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已經成爲一種迷信

繼續說三中全會。《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其實沒有太大意義,全文都是雕欄玉砌的廢話,加上這些「要點」並沒有附上具體的措施,政權要說什麽都可以:就算沒有做或做不成,政權都可以出來說它做得很成功,反正沒有人可以監察它。在具體措施出來之前,任何分析都只是浪費時間

可以一談的,是外界對中共推行改革的心理預期,爲何對著改革的消息捕風捉影,提出讓人哭笑不得的意見。好像有人認爲為官員提供官邸就可以減少官員囤積房地產,我真不知這些人是真瘋還是假傻。報導指有些官員可以擁有數百套房產,如果「官邸制」真的會奏效,官員只要貪一套就不會再貪了,根本不用再找方法獲取其餘資產。在現有體制中,官員權力不受大衆監督,缺乏制衡權力的機制和獨立的司法,再加上官員要維持人事關係與派系網絡,除非他們突然嫌錢多,你給他再多的合法利益都不會減少他斂財的意欲。

又有「反腐專家」說要就反腐設立「反腐特區」,這又是蠢得不得了的提議。假如中國境内有「反腐特區」和「非反腐特區」之分,在「非反腐特區」之中濫用職權搜括財富並不會或受到較少的法律制裁,這等於是在鼓勵「非反腐特區」中的官員拼命的貪,又或者鼓勵他們透過特區的差異找出套利的方法,將非法變合法。上海自貿區要開宗明義搞金融開放,如要加上「反腐特區」,上海就會變成洗錢特區,雖然我相信就算不開設「反腐特區」,結果都會是一樣。

說到自貿區,我就不明白爲何市場分析員會認爲四大國有銀行會因爲「深化改革」而受到冷落。四大國有銀行操控中國的銀行體系,等於是控制了金融命脈。假設現時國有銀行有大量壞賬和高槓桿比率,市場稍一動盪都會大規模縮減它們的支付能力,形成流動性危機。如果出現這種情況,政權會拼命相救,還是讓它們破產退出市場?不用腦也可以知道政權會做什麽選擇。既然國有銀行有這麽大的影響力,政權只會想辦法保護它們,不讓危機發生,因此任何「改革」都只會對它們有利:上一輪的股份制/股市改革就是爲了讓國有銀行能在市場中籌集資金,覆蓋體系内壞賬的問題。上海自貿區的開設又會讓它們佔盡金融業開放的先機,怎麽可能會有冷落的問題?

「人自願地相信他們所希望相信的」(fere libenter homines id quod volunt credunt),凱撒這句話道破了爲何這麽多人對中共推行改革有這麽多幻想。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體制,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則回應給 改革已經成爲一種迷信

  1. Bill Siu 說:

    以前我們講高薪養廉,你第二、三段講的情況叫增貪養廉,貪到厭倦了帶來反效果,搞到 fed up 或者我亂嗡叫 deminishing return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