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步取勝的方法

我在想有沒有必要就政府提出的政改咨詢文件作分析。初步的看法是不用,因爲裏面大多是模糊沒有定義,又或是隨他們定義的概念,根本就沒有確實的具體方案可供分析之用。如我所料,文件的側重點就是選委會人數、組成和產生辦法,也就是說,參選資格將會為這個機關所控制。

「真普選」談判當然是無望了,我到現在都不明白怎麽可以寄望中央大發慈悲給香港民主。在民主的議題上,香港政府只不過是這場角力中的一個緩衝,像金國擊敗宋朝後所建立的傀儡政權一樣,根本就無能力,也沒有激勵,主導選舉制度的改變。最可悲的是,各路民主英雄豪傑到現在也說不出到底什麽是「真普選」,需要採用什麽機制,使得反抗陣營(事實上這個陣營並不存在,因爲反抗力量更喜歡互相攻擊;說民主派或泛民只是爲了方便)遲遲不能集中力量在一個方案上,藉此形成凝聚力。沒有這股凝聚力,就正如我所預料,他們必然會失敗

我認爲有三大想法誤了大事:1)國際標準;2)泛民入閘;3)遷就中央提出談判方案。後二者的禍害很明顯,入閘方案就是李柱銘的「策略計算」,「即使是撤回,遺害依然存在」。當時政界人士,包括戴耀廷,紛紛出面維護大老,已經能看出這個失誤有多嚴重,到現在依然看到泛民入閘的字眼,就代表他們不能或不願改變策略。在經濟學中,這叫做沉澱成本謬誤。跟中央談判就更不用說了,沒有聽過這樣子懇求對手能談出對自己有利的結果來。

國際標準的問題是,這個所謂的「標準」根本就沒有明確的準則;它只是原則性的條文,用它作為號召就會使得自己的提案變得虛無,切不中現實。切不中現實就會出現想法不能集中,不能形成一道鼓勵各方共同進退的基本底綫,因爲誰都可以根據自己的利益,提出他認爲符合「國際標準」的方案出來。現在有沒有人出來指出李柱銘、湯家驊、陳弘毅的方案不符合「國際標準」?沒有,因爲這些原則並沒有明確的衡量準則,難以用它們去做判斷。這種「國際標準主義」嚴重耽誤了民主派形成統一戰綫的時間。

至於取消功能組別,連真普選聯都說了最遲2020才取消,你自己都不能在這個問題形成共識,不用腦也可以想到政府不會主動要求取消它。談什麽是「愛國愛港」就更是浪費時間,不明白何以戴耀廷有這份心思提出「愛國愛港的調查程序」,根本就是捉錯用神(其實可以說更多,不過無謂得罪人)。

對民主派來説,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清楚明白自己已經輸了一場前哨戰,檢討自己敗在什麽地方,然後立刻做出補救措施,改變策略(單是這句話我就已經說了大半年)。如果能做到這一點,這個遊戲就可以繼續下去;不能的話就索性接受招安,這樣子大家都會好過一點。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策略,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敗步取勝的方法

  1. Eddie 說:

    唉。「真普選」談判當然是無望了??? 現在是誰在跟誰談判呀?理論上應該誰跟誰談判呀?是香港政府收咗香港納稅人的錢代香港人去跟北京談判喎。發生乜事呀? Nobody saw that? Nobody care about that? Nobody asking for that? 邊個負責分析㗎? Oh, I see, 香港政府是賣港賊? Then, 有無香港人同香港政府談判呀?乜嘢叫談判呀?鬧人係唔係談判呀?咬膝頭哥係唔係談判呀? Poor guys. 唔得,唔得。人一生有 2.5 trillion seconds, 全用來想點樣可以唔得?689萬人每人攞幾秒想下點可以得,會好蝕底?還是,或者有辦法得呢。香港加油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