,但這並不代表「多數人」的想法就必然是正確的想法。第二,國家除了對本國人民有責任之外,它們也要對他國負責。世上有國際條約、協議,而且你本國的行爲也可以越過國界影響到他國的人民,經濟學稱這個現象爲「外部性」。

所以,你不能單從本國的角度去想全球性問題,你也不能將世界劃開幾塊,然後各家自掃門前雪。所以你要真的有意義的參與政治,你必須明白如何根據條件限制和成本收益作取捨,制定在一個時段内合理、有效、可行的政策,而不是完美,完全不會有任何負面影響的政治,這叫做治國。這問題留待另一篇文章,題目都已經想好,叫「經國濟世」,如果我因爲其他事分散了注意力忘了寫,請記得提醒我。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經濟學, 傳媒水平,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6 則回應給 鈾-235

  1. William Lam 說道:

    這其實算不算是香港科普教育失敗的結果?

  2. DL 說道:

    //我不明白爲何這麽多人不理解這個概念。//

    一些人對核電的恐懼很大程度要歸咎於傳媒報導的副作用(side- effect),使人們在心理上對被報導的事件產生「放大效應」和留下難以磨滅的陰影。

    例如近年最嚴重的兩次核電事故–2011年福島核電站和1986年當時俄國烏克蘭切爾諾貝爾(Chernobyl)核電廠爆炸,均是造成了很嚴重的影響,而傳媒的報導也更加使得人們心中留下陰影。

    但如果統計一下單是中國從1986年到2011年這二十多年來死於煤礦事故的人數其實是遠遠高於在那兩次核事故中死亡的一百多人(中國一兩次礦難死亡的人就已經可能超過一百多人),而因燃燒煤炭而造成空氣污染而死亡或致癌的人數相信也是遠高於受核事故污染影響而死或致癌的人數。

    在其它發電方法(例如風力太陽能或者水力和天然氣等等)還遠未能達到可滿足人們生產和生活所需的情況之下,選擇煤炭發電還是核能發電相信就是屬於「兩害取其輕」的選擇。

    如果傳媒能夠報導一下因為開採煤礦和因煤炭造成的空氣污染而直接和間接死亡的人其實是遠遠高於核電事故所造成的直接和間接死亡的人的話,那恐怕人們就不會寧願選擇死人更多和污染影響更大的煤炭發電了吧?

    (當然,其實中國政府也應該公佈多年來煤礦事故的死亡統計數字和因燃燒煤炭造成空氣污染而致癌致病致死的統計數字,不要因為在沒有反對黨監督的專制制度下為了顯示「政績」而只報喜不報憂,這種不民主的專制制度會使得民眾得不到相關資訊而無法作出正確的判斷,到頭來又怪民眾愚昧,那其實是所有專制者在實行愚民政策時所造成的惡性循環而已。)

    • William Lam 說道:

      你說的也沒錯, 但山中主要講港台兩地的情況. 這兩地的情況更多是來自兩地傳媒、科普教育及本土政治派系的問題……
      台灣的科普教育水平還是較高, 至少我可以看到銷量及水平較高的中文版科學雜誌. 然而傳媒的破壞力實在太大了: 你想像一下, 連電視新聞或時事探討性的節目都給搞成像花邊新聞或吹水佬吹水般, 如何向受眾傳播科普知識?? 另一方面政治問題帶來的影響也很重要, 因為對家民進黨也有利用反核四問題起家的.
      香港的媒體雖然沒台灣那麼差, 但在科普訊息傳遞上仍然較失敗, 而且學校/學界的科普教育也不見得成功; 政治上, 核能問題也開始被本土主義吸納其中(核能涉及本港能源安全的問題), 而本土派某些旗手也拿反核作為其政治主張之一, 前中學教師及"號稱環保份子"譚凱邦先生即是一例(雖然自從他走向本土派後, 其他環保團體似有意無意的避開他)……

      • DL 說道:

        是的,港台兩地本身並沒有什麼煤礦生產,不可能知道生產煤礦的人命代價有多高。如果全球最大的煤礦生產國中國能夠提供因開採煤礦而造成人命傷亡的統計數字和因燃燒煤炭而造成空氣污染引致有關癌症和死亡的統計甚或是估算資料的話,那也絕對肯定會使那些反核的人看清楚到底哪種方法死的人更多(甚至是多得多)以及污染和禍害都更大。
        有具體數字民眾自己也能夠作出清楚的判斷,不容易被騙。

        • William Lam 說道:

          我會懷疑全球化視野比較狹隘的台港兩地普通民眾, 會否關心這些數字(我不要核就不要核, 理鬼得世界會多幾多二氧化碳或者鬼國死多少礦工)……

          • DL 說道:

            雖然普通民眾通常都是沉默的大多數,但是當污染殺到埋身的時候恐怕也不會完全不理。

            例如一個100萬千瓦的燃煤發電廠(約可供香港全年用電量的1/5)年耗煤量約300萬噸,若用鈾則只需約1.25噸(相差2400倍之巨!)。

            更大問題的是300萬噸煤會產生675萬噸造成溫室氣體的二氧化碳,會產生灰塵30萬噸,還有氮和硫的氧化物4萬噸,更兼且還有有害的PM2.5排放等等;
            而用鈾則完全不會有幾百萬噸的有害污染物排放到香港附近,那對香港自身乃至地球都是非常之環保的能源。

            既然「綠色」或環保人士也懂得說排放大量溫室氣體和其它有害物質會造成全球溫室效應(香港也無法獨善其身)和會引致更多大的自然災害,並以此作為他們的賣點去吸引民眾支持的話;
            那麼如果他們反對「兩害取其輕」的選擇,反對溫室氣體零排放,氮和硫的氧化物還有灰塵和PM2.5零排放的核能發電,那他們又如何可以自圓其說去繼續吸引民眾對他們的支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