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中環」的概念問題

今天看到有說佔領中環打算延期到2015年,亦沒有具體的行動策略。早已經說了他們沒有搞清自己在幹什麽。

山中雜記

把戴耀廷的文章發了給Bill,他已經從法律角度分析了一遍,我就不需要多說了。要說的是「佔領中環」在策略上的定位問題。戴耀廷出來解釋法律,但沒有將策略問題說清楚,我們就不清楚整個「佔領中環」是怎樣計劃並希望達到什麽效果。不一樣的概念,會使人作出不一樣的行動,因而有不一樣的影響。不搞清這個問題,任何政治行動都會無功而還。

戴耀廷一開始就提到「佔領中環」的目標是「癱瘓中環…逼使北京讓香港舉行真普選,而且在堵路行動結束後,參加者應向執法部門自首」,言則是希望以政治力量與既成事實去達到民主的目標。我以策略的角度論說其實 「佔領中環」不必拘泥於「癱瘓」、「不癱瘓」,只要多界別人士參與,達到癱瘓之實–大罷工–就可以更好的達到策略目標,我提出這點的時候碼頭工潮還沒有開始。這一個階段中,戴耀廷已經轉向由立意「癱瘓」到「可癱瘓,可不癱瘓」,成爲以討論政制為主要策略目標的行動,並說「若普選產生的特首未符中央要求,會尊重中央行使否決權不作任命」,這就已經遠離當初的立場。慢慢的,他們將行動變成一個道德與宗教的活動,並說佔領中環是一項道德感召活動,又成爲送給年輕人的「禮物」。

看到這麽的一個過程,我真的不知道戴耀廷現在的是怎樣定位「佔領中環」與打算採用什麽實踐形式。如果沒有清晰的定位,他根本不需要出來説明法律是怎樣。假如「佔領中環」只是以「佔領華爾街」的方式進行,「可不癱瘓」,他根本不需要去出去馬路,也就不需要考慮非法集結的問題(應考慮未經批准的集會)。如果是以當年在匯豐進行的「佔領中環」(「佔領中環」1.0?)方式進行,他所要考慮的就是私人場所可以禁止他們進入的這個問題。如果是要以印度的形式進行,那他就要如我所言要發動大罷工,並要說服武裝力量–警察–加入或不妨礙和平集會,像當年東德的情況一樣;如是這樣,他們的「死士」、學聯學民思潮近期的舉動其實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不管怎樣說,堵塞馬路充其量只是一個戰術考慮,不是一個戰略考慮;如果進行它達不到想要的戰略結果,考慮它並沒有什麽意思。魔鬼在細節中。如果「佔領中環」想要長期留守一個地方,他們沖出去馬路就會給警察一個口實去拘捕他們並隨之清場,考慮法庭判決/判刑是浪費時間。如果警方成功清場,他們的行動就會跟最近幾次示威的方式一模一樣,屆時「佔領中環」就只會成為一個名不符實的口號。

如果目標是當初的「逼使北京讓香港舉行真普選」,行動最需要的是香港人普遍參與的力量;相對於聯合香港各階層,使他們明白民主自由對香港政治與經濟的未來有什麽影響,商討日等等活動並沒有太大策略價值。如果目標是作出討論會,那他們已經完成了任務。如果目標是道德感召,要去殉道,他們就可以爲了到達這樣的目標,無緣無故的跑去佔領馬路讓警察拘捕、清場。我希望他們的目標不是第三項。

View original post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