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定框架是必然的

李飛及張榮順訪問香港,引起泛民佔領中環擔心中央就政改預設框架。

我則覺得根本沒有什麽好擔心的,因爲「框架」/「調子」早就存在,要擔心「框架」的話,我不如擔心明天太陽從東邊出來。要是中央公開宣告政改不設框架,我才會感到擔憂,因爲這有違政權的行事常規,你必須重新考慮一直沿用的模型是否依然適用,又或者是政權意圖用這樣的信號讓你預測不到它的行動,增加你預測的不確定性,讓你不敢彈動,又或想分裂你們的力量,讓你們提出不同的方案自己打起架來。現在它的行動在意料之中,根本沒有值得擔憂的地方。

換個角度想,其實最值得擔憂的不是政權為政改設置限制,而是有人天真的以爲中共會跟你談判談出真正的民主自由,在談判之外沒有任何應變策略,徒然浪費加強組織能力的時間和機會。像「公民提名」這件事,泛民和佔中内外均沒有共識,連一個最基本的共同綱領都沒有,更時不時有人拿著個人提案去跟政權「對話」。面對這種情況,就算是有心談也不可能跟你談,因爲你們的「提案」根本沒有代表性–佔中就連個提案都沒有,就只有滿口仁義道德–更何況政權根本無心跟你談?

你要搞普選聯、商討日的目標,是爲了達成一套有共識的綱領,再向公衆宣傳獲得支持,藉此顯示出這是既成事實,如違背公衆的意志就會引來極大的反彈:這樣子談判才會有籌碼。這個目標到現在也達不到,這個就不是政權的責任了,你也不可能責怪它要出手先發制人。你連自己要不要公民提名都不知道,怎麽可能怪我「排除公民提名的可能性」?你不公開要求,這是你的問題。

至於跟不跟李飛見面,我不得不問,見了面又有什麽用?見不見,你們都是一盤散沙,見他時,席上幾十人各自拿著十幾個不同方案向他游說,豈不是只會暴露自己的弱點?他不見你們其實就是幫了你們,讓你們更容易找出共同敵人。要擔心的話,我倒是擔心你們到現在還看不清時局,欠缺正確的策略。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6 Responses to 政改定框架是必然的

  1. Bill Siu 說道:

    你這看法我確實沒有想過,我只看到一盤散沙,民主黨沒有方案還在侃侃而談。

    • 山中 說道:

      民主黨其實有「入閘方案」,佔中到現在還在說道德感召,陳方安生則完全沒有動靜。想談判都不知要怎樣談。

    • anonymous 說道:

      有錯必認的BILL 少在那裏?

      Bill says:
      十一月 8, 2013 at 10:07 am

      你在facebook提及黃毓民,他也轉軚投棄權票。看他近日的表現,好像有痛腳給人揑著,瘋狗帶了狗罩,這條狗變了鵪鶉,還有用嗎?

      anonymous says:
      十一月 8, 2013 at 5:38 pm

      黃毓民認為修正案是自廢武功,作繭自縛,令政府可避過公眾監察,故對修正案投棄權票。他支持莫乃光的原議案。

      來源:http://thehousenews.com/politics/%E7%89%B9%E6%AC%8A%E6%B3%95-%E6%9F%A5%E7%99%BC%E7%89%8C%E9%81%AD%E5%90%A6%E6%B1%BA/

      • Bill Siu 說道:

        Do you think it has become a cliche to have repeatedly posted the same comment irrespective of the crux of discussion here? Mind you this is montwith’s turf not mine. Challenges direct at me should be posted at the right place.

        • anonymous 說道:

          其實認句錯有幾難? 既然事源係發生係呢個BLOG 所以先POST 係呢個BLOG 根本無特別意思

          你唔鍾意黃毓民 不代表你可以一啲資料搜集就亂咁話人 根何況呢件事黃啲做法一早係媒體有詳盡解釋 用多少少時間揾下料都咁懶…..

          老實講 我估山中其實一早都係主場新聞睇到黃的解釋(因主場新聞都係後短時加左段註解) 但你見標少咁講都唔糾正佢 我真係覺得非常之奇怪

          你憎/不屑一個人都冇問題 不過真係唔係咁做囉…

          • anonymous 說道:

            typo:係短時間

          • 山中 說道:

            有什麽可以更正?言則你認爲黃毓民的決定很正確?要說的話,最多都只是補充,跟更正還差很遠。

            現在你有兩個法案,郭法案容許保密資料不外露。但這法案至少可以查閲所有非保密資料,也就是說除了行會的記錄外,其餘文件,例如通訊管理局和其他顧問報告,都可以查閲。這就足夠發現問題和質疑政府的決定。

            黃覺得法案不夠完善,他可以指出來,但他依然可以贊成,因爲這是的開展正式調查的第二個機會。另外,容許保密資料不外露的原因是爲了不讓政府再使用行會保密的藉口,對政府只會有傷害而沒有好處。結論就是黃爲了出風頭而了一個白痴的決定。以上就是補充。

          • anonymous 說道:

            兩個人幾十歲都唔化既
            一個諗住用一堆英文就諗住打發人 以為人見到就會怕左佢
            一個就閱讀有障礙 咁耐都無話過黃的決定正確 問題係話人前都要揾料架
            如果你一早用堆野駁我係冇間題 間題係都宜加講左咁耐先講
            你覺得自己有理 晨早就攞左黎駁我啦
            認句錯真係會死既咩

          • 山中 說道:

            你傻架?

