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民主政黨的滅亡

民主黨中央委員林立志撰文公開讚揚政黨提名的妙處」,亦即是表明民主黨的立場,從「三可缺一」明確到公然要求政黨提名。短短一篇文章,謬處之多,有如星數,不可盡錄。這裡祇說最重要的問題,就是政黨政治應該是以什麽方式進行。林立志認爲政黨提名有利於首長制中的特首選舉,選出來的首長會因爲政黨支持而可以改變執政困難的問題(用他的説法,變得可管治」,而我極度討厭「管治」這個詞,因爲民主政治所重視的是自由和平等參與,而不是奉行家長主義,何「管」之有?),就是癡人說夢。如果不是不懂得最基本的政治知識,就是想誤導公衆。

要考慮現代民主代議制如何運作,首先需要考慮一個問題:這個政治體是採用議會制還是首長制?兩者有根本的分別。議會制奉行議會至上原則,即是國家主權由議會中的民選議員代爲形式,要組織政府有效處理國政,就要將權力交給議會中席位最多的政黨或者是議員組成的聯盟,因爲他們作爲一個整體得到人民的委任,可在議會中代議國政。因此,議會制是政黨政治的典型。說到政黨政治,第一個想法必然是議會,和採用議會制的國家,而不是其他。

而首長制則採用另一套邏輯。最嚴格的首長制(我們先不談法國的半首長制),就如美國,原則上必然採用三權分立,行政、立法、司法嚴格分離,各自獨立並互為制衡。按這原則,首長,亦即總統,負責的行政權力的運用,但他不能參與議會的事務;行政甚至不能在議會中提出議案,必須交給議員代爲提案。在這個制度中,行政機關對於立法祇有否決權,並根據否決權跟議會討價還價。但如果議會堅持不接受,以美國議會為例,它可以以2/3的大多數票,不管總統的反對而通過該法案。

很明顯,議會制和首長制的邏輯和運作方式大不相同。首長制中議會的主要功能是獨立於政府,檢查和制衡行政機關,而不是協助政府順利行政。而首長制中的政府元首也需要獨立於議會,根據他在政綱上的承諾,自行制定政策。在制度的原則上,林立志就已經錯得厲害,混肴了首長制中行政和立法的角色。而在現實和法治體系之中,首長制定的政策都需是依附於相關法案,而法案的通過與否,則很大機會取決於議會的多數黨與首長是否來自同一政黨。如果議會中是由反對黨主導,首長怎樣當選、是否由政黨提名都是無關重要。美國的總統就是經過政黨提名,但因爲議會由共和黨控制,它跟民主黨有很大的意識形態衝突,所以政府沒辦法有效執政,造成了政府關閉。這是去年十月才發生的事,林立志當時去了什麽地方?

因此,政黨政治根本不影響首長選舉,與政府的有效執政更沒有必然的關係。試想想,假設特首是由政黨提名,再在一人一票的選舉中順利當選,但議會維持現有狀況,缺乏一個執政或多數黨,特首獨立難支的狀況會否出現任何改變?答案是沒有,就算是有的話,情況也祇會變得更糟。現在特首的任命跟中央指派沒有太大的分別,而他要執政,就需要用盡各種方法和利益去獲得親中建制派的支持,維持議會中的大多數。現在改爲政黨提名一人一票選舉,特首之位不需要依賴中央的權力(單是這點就知道中央根本不會爲此談判,不過這是另一個問題),每個黨都可以派人競爭,因此,不管是選出哪一位,他都會在議會中被自己黨派以外的所有人攻擊。一人一票並不會改變這個問題,因爲如上所言,在三權分立的首長制中,政府和議會是按照不同邏輯運作;在這個制度中,政黨攻擊政府是它們的權利和義務。

到此,我們已經可以看出民主黨的政黨提名根本與事實不符,也不可能達到他們口中所說的目的;它有違首長制的邏輯、無助於政府執政、祇會加劇黨派鬥爭,而所謂的政黨政治根本不會出現。要在政黨政治之下實行「政黨提名」,唯一途徑就是放棄三權分立的首長制,將它改爲議會至上的議會制,特首由議會中大多數黨黨魁擔任。如果不能選出大多數黨,黨派可以自行組成聯合政府,推選特首。這樣的提案就變得合邏輯,就能使人相信民主黨並不是爲了自身利益,而是爲了從根本上改變整個憲政體系,使它更爲合理和有效,才會作出這個選擇。他們不提出關於議會制改革的提案,要強行在首長制中實行政黨提名,我們雖然看不見他們心裏是想什麽,但用常理就可以推測,這個選項純粹是爲了自身的利益

民主黨爲了利益而堅持政黨提名,這個問題我已經說過好幾次,不需要再增加任何論點。唯一要說的,就是公衆並不接受政黨提名,從李柱銘提出來的一刻就堅決抵制,而民主黨卻不能提出有力的論述去説服大衆(根本就不合理,所以就沒有理據),又不願意改變立場,這就是自取滅亡之道。過去幾年,民主黨已經先後在政改談判和五區公投中飽受批評,甚至唾駡,現在在這個緊要關頭又要力排眾議,公衆祇會認爲他們已經背棄民主的原則,成爲民主抗爭運動的叛徒。就算我寬容的不以爲他們是爲了利益,此舉也是無比的愚蠢。先不論中央不會接受此提案,就算它接受,你也不會得到選民的認同。要我在兩害之間選,我就寧願不選,以行動證明往後的亂局與我無關,因爲你並不是我選出來的。

所以,如果民主黨不想背上民主叛徒之名,想繼續得到選民,尤其是下一代選民的支持,他們必要當機立斷,承認自己的錯誤,放棄政黨提名。承認錯誤並不是一件羞恥的事,大方的承認反而能讓人看到你的勇氣和擔當,認爲你是值得支持的政治領袖。而考慮到大局,我也不想你們滅亡,因爲現在這個關鍵時刻,需要各界人馬同心合力的組織反抗運動;你們的消失祇對運動有害而無益。但話也說在前頭,如果你們堅持己見,其餘的民主人士就應跟你們決裂,將損害減到最少。民主黨的選擇將有重大的歷史意義,他們應該好好思考一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科學知識, Election, 體制, World Politics, 政治與經濟, 月旦評, 歷史 and tagged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則回應給 一個民主政黨的滅亡

  1. 通告: 一個民主政黨的滅亡 | PHP News

  2. 如果司徒華在生,不知道他對「政黨提名」會有什麼看法?

    司徒華(2011),《大江東去司徒華回憶錄》,OXFORD (第441頁)
    『我贊同何俊仁「不放棄底線、寸土必爭」的看法。我們確實沒有出賣民主,只是「有理、有利、有節」,去爭取民主改革。
    有理 - 提出了一個合理的改良政改方案;
    有利 - 善於掌握時機,看準中方的底線;
    有節 - 循序漸進,一步一步走向终極普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