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戴耀廷的公開信

致戴耀廷:

看到你日前在佔領中環專頁所公佈的文章,將香港人對公民提名的要求曲解爲對北京和政黨的「不信任」,實有歪曲事實之嫌,讓我感到十分憤怒。更甚的是,你沒有表態到底是支持或反對任何一種方案,亦沒有提出任何的理據和分析,說出方案的好與壞。這就是連最基本的立場都不能明確表示出來,是在和稀泥,我不能相信你的言論或行動將會對香港的民主進程有任何幫助。爲公平起見,我將在下面貼出該文的截圖(亦可見於蘋果日報網站),好讓他人能夠追查文字記錄,確認此信是針對你這番言論而發,而讀者也可以印證比較文章和此信,根據雙方理據自行作出判斷:

o1

 o2

 o3如果到現在還搞不清入閘方案、政黨提名和提委會的問題,不能或不夠膽向公衆明確和合理地說明各方案的利害,對民主有什麽實際的影響,要躲在沒有具體準則國際標準後面說所有方案都可以考慮,坦白說,我不認爲你有資格擔任一場民主運動的領袖,因爲你連最基本的底綫都沒有。我勸你不要繼續佔領中環運動,再繼續就祇會越來越醜,愧對所有支持者,濫用民主陣營的政治資本。沒有要堅守的底綫,缺少最基本的原則–模糊不清的「國際標準」不是一項原則,我實在是看不出你和開口閉口「求同存異」、「聆聽各方意見」的林健峰、林鄭月娥等人有任何分別。

公民提名是最簡單、直接、透明的制度,如果你不認同,請你提出論述和理據反駁,而不是單說政黨有多重要就能算數。政黨是重要,但民主選舉的程序不能由或任何機制所操控,更不應像美國一樣,讓政黨排除獨立和第三黨的候選人。不管是政黨或委會的確認,都對民主毫無助益,祇會有深遠的禍害。如果你不認識這個簡單的政治事實,我請你重新考慮法學副教授的職責是什麽,尤其是你說自己是憲政學者,你是否要盡認識和說出事實的基本責任?作爲一個學者,說話顛三倒四、曖昧不清,就是在用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去誤導公衆。請你好好思考一下,現在的言論有否遺背你的職業操守和學養

議會制的政治體,是由政黨推選首長沒錯,但這個政黨的推舉權,其實是來自議會中的多數黨議員的席位。多數黨的議員在議會得到過半數席位,就代表選民認同該黨主導議會兼按照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組成政府,所以他們才可以讓他們的黨魁出任首長一職。你是否要提倡議會制,推行議會至上原則,由公民提名產生、通過直選的議員組成政府?不是話你就是誤導公衆,將兩種不同的制度混為一談。

在首長制實行政黨提名,就是讓大黨控制誰可以有資格競爭祇能由一人擔任的公職。議會制國家不會出現這個問題,因爲議員提名來自選民,而他們可以在大選中公開的競爭席位,亦祇有在出現多數黨的情況下由一黨推舉出政府首長;假如大選不能產生多數黨,各個政黨就需要妥協和合作,組成聯合政府,或在少數政府倒臺後重新選舉議會制有足夠的制度保障,制度也是公開的面向公衆,防止政黨控制選舉的過程。

首長制政治體則不然,缺乏公民提名,候選人將因爲不能通過政黨這個關卡而不能進入選舉程序。連參選資格都不能取得,他要怎樣在大選中競爭?這種機制怎麽可能保證公平的選舉?這不是篩選是什麽?中央的篩選不能接受,但政黨的篩選能夠接受?共產黨也是政黨,何不索性提出讓共產黨政黨提名?我相信你用這方案去跟它談判,它一定會很高興地跟你談。到此,你是否要搞清楚自己的目標,到底是想跟中共談判,還是想香港能夠推行真正的民主政治?這是大是大非的問題,你卻要在這個關節眼上閃縮躲避,祇會讓人瞧你不起。