            Bill已經答咗你佢評論黃的決定。我facebook所說的是黃叫人衝擊政總的言論,跟特權法無關,也不關心這個問題,糾什麽正?而且,黃投棄權是事實,我已經說了是「補充」,你係文盲?

            你欠我的對唔住呢?講咗未?

          • anonymous 說道:

            講番轉頭
            其實標少講嗰陣時 你都唔’糾正’ 佢
            真係’用心涼苦’

          • anonymous 說道:

            你傻架?
            要’補充’標少 駛等宜加咩 你就一早做拉
            咁多機會你澄清都唔做 搞咁耐先做’補充’
            你傻架?
            你一係真係跣標少(機會非常微) 一係兩個都係到詐傻扮懵 側側膊 唔多覺

          • 山中 說道:

            我不是跟你說我不關心特權法嗎?你盲架?

          • anonymous 說道:

            仲有 你邊到見到我寫我贊成/讚揚黃毓民決定
            睇黎你欠我一句對唔住喎….

          • 山中 說道:

            發傻。我有要求你就贊同不贊同黃的決定說對唔住嗎?

          • anonymous 說道:

            成件事重點並非黃毓民決定正確與否 重點係你同標少作為知識分子 有責任做下功課先去話人 而唔係模糊其詞 講啲唔講啲 人地篤穿 就顧左而右他 轉移視線
            你唔關心特權法 唔代表你唔可以更正/糾正標少(當然你可以話呢個唔係你責任)
            不過我相信以你智慧 你冇理由唔提下標少 (我更相信你地兩個根本冇諗過提黃的解釋/註解)
            我自己唔係黃的所謂’信徒’ 我睇過坊間對黃的棄權做法有疑問/質疑的評論 我自己都有同感
            所以如果我係你或者標少 批評黃在特權法做法時候 我會加呢個註解 你地兩個一個唔加 一個唔提 有時你地既所謂’中立’實在惹人發笑
            死不認錯就你地既性格 錯唔係在於你地評論黃的做法會理與否 而係你地為左話人 就只提供事實的部份 掩人耳目 (我真係唔信你同標少會唔做功課就去鬧黃毓民)

          • 山中 說道:

            你個腦有什麽問題?我早已說我不關心特權法投票,我說明了我批評的是黃叫人衝政總的事。爲何我要費時留意我認爲無聊的事去「更正」標少?我係佢阿媽?如果標少明天說DNA中有xyz成份,我就要去搜集資料確認他對或錯?你有什麽毛病?

            你要提出補充的話,你已經提出過了;沒有人有必要為你所提出的補充向黃毓民道歉,因為我們有理由不認同他的做法。再加上我們並沒有為這件事撰文評擊他,我們只是在留言區中作非正式的討論。你要說他錯,提出字資料已經足夠,他回不回應你是他的事,你是第一天在網絡討論?要因為網上一次留言就要向黃毓民道歉,你的病情頗爲嚴重。

          • anonymous 說道:

            本來唔係係咩大事,因我開頭相信你同標少一時疏忽 但事已至此 你常自歎懷才不遇 看來有錯不認可能是原因之一

  2. Kimmon 說道:

    山中兄:
    「一盤散沙」絕對是我對現時泛民的感受。
    要爭取「合意的」攻改, 泛民自己首先要達成共識, 團結一致, 再拿出方案。

    而且一樣重要的是, 提高公眾的參與意慾,
    加強民眾聲音的力量, 尤其要好好運用發牌事件的彈藥。
    需知公眾對此的情緒其實已在慢慢冷下來了。

    其實山中兄覺得港人最有效的方法是甚麼?

    請指教
    Kimmon 陽劍文

  3. Kimmon 說道:

    「不要老是想著香港」是甚麼意思?

  4. 李志忠 說道:

    連二戰中的北非戰場也不是,根本沒有任何戰略價值。只有香港人自我感覺良好,認為自己才是人中人,我才是真理、公義和民主,沒有我什麼都不行。

  5. Bill 說道:

    monwithin, I really want to save my breath. That fellow is obsessed with the demand for apology, probably a symptom of Oppressive Compulssive Disorder or some other psychotic condition. Casual comments like this never worth exploring. I will not write to make any reply again. I also dissuade you from doing so. We have better time to spend.

    • anonymous 說道:

      我並不需要你的道歉 宜加已經講到還唔還黃毓民一個清白 (當然此事是重要)
      整件事你一開始已經唔打算提供全部事實就去抨擊自已不喜的人 呢個先係問題
      你同標少都算高級知識分子 你倆做法十分拙劣
      你叫山中唔好回係因為驚佢控制唔到自已的脾氣 我都驚佢講下講下失去知識分子的氣度

      估唔到我留係度的casual comments都暴露到你地的真面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