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講耶穌

相對於沒有内容的文章,我更關心/擔心這篇。作者是先設了一個既定立場,然後去挑一些想法去滿足這個立場,結果就是歷史事實被完全歪曲。我懷疑作者是根據陳婉容練乙錚的錯誤而一錯再錯。我之前已經說過,羅馬帝國根本不清楚耶穌是誰,更遑論將他放在眼内。這篇的作者又要把耶穌跟對抗羅馬拉上關係,因此是「救世主」,這就跟事實沒有任何的接觸。耶穌是「救世主」,是因爲教義認爲他來到世上以自己的死救贖人的「原罪」亞當和夏娃幾千年前偷嘗知善惡果而被逐出伊甸園的罪;如果是不認同這點,就不可能認爲耶穌是「救世主」。

至於傳統猶太教預言所說的「彌賽亞」,耶穌是不符合要求,因爲「彌賽亞」要統治猶太王國,興建新神殿,誕下子裔爲繼承人,使猶太人進入「彌賽亞時代」;以上所有,耶穌沒有一件能辦到。事實上,耶穌所謂的「救贖」是一個人死後才可能出現的狀態,就跟佛教所言的「極樂」一樣,視目前的人世爲一個受苦受難的過渡期,相對死後世界,人世並不重要。兩者不一樣的是,祇有相信耶穌是神或神之子的人才可以得到「救贖」和「永生」:猶太人的王國在天庭。換句話說,就是叫你不要管目前的人生、財富、權力和其他慾望,而去追求耶穌的天國,所以他才會叫人抛下家庭和財富去跟隨他。猶太教長老之所以要處死耶穌,是因爲沒有人喜歡競爭對手。

而這個「猶太人的王國」,就有祇有猶太人可以去,因爲耶穌來並不是爲了改變摩西的法律。古代社會的不平等、階級、種族概念等等,耶穌並沒有提出任何反對;他認爲奴隸的永遠都要當奴隸並誠心誠意侍候主人。如果耶穌真的這麽關心階級不平等,跟弱勢社群組織反抗,爲何他不聲言解放奴隸並付諸行動?奴隸不是人?

作者也缺乏歷史常識。羅馬哪來最高司法官?可以用到「最高」的,就祇有「最高神祗官」,或「最高司祭」,pontifex maximus 。羅馬「皇帝」的正式身份是Caesar Augustus Imperator;羅馬本部的最高行政職位爲「執政官」,consul;行省總督一般由「資深執政官」,proconsul,或「奧古斯都的節度使」,legatus augusti pro praetore擔任。當猶太地區成爲帝國的行省時,它其實是敘利亞行省(首長爲legatus)下轄的一個「行省」行政區,由prefect作爲省督;《聖經》上說,處死耶穌的Pontius Pilate的官位就是prefect,何來的「最高司法官」?如果是說裁判官,praetor,那就是另一個回事,而裁判官有很多位,並沒有「最高」,而無緣無故將猶太行省的prefect變成了「羅馬最高司法官」是什麽原因?

抗爭是一回事,事實是另一回事,不滿又是另一回事;因爲自己的不滿而去扭曲事實,而又用被扭曲的思想去呼籲人進行「你想要的」抗爭,歷史上有很多同類事件。納粹就是因爲「抗爭」、「反殖」、「本土」而起的:他們對抗他們認爲出賣德國利益的魏瑪政客、反猶太人,認爲他們在背後控制國家和經濟、要穩固日耳曼人的「生存空間」;事實是否如他們所說,接受納粹煽動的人並不在意。

說了很多次,爲了「抗暴」而放棄思考和認識事實的能力,就會覺得祇要達到目的就什麽都可以做,慢慢使自己成爲「暴民」。暴民的暴,並不比暴政的暴更爲仁慈友善,尤其是當這些暴民擁有權力和武器的時候。要說歷史就應以歷史爲鑒,不要讓它重複。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歷史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1 則回應給 再講耶穌

  1. DL 說道:

    把抗爭說成「暴」可能是最皆否定抗爭的說法.

  2. Kimmon 說道:

    若不認同就拿出論證反對,扭曲對方的論點沒有意思,亦不尊重。
    山中兄指,為目的「而放棄思考和認識事實的能力」的抗暴會逐漸變成「暴民」,而沒有指抗爭是「暴」。

    • DL 說道:

      //為目的「而放棄思考和認識事實的能力」的抗暴會逐漸變成「暴民」,而沒有指抗爭是「暴」。//
      用 假設+聯想,然後 ”逐漸變成「暴民」“,這樣的「推論」是否合理?

  3. Kimmon 說道:

    1) 他這個論述是否合理與你有沒有扭曲它無關。
    2) 若是我,我會把這論述說成「有機會慢慢令自己演變爲『暴民』」。

    • DL 說道:

      //山中兄指,為目的「而放棄思考和認識事實的能力」的抗暴會逐漸變成「暴民」,而沒有指抗爭是「暴」。//
      但山中兄在文裡繼續說:「暴民的暴,並不比暴政的暴更爲仁慈友善,尤其是當這些暴民擁有權力和武器的時候。」,這個「暴民的暴」「暴政的暴」如不是指抗爭是「暴」是指什麼?

  4. DL 說道:

    //說了很多次,爲了「抗暴」而放棄思考和認識事實的能力,就會覺得祇要達到目的就什麽都可以做,慢慢使自己成爲「暴民」。暴民的暴,並不比暴政的暴更爲仁慈友善,尤其是當這些暴民擁有權力和武器的時候。要說歷史就應以歷史爲鑒,不要讓它重複。//

    我是說://把抗爭說成「暴」可能是最皆否定抗爭的說法.//

    • 山中 說道:

      如果你連最基本的閲讀理解能力都沒有,你並不適合在這裡留言,祇會浪費你自己和他人的時間。建議你去學校重新上中文課。

      • DL 說道:

        既然閣下如此大言不慚(胡謅),那就不妨以「最基本的閲讀理解能力」来看看閣下這句話:
        //說了很多次,爲了「抗暴」而放棄思考和認識事實的能力,就會覺得祇要達到目的就什麽都可以做,慢慢使自己成爲「暴民」。暴民的暴,……//

        這樣是不是把抗爭說成「暴」?(所謂『成「暴」』者,乃是慢慢使自己成爲「暴民」的暴之意,亦即是你的原話所說之詞。「如果你連最基本的閲讀理解能力都沒有,……建議你去學校重新上中文課。」此話只能與人一種「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之感。如此而已,豈有他哉)。

        如果抗爭不會成「暴」的話,那麼閣下「以歷史爲鑒,不要讓它重複」重複什麼?

        • 山中 說道:

          上面的人不是回了你嗎?你是文盲?"放棄思考和認識事實的能力",這句去了什麽地方?我將你視爲troll,會考慮ban你,先旨聲明,不是因爲你持反對意見,而是當所有人告訴你,你在刻意扭曲句子的原意,亦不看清楚文章内容,在浪費所有人時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