就算是用八分一、千分一、三又二分一提名委員會來確認,就算提名委員會變得「更廣泛」,在道理上,根本就沒有原因和必要,在本來就很直接和合理的公民提名之上,加一個機制去爲民主選舉製造一個無謂的阻礙。再者,你有什麽機制去保證提名委員能提名符合選民要求的候選人?他們不確認,或在有限的名額下,優先確認他們派系中人,你可以怎麽辦?他們一個小圈子,在背後秘密交易,你又可以怎麽辦?更重要的是,他們憑什麽,爲什麽會有這個權利去取代選民推舉候選人?如果是要被提名的候選人符合選民的意願,最合理的,不就是讓選民提名候選人,然後透過大選以確認該名候選人是否真正能得到廣泛支持?另外,你所說的八分一,我有合理懷疑是由某部分政黨人士組成。因此你有偏私的嫌疑,尤其是你這個提案是在李柱銘「入閘方案」受到衆人所指責時才提出來,而你跟李又深厚的私人關係。你這個八分一提名委員會祇是將「入閘方案」重新包裝,讓它借屍還魂,其實什麽都沒有改變過。

又假設你的八分一提議,最後能得出與公民提名相同的結果,所以你可以拿去跟中央談判,這明顯就是自欺欺人的説話。假如中共不認同公民提名,而你的提案最後的結果又跟公民提名一樣,中央爲什麽就會接受你的提案,你以爲他們是傻子?合理解釋祇有兩個,一就是你想欺騙中央,另一就是你的提案必然跟公民提名有實質的差別,否則中共不會接受。戴先生,你可否回答我到底是何者?你說我們不信任中央和政黨,我連信任你的合理理由也找不到,我怎樣信任它們?再說,中央又會否信任你?

當林鄭月娥說佔領中環的投票結果沒有參考價值時,你懂得評擊她漠視民意,說有多少個百分比的人支持公民推薦元素」。雖然沒有人清楚你的「公民推薦元素」具體是葫蘆裏面賣什麽藥,你是否至少也應出來明確支持公民提名,保持最起碼的一致性,而不是像現在一樣做兩面人?你的夥伴,陳健民,在解讀這個投票結果時就指「只有八成多市民贊成提升提名委員會的代表性,但有九成四市民認為提名程序應包括公民提名元素,是因為市民對提名委員會沒有信心,因市民對公民提名有熱切關注……現時那個黨派提出的方案,都難以排除公民提名的成份」,你現在卻可以出來說「無論最終方案有沒有公民提名」,不理投票者的意願?你是否應該堅持,「尊重民意」,説明公民提名的重要,並承諾以此爲根本目標?批評政府時說一套,自己出場時又說另外一套,這到底是什麽意思?

民主選舉所要求的是一個一視同仁、公開透明、沒有偏向任何一個既存政治勢力的制度,重點是制度,不是誰人當選,也不是信不信任誰人。這是所有爭取民主的人應有的基本底綫,不是這樣的制度就不是民主,離開這底綫的人也沒有資格談民主。我們所需要的是公平的制度,用制度去限制政治人物或政黨濫權這是法治的基本原則。要求我們信任人或政黨,就是要求我們接受人治。你作爲一個憲政學者,總是在公開場合說法治,怎麽可能走出來要我們接受人治?請你想想這是否能說得過去是否愧對你所學你要怎樣教育學生法治的概念和精神,還是會爲了自己的政治運動而要歪曲法治?爲人師表,是否以身作則,保持言行一致,爲學生樹立一個榜樣?

最後,我不會參與佔領中環,同時亦會勸說他人不要參與。這並不是因爲我不支持民主,而是因爲你和你所組織的運動已經背棄了民主的根本原則,不值得我們去支持,為你作背書:我們不是你的籌碼,更不是政黨的籌碼。不要跟我說不支持佔中就是不道德,這一套不管用。人民是有頭腦,能獨立思考的人,不會無緣無故接受你的教條,更不會接受你單方面的道德批判。

如果你還想要我們的支持,請你改變你的言行,用行動和明確的説話去證明你有基本的底綫,值得我們支持。我會很歡迎這種改變。

執筆者
山中

公民聯署

陽劍文, William Lam, Curtis Lai, Bill Siu, Kings Lau, Freeman Hsu, Tszkin Leung, C. W. Chang, Ryan Leung,  Sea Wu mo, Paul Cheng

(如讀者想簽名支持,可在留言欄中報上名字,我會在這空間加上)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政治與經濟, 月旦評 並標籤為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7 Responses to 致戴耀廷的公開信

