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度有爲而極度無能的香港政府

看到房署在研究大專生申請公屋扣分的新聞,我登時瞠目結舌,實在是想不到居然會有人提出如此愚蠢的提案,還會讓公衆知道。現在的政府是否覺得它的公信力/合法性已經少得不能再少,於是索性自暴自棄,專門要跟公衆作對?還是這個提案只不過是一個低級玩笑,大衆給政府troll了也不知道?政府是想顯示自己在想辦法解決公屋輪候時間過長的問題?但完全不考慮提案是否有效和公衆的反應而落得一頓臭駡,對解決問題到底有什麽用?

先說公屋的用途,這一項政策的目的是為低收入人士提供廉價住所,減少他們房租的支出以增加他們可支配收入。原則上,將申請者分先後,讓最窮、最有需要的人士,尤其是有小孩子的家庭,先上樓是很合理的,但要考慮的條件必須是這個家庭的收入,而不是家庭某個成員的出身、種族、學歷或性傾向等等。大專畢業的人並不一定全都富有,雖然理論上他們的收入會比中學畢業的人爲高。在現實中,所有人都會面對各種不同風險:疾病、傷患、失業等等,都可以因爲這風險而陷入困境。一個大專畢業生可以因爲疾病而導致收入大量減少而申請公屋,因爲大專畢業而在申請次序中排名落後於他人,怎麽想都想不到這是一個合理的條件。

再者,大專畢業生並不是一模一樣,不是每個人都有同樣的財富和增加財富的能力。尤其是考慮到畢業生的家底不一,就可以想到這個提案有多荒謬。以家庭的總資產考慮,大專畢業生可以分三個層次:富裕、中等、清貧。中等以上的畢業生透過個人的收入加上家庭的資助就可以購買居屋或私人房屋(居屋政策到現在並沒有完全恢復),而清貧的就需要花上較多的時間才能購置房產,如果他們有足夠能力支付當時的房價的話。在購置房產之前他們必須租房,他們的整體財富會被擁有大量房產的尋租者吃掉。這樣的政策只會增加社會的不平等,所有人看見這制度的不公平。

雖然在現實中,按照現行制度,單身的大專畢業生也難以獲得公屋分配,但突然提議這樣的「無腦方案」,就是在討打。如果是覺得現時有大量大專畢業生申請公屋,加長了審批和輪候時間,最有效的解決方法就是以家庭成員平均收入為準則計算,平均收入越低者優先,這樣不就能公平地達到同一效果?要應付大專畢業生的房屋問題,假如不敢或不能觸碰樓價或提出租金管制,政府大可對為收入較低的畢業生提供額外免稅額,減少他們為應付最低生活需求的支出比例。當然,清楚知道香港政府的特性,官員當然是想不花一分一毫的解決他們眼中認爲重要的問題,所以有再好的提案都沒用。政府長期積累這麽多的財政盈餘都底是想幹什麽,經濟艱難時不花錢,經濟景氣時也不花錢,我是想破頭顱也想不出答案。

説到決策過程,大專畢業生扣分這麽蠢的提案,在小組工作會議時就應該排除掉,提議者會給痛罵一頓「人頭豬腦」(其實這樣罵是侮辱了豬),根本就不用「研究」,也不會讓公衆知道有這麽一回事。現在這消息公佈出來,最合理的解釋就是這提案是政府高層的意見,跟梁振英高調提出調查林慧思一事出自同一個決策模式。到此套用佔領中環的口吻去問政府一句:爲了顯示自己「有爲」,你可以去到幾蠢?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