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屆三中全會之後

全世界注目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閉幕,當局發出公報所列出的七個重點當中,撇除全是形容詞的無聊話外,只有三點值得留意。其一是「國家安全委員會,完善國家安全體制和國家安全戰略,確保國家安全」,顯示政權未來重點將是設立機制穩定政權。換句話說,維穩將會系統化,反對者,尤其是少數民族,將會面對更大規模的壓力,完全應驗了我早前說過的話

另一項值得注意的是「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負責總體設計、統籌協調、整體推進、督促落實…」,意即政權將會成立一個集中權力的策應組織,而這個組織在政府的正式編制之外,組織成員的正式官階可能低於政府各部大員,但實權則比他們重。也即是說,此組織性質大概跟歷代同平章事、樞密院、文淵閣或軍機處類似,將會成爲此屆領導層真正的内閣。

說到這裡,我認爲應就中國現實的狀況釐清一些概念,不然我們將難以解釋中國的政治問題。在現時中國政治體系中,稱得上是「政府」的是以國務院為首的中央集權制政府加上國家主席一職。政權則是指整個以中國共產黨為核心行使國家權力的體制。中國政府並不等於西方國家的政府,因爲軍隊的指揮權不在政府而在共產黨政權,而政治實權是由中共中央軍委和政治局常委的寡頭機制所掌握(可以類比羅馬共和後期的「前三頭政治」)。因爲整個中國政治體系有太多的法外機制,又有派系糾紛,共產黨機制間並沒有確實的上下級隸屬機制,「政府」一詞並不能有效的形容這個政治體系,所以我使用「中共政權」代替。

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的成立,將會分薄國務院發改委的權力和重要性,成爲新一個在領導人以下的最重要政治機關,假如習李能控制它,這將代表他們能較爲有效的控制政權權力。但這個機關將會與其他既有機關,例如發改委、政治局和新成立的國家安全委員會,有發生衝突的可能。因此,這機關看起來雖然能成爲新任領導人的内閣,又加上它並非政府中的實際行政機構,只是一個策應組織,實際上應該不會有太大的作爲。加上政權派系盤根錯節,習李能完全控制它的可能性不高,要同時控制住國家安全委員會幾乎是不可能。另一個問題是,十年後它又會成爲新任領導人的眼中釘,又可能要成立新機構來架空它,政權的執政能力將會因此日漸衰弱。此外,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實力有可能會淩駕其他機關,爲了打壓異己,政權強硬派入主這機關的機會較高,政權内部矛盾將會加深,這點是可以肯定的。

至於「全面深化改革重點」的經濟體制改革,目前爲止,除了上海自貿區之外,我們看不到任何實際的改革措施,更看不到什麽「空前力度的改革」。這都是在意料之中,連「中國政府」高級智庫中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經濟學家也指「三中全會不太可能看到什麼令人驚奇之舉」,唯一能從根本解決問題的政治改革,當然是不會出現了。另外,只要將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和上海自貿區加起來,這屆領導層的意圖很明顯,就是希望通過金融業改革/開放贏得掌聲和合法性。但是,缺乏良好制度監管的金融業是製造貪污腐敗與罪惡的最佳土壤,進一步加劇不平等問題,這個如意算盤恐怕是打不響。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策略,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