  1. Kimmon 說道:

    我同意並支持信的內容, 請加上我的簽名 (陽劍文)

  2. Curtis Lai 說道:

    請加上我的簽名。

  3. 標少 說道:

    請加我名字Bill Siu入去。以山中這文的篇幅,我不能說同意每一句的講法及遣辭用字,但大原則及訴求,我絕對同意。

    • 山中 說道:

      篇幅或遣辭用字,有任何意見都可以提出來。本來此文是在facebook做的一個短回應,後來想詳盡的反駁戴的言論,才變得更長。篇幅或許難以改變,但如有重複的論點或過長的地方則可以刪除。

      • 標少 說道:

        我舉一例,譬如我不致於要求教授辭職。

        • 山中 說道:

          是想擊其痛處讓他反思。更改這段我沒有問題。

          • 標少 說道:

            不是要你更改,只是指出其中一個可能阻礙別人聯署的例子。又譬如你講中世紀審判異教徒,又可能使有宗教信仰的人卻步。聯署的行文與個人寫文風格迥異,不能寫太多訴求以外的文字。不是批評山中,只是提出我覺得會引起簽名支持猶豫的理由。

          • 山中 說道:

            無問題。批評我也不是問題。其實我也覺得有些地方去得太盡。現在的目的是讓他改變,根據這個目的作出更改是絕對沒有問題。

  4. Kimmon 說道:

    我自己覺得叩他辭職那部分沒有太過份, 溫和又可能引不起關注。

  5. Freeman Hsu 說道:

    支持。 請加名。

  6. Kings Lau 說道:

    支持, please add my name.

  7. //更不應像美國一樣,讓政黨排除獨立和第三黨的候選人。//
    不想此文因這一小處給人反駁, 節外生枝.
    //排除//有點不妥當. 當選的機會很微,但不至被排除(例如不能參選).

    • 山中 說道:

      這裡指的是美國的情況,採用這種制度就容易導致美國的情況出現。至於香港會否真的出現,我們不知道,但這個機會很大,所以要想方法避免。如果認同此文請簽個名。

  8. 請加上我的簽名 C. W. Chang

  9. DL 說道:

    爭取民主應該可以是「各師各法」,而每一種方法都可能有優/缺點。
    如果閣下也是想香港有普選的話,那又何須「相煎何太急」呢?

    • 山中 說道:

      是不是相煎太急,你可以去看我跟戴耀廷的對話。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0269

      • DL 說道:

        看了閣下和戴耀廷的對話有如下感想:

        //看到你日前在佔領中環專頁所公佈的文章,將香港人對公民提名的要求曲解爲對北京和政黨的「不信任」,實有歪曲事實之嫌,讓我感到十分憤怒。//

        可能因此而「感到十分憤怒」的我覺得首先應該是「北京和政黨」才是,除非山中先生也是屬於「北京和政黨」的人,否則也「感到十分憤怒」則恐怕是有些反應過敏了。因為事實上香港人中肯定有不少人對公民提名的要求是因為(而非曲解)對北京和政黨的不信任。不知道山中先生自己對公民提名的要求是否也有對「北京和政黨」不信任的成份在內?
        =======================================

        //更甚的是,你沒有表態到底是支持或反對任何一種方案,亦沒有提出任何的理據和分析,說出方案的好與壞。這就是連最基本的立場都不能明確表示出來,是在和稀泥,……//

        正如戴耀廷所講,民主就是可以通過大家提出方案,大家商討,大家提出理據和分析,最後達致一個多數人認為滿意或可接受的方案,相信這才是民主政治而非獨裁政治的做法。
        而山中先生卻要戴耀廷在還未經過民主政治的步驟就先行要「說出方案的好與壞」,相信這樣做並不民主。
        「和稀泥」其實可能正是參與民主政治的各方所能夠達成共識的正確做法。否則各方都堅持不肯讓步的話,那最終只會導致“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結局。
        =======================================

