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折衷方案

陳弘毅綜合了李柱銘和湯家驊所提出的選舉方法,提出他的「折衷方案」,原因是「不願見到社會撕裂」。暫時除了謝連忠在獨立媒體一篇文章外,並沒有看到其他民主大老和各路英雄好漢,例如民主派政客、佔領中環、練乙錚等人對這個方案有發表任何意見(如他們有,請通知一聲)。不知他們是認爲這個方案非常合理,對實際的選舉方法漠不關心,還是過於習慣虛無的談論「民主」和「公義」,到真的要上場仔細的說清楚來龍去脈時,反而不動聲色–我對此很是感到意外。就算是謝連忠,也沒有對方案作出任何分析,只是在重申公民提名的可行性。我則認爲只是談概念並沒有任何意義,重要的是方案實行起來效果如何,是否民主,爲此我們可以分析一下「折衷方案」的問題。

所謂的「折衷方案」其實是糅合了李柱銘機構提名容許5人入閘和湯家驊排序點票兩大元素。所謂的八分一提委會推薦可以成爲參選人,之後再有委員會投票選出5位侯選人就是李柱銘方案的具體化。謝連忠所說:「(陳弘毅)提出了八分之一這個神奇分數和60多萬這個選民基礎。我認為60多萬的選民,八分之一便是大約8萬,這便是公民提名方案的具體數字」,60萬和8萬這兩組「神奇數字」,我就真的不知是從何而來。陳弘毅只提出了擴大四大界別選委的人數,選委人數跟選民基礎並沒有任何關係,因爲選委並非民選,就算是民選也沒有必要或任何機制迫使他們向選民負責,最後的結果依然是選委隨心所欲的「推薦」和選出候選人。

因此,在這種選舉機制下,可以討論的就只有選委人數與組成方法,並在這基礎上談泛民能不能入閘。假如選委組成部分,政界組別能擴大在選委會中的比例,這樣子立法會和區議會中的大黨就能控制參選權。議會中各個黨派以自己的利益結成聯盟,以目前的情況看,民主黨依然是泛民的最大黨,加上其他盟友的幫助,它將會有力量控制泛民派出誰參選。問題是建制派的力量比它更大、更團結,假如建制派有心,它依然有封殺泛民參選的可能。正因爲這重考慮,才有聲音年一直要求「泛民」能夠入閘,故此重點其實是入閘,而不是選舉方法。他們的如意算盤是,假如最後的特首選舉是一人一票多數制直選,選民必然會投票給民主派候選人。

這樣子中央當然不放心。就算親中央的候選人較有勝算,中央還是不會願意冒險。更何況它根本不需要冒險,因爲《基本法》的解釋權在它手中,它要說什麽就是什麽。因此,中央不會接納李柱銘方案,而湯家驊排序法就因此應運而生。排序法的運作如下。假設總共有三名候選人參加選舉,選民就需要在選票上對這三名候選人分成首選、次選、次次選。第一輪點票先計算首選的票,先將獲得首選最少的一位淘汰。然後從被淘汰者的首選票中的次選票,按選項分給所屬候選人,將原先的首選票與次算票兩者相加的總和,獲得最高票數者就能成爲特首。

這樣的選舉方法是在「廣泛代表性」上做文章。如果一個候選人能過在首選和次選票上佔大多數,他就自然是有「廣泛代表性」的,因爲其中一部份人認爲他可以接受。但這方法的問題是,它重視次選多於首選。而且,如果次選票容易某類候選人集中;就算候選人不同類,選民也需要做出一個次選選擇,也就是說,如果同類的候選人佔候選人總數的比例越高,這類別的候選人就會更容易在選舉中勝出,因爲次選會往他們身上集中,原理跟比例代表制選舉差不多。

加上泛民入閘一併考慮,我們可以看到這個「折衷方案」幾乎是爲了保障親中央候選人勝出選舉而設的,因爲選委會有力量控制參選人選,就算有泛民在,他始終是少數,難以獲得足夠票數當選。再加上陳弘毅原來就提出的「不任命權」–中央有權不任命它不滿意的候選人為特首,中央對選舉結果就足足有三重控制,這種方案的「民主」成份到底有多少,還能不能稱爲「民主普選」,相信我不需要多說,讀者可自行判斷。

至於爲何某些民主派會提出這種方案,我不敢下肯定的結論,但原因不外乎幾個。第一個可能,他們計算的結果是這方法最能讓他們贏取特首寶座,他們要的是自身的利益而不是真正的民主。第二個可能是,個別人物跟中央和建制已經達成一定的共識,其實有利益分配的成份在裏頭。第三個可能,也是我認爲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他們認爲不管怎樣中央都不會談判,何不孤注一擲,先向中央保證這種選舉的風險甚少,泛民很難勝出;如果泛民候選人能在這樣不利的選舉中勝出,那就只能怪建制派候選人太不爭氣。

不管是什麽原因,這樣的方案決不能接受,因爲它與我們所追求的民主相距甚遠–這樣的方案只是一個保障中央的選舉工具。更糟的是,如果民主派真的接受這樣的方案,中央就可以說這樣選出來的特首是「民選特首」,香港人就難以再用民主為理由批評政府,將來改革的機會也就更渺茫。接受這樣的方案,折衷也好,入閘也好,排序也好,等於主動放棄民主的平等參與原則,自毀長城。民主派現在應該做的是堅持一貫原則,並在公民提名上匯聚民意,在這一問題上建立防綫,而不是再抛出一些沒頭沒腦的方案來。

後記:上述分析是對「折衷方案」幾個部分而作的最寬容解讀。陳弘毅還提到什麽「守前門」,我不認爲他有資格出來說民主法治。他應該好好想清楚社會撕裂的原因是什麽。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科學知識, 政治與經濟, 月旦評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分析折衷方案

  1. Kimmon 說:

    基本上我對政改很悲觀, 我看不到泛民有甚麼明顯進展。
    可笑的是, 他們只是一直口頭上控訴中央, 作意識形態的鬥爭,
    自己卻毫無實際行動爭取或反擊, 可悲。
    有媒體叫市民出來發表聲音, 爭取真普選。
    我不知這是甚麼意思, 到底怎樣才是「真普選」?
    更重要的是, 理應是泛民和有關人士負起責任, 推出至少一個有共識的方案,
    讓市民討論。
    泛民自己也一盤散沙, 毫無共識, 市民又可以做甚麼?
    我想知道真普聯有沒有進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