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想與判斷

現時公衆一般認爲劉進圖一案涉及「新聞自由」,意即是中共政權或香港政府中有勢力人士下令動手。我的「判斷」是這樣:沒有證據,我維持初始立場—懷疑。

在此基礎上我可以作出推想,但我不會認爲任何一個推想會比其他更「真確」。我可以認爲某個推想的可能性更大,但那祇是可能性。而這推想過程祇不過是我在玩偵探遊戲,不能當真。我想到的每一個可能都有一定的疑點,因爲我沒有證據去幫助我作進一步的推導和排除不可能,所有可能性都是同樣的「正當」,就算某些可能性聽起來可能會更「合理」。套用福爾摩斯名言:「沒有黏土我就不能製造磚頭。」真的要玩這個遊戲,我們可以問爲何要選這個時候;如果是跟之前的報導有關,爲何這麽遲才下手?要製造寒蟬效應,越早下手效果越大。除非你手上有黏土,問這些問題祇會讓自己在原地打轉。

至於新聞自由,那是制度與系統的問題,有沒有劉進圖被襲都不會改變,這是形勢。我支持新聞自由,而從新聞自由角度去看,民間電台屬於違法、政府不將網絡媒體/博客採訪看成是記者、香港電台不能獨立成立廣播公司,這些才是對新聞自由的制度性打擊,這才需要遊行、罷工和各種各樣行動去對抗。等有人受到襲擊才想到去發動罷工、遊行,這就已經太遲了,也搞不清行動所針對的對象和希望達到什麽預期效果。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傳媒水平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則回應給 推想與判斷

  1. 通告: 推想與判斷 | dropBlog

  2. 通告: 推想與判斷 | PHP New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