        //……因爲你連最基本的底綫都沒有。……沒有要堅守的底綫,缺少最基本的原則–模糊不清的「國際標準」不是一項原則,……//
        「最基本的底綫」在民主政治中相信不應該由某一個人來決定,而是取決於大多數人的意願。在大多數人的意願還未有充分反映出來的時候就自行定下「最基本的底綫」或「最基本的原則」,這樣的“底線” 或“原則”極有可能違背大多數人的意願,相信是不民主的做法。再者,政治途徑往往是一種讓有關各方進行討價還價式的談判或交涉,在談判或交涉之前就公開「最基本的底綫」相信對討價還價沒有幫助,相信是不智的做法。

        =======================================
        山中先生雖然用了比較激進的言辭以及「原則」和「底線」,但估計北京對這些空泛的說法可以無動於衷;但北京對於戴耀廷的「底線」和「原則」都「摸不著底」的「佔中」則肯定會更為擔心,而「摸不著底」對討價還價亦肯定是更具影響力。
        而山中先生反對「佔中」和叫人不參加,不論其主管想法是什麼,但在客觀上則無疑是對北京的「小罵大幫忙」了。

        • 山中 說道:

          你看不明白文章内容是你的問題。你沒有辦法用腦思考,人云人云,眼中祇有看到「親北京」和「反北京」,而看不到道理、事實和大是大非的問題,有兩個字可以形容你這樣的心態。給你點提示,第一個字是盲,自己猜。

          • DL 說道:

            你說我是什麼都無所謂,不過我覺得戴耀廷的做法似乎是想試探北京的底線(北京亦沒有明確告訴港人他的底線是什麼),雙方似乎都在摸對方的底線以便採取相應的做法/對策。
            如果佔中反映熱烈,響應的人很多,北京相信會調整他的底線;而如果佔中反映冷淡,不成氣候,那麼北京的底線肯定又會不同。
            戴耀廷一方相信是想通過佔中這個對北京可能會造成有一定民眾壓力的講法(到目前來說都只是一個講法)希望爭取到多一些普選的「優惠」,否則如果沒有民眾壓力,只是口頭上說要如何如何,我相信是無作用的。
            我相信爭取普選是會有很多種方法或途徑的,只要是大家都希望有普選,「各師各法」都可以是樂見其成,若互相反對互相打擊的話,那就正好符合不希望有普選的人了。

          • 山中 說道:

            你連文章重點都看不明,自說自話,我真的沒有時間理你。

  10. Sea wu mo 說道:

    You can use my name.
    Sea Wu mo

  11. Paul Cheng 說道:

    請加上我的簽名

  12. Paul Cheng 說道:

    忽發奇想,假如明天中央公佈下任内定特首人選名單如下:何賤人,長毛,顛狗,大狗,戴教授,鄭大班。。。。另民主黨,公民黨,??黨黨主席為每屆當然入選名單。。。。。。

  13. Paul Cheng 說道:

    1. 因國際標準對提名權的具體要求並不明確,故仍可有多種提名方法符合國際標準。– 甘由中央提名算不算係其中之一?如果算那現在的制度有什麽問題?如果不算,那就是國際上還是有一套具體標準的,是嗎?
    2。不單只是 “不少香港人醒覺到要有公平的選舉必須要結合公平的提名權”,相信連教授自己也是剛剛如夢初醒地發現,就算替民主派度身訂做一套參選和投票制度都無用;原來之前搞甘多野都係多餘的。現在迫切需要的是趕制一套“提名”套裝!
    3。提名會的基礎要擴到幾大,門欖要低到幾低先至有公民提名的同樣效果?搞甘多野目的只係最終要“民主派”能夠入閘,這就是你們所追求的“民主方案”,公平制度??但,這民主嗎,公平嗎?點解順嫂同的士佬就無得入閘?
    4。正常人只信任值得相信的,不管是政府,政黨,教授,也不管他是從那個孔出氣的。什麽叫“連泛民都不信任呢”??言下之意是“泛民最值得信任”!?香港政黨不是未成熟,是熟到“爛”了。那麽爛的政棍你叫香港人能信嗎?中央政府不信任香港人同香港人不信任政棍到底有什麽邏輯上的關係呢???堂堂教授用這種方式寫作,是故意誤導還是頭腦有病?你干嘛停葯啊?
    5。原來教授的最終目的只是要引起公衆討論,教育和提高香港人的公民意識。寫本書在地鐵免費派發不是簡單得多嗎?免得朱牧師表錯情,白白洗乾淨左個八月十五等著做香港曼德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