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沐三握髮,一飯三吐血

依然是提不起勁嚴肅的議論文,所以祇是簡單的說三件令人熱血奔騰的事。

一、香港有多少人染了政治狂犬病?單是爲了文憑試「必要的沉默」一題就可以驚慌失措,大叫大嚷?這樣的題目可以有很多寫法。一種是説明内心的掙扎,是什麽阻礙作者在這個場合表達意見。另一種是先説明内心掙扎,但權衡過後還是要堅持己見說出來,並且表達這種感受。又另一種是先表達自己立場,但留意到自己可能有思慮不周的地方,決定進行更多搜證再去表達和如何表達,這又是另一番感受。這種考試不是測試考生面對問題沉默不沉默,而是怎樣去用文字表達腦裏面的想法。大叫大嚷者看到這樣的考題,祇能想到考試局要求你沉默,不懂得去編故事順著題目的要求寫作但又能表達到自己的獨特意見,這祇證明了一點,這就是些人全都不懂回答題目,全都不及格。香港人文字、寫作、想像力水平之低下,實在是差得難以想像。

二、我對「試行《國家安全法》」一事完全沒有感覺,也懶得去回應。這種威脅是意料中事,尤其是你這樣高姿態事先張揚說又要引爆核彈,又要入獄,又要讓監獄不能運作又要作甚。如果你認爲極權的獨裁者不會或不應該想盡方法處理挑戰者,維護他的政權,尤其是你老是跳來跳去這麽明顯的時候,你還是到處叫他不可以這樣說,不可以打擊我們的行動,你就是磕了足以麻醉大笨象的高純度迷幻藥。當然,在香港「試行」《國家安全法》並沒有法律基礎和機制,真的要直接推行不是不可,不過那就需要使用法律以外的力量,這代表暫停香港政府的一切日常機能,實施戒嚴和軍法統治。這是不是「可信的威脅」,過去一年我說博弈論已經說到牙齒也掉落幾顆,不再說了,交由各位聰明絕頂政治天才大仁大義大慈大悲民主自由明德剛毅勇敢神武領袖學者政黨去考慮吧。

三、讀《史記‧魏世家第十四》,再看看時局和時下輿論有感:

惠王數被於軍旅,卑禮厚幣以招賢者。鄒衍、淳于髡、孟軻皆至梁。

梁惠王曰:「寡人不佞,兵三折於外,太子虜,上將死,國以空虛,以羞先君宗廟社稷,寡人甚醜之,叟不遠千里,辱幸至弊邑之廷,將何利吾國?」

孟軻曰:「君不可以言利若是。夫君欲利則大夫欲利,大夫欲利則庶人欲利,上下爭利,國則危矣。為人君,仁義而已矣,何以利為!」

我是梁惠王就會登時吐血身亡。

在這個時代,你不願意沉默,又想用邏輯、道理、事實去説明問題,唯一出路就是吐血身亡。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傳媒水平, 政治與經濟, 歷史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則回應給 一沐三握髮,一飯三吐血

  1. 我們已是中華吐血主義者。

  2. William Lam 說:

    聽風便是雨, 捕風捉影, 甚至把題目強拉至政治層面而肆意批評, 有拑制學術自由之嫌. SORRY, 這與部分支持國教的人或紅衛兵, 有什麼分別??
    或者, 陳小姐是否仍戒不掉當年在生果報染上的陋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