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兩問

鑒于最近的爭議,有兩件事值得我們去深思研究。一是大衆要怎樣去理解經濟,缺少必須的經濟學知識,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合理的評論政策,更遑論參與決策過程。如果單是聽從大多數人的主意,而不問這些主意是否正確,這些「人民的聲音」祇會是噪音,根據噪音去作決策祇會造成巨大和不會挽回的損害。

上述問題又衍生出第二道問題:到底什麽是正當的民主制度,尤其是考慮到現代通訊科技發達,每個人都有方法去表達自己思想的時候。單純的代議制可能已經不合時宜,要滿足民主的要求,現代的民主政治需要引入公衆參與的環節,但又不能直接聽從公衆的指示,直接民主因爲信息不對稱的原因,不能夠用於正常的政治運作。如果是認爲「大衆的決定」就是必須要遵從的決定,這並不民主,而是「暴民政治」(Ochlocracy/mob rule),美其名則曰「民粹」。這裡所說的「暴民」並不是指人民使用了暴力,而是大衆不根據制度和道理,使用人數的威嚇力去要求執行或阻止他們所偏好或偏見的政策。換句話說,是進行了多數人的暴政。我們要細心思考如何平衡各方權力。

用文章詳細回答這兩道問題需要時間,不是三言兩語可說清楚的事。我這篇其實已經爲回答第二道問題奠了根基,有興趣者可先行閲讀,或參考Amartya Sen的The Idea of Justice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經濟學,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 則回應給 民主兩問

  1. hustenbonbon2 說道:

    大眾的決定必須要遵從叫做暴民政治,請問利益團體請說客進政府要叫做什麼? 菁英政治? 知道為什麼會產生暴民政治,暴民運動嗎? 是不是過去幾十年這些菁英們把國家領導成這樣? 人民跟你說他們害怕沒有未來可言,你說他們沒有理性可言,因為他們讀書不多所以沒資格害怕?
    我不支持佔據立法院,破壞行政院跟警察局,我也不反對服貿跟自由貿易,但是我也不能否認人民不想再繼續忍下去,就為了維持所謂那一點點理性的表象。請用公義來說服我,不要用理性來吃人。
    人類知識跟智慧是拿來造福其他人,不是用來維持自己理性。

    我只是個小勞工,我不懂的是,自由貿易跟這些經濟協議可以幫助經濟,可以幫助國家,但是到底有沒有幫助到人民? 什麼都幫助到了,人民還是只能繼續當你口中所謂的暴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