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預測

今天這邊是公曆的年初一,就寫一下對新一年有什麽看法。

我一向並沒有定下新年願望、來年大計、回顧展望這些習慣;我是連生日都不慶祝的人。我認爲,定下這些祇會爲自己製造枷鎖,當事與願違或需要改變計劃時,祇會讓自己不好受,所以沒有原因為自己設下這些不必要的限制。那些以多做運動或減肥爲新年計劃的人,從統計上我們可以得知這些計劃絕大多數是不會堅持下去的;爲了一個強制的目標去辦事,又沒有賞罰機制,能夠達到這個目標的機會率不會很高。

如果是按照思想分類,我會歸類自己爲集合斯多葛主義、存在主義、道家主義、人文主義的現實主義者;所以我對一切的「大義凜然」的説法和想法,對現實過分簡單而直接的解釋都持有懷疑態度。大多數人祇看到自己想看到的,要求他們全面地看事實真相到底是如何,這就有點超越人性。

所以,如果用這角度看世事,你就根本不用許下什麽新年願望,除非你的要求極低,否則願望達成的機會是少之又少。過去五年間,凱恩斯學派的經濟學家不斷呼籲政府與央行不要推行緊縮政策,因爲這政策有違經濟的邏輯,並會打擊原來就不活躍的消費意欲。五年過後,很多人依然以爲歐美國家的困境是福利所致。同樣道理,直到現在也有很多人不相信氣候轉變,不知道,甚至完全沒有考慮化石燃料的危害就去反核能;假如這樣想法成爲主流觀點,我相信這個地球三十年内就會變得不適合人類居住。

既然不許願,我們不妨來做些預測:2014年不會出現特別讓人驚喜的好事。一、世界經濟或許會有點氣色,但那不是因爲政策有效的緣故,而是像Krugman所說,「你不再用頭撞墻,頭就自然會覺得舒服一點」。二、敘利亞的内戰會持續,因爲雙方都沒有足夠力量擊敗另一方。三、中日關係會持續惡劣,但不會演變成正式的衝突,因爲這樣對雙方都沒有任何好處。四、中國經濟依然是陷於兩難:低增長就會有很多人抱怨,高增長就會繼續擴大極端的不平等,又會有很多人埋怨。五、佔領中環會無功而還,同時沒有人需要附上什麽刑責,就算有也是極少數人,核心人員不在其中。

如果事實與預測不符,就有可能會有意料之外的驚喜(另一個可能是,事實比預測更糟),這是悲觀的一個好處。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自明本志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 Responses to 流年預測

  1. Kimmon 說道:

    我對世界局勢沒有很多了解,不過我相信香港政治上來年很難會好。回想上年,泛民與中央丶親中人士鬥氣丶自己內部鬥爭,這樣就鬥了一年(或接近一年)。所以,港人不要太倚賴這群人,就算有好事發生,最多只是因為民怨沖上到頂點,並不會是因泛民。

  2. 引用通告: 流年預測 | dropBlo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