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座遊戲

我相信大多數政界人物不會跟郝鐵川在《基本法》問題上玩下去。最多就是發表「嚴正聲明」說《基本法》、一國兩制怎樣,打幾段套路就抽身撤離,不會拳來腳往,跟隔山打牛沒分別,完全搔不著癢處(目前還沒有見到任何聲明)。

其實郝鐵川的言論與香港電視的發牌問題已經為反對派提供了最好的引子去挑戰政權,不論是它的漠視法治、扭曲《基本法》和利用制度弄權,這些顯示出政權的核心問題,所謂「攻敵所必救」,針對這幾點開打就可以制其死命。有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卻不懂得利用,跑去搞什麽爭取「家庭團聚審批權」,就像戰爭時對方大軍壓境,另一方不進攻敵人的戰略重地、補給路綫,卻分散精力跑去攻下一條與整場戰役無關的小村落一樣,最多只能向己方炫耀一下他們在攻擊這座小村落時有多威風,但這行動對戰事毫無助益。

更大的問題是他們完全沒有考慮過這個審批權到底要怎樣行使,我說了不下百遍,審判權、配額與香港的法治存在根本的矛盾,法治香港要審批就不能有配額(公平原則與程序正義,符合條件就要批出證件,跟香港電視牌照一樣)。唯一限制人數的方法就是制定非常嚴格的條件,但如果你的前提是家庭團聚,是人權,過嚴的條件就無合理理由地阻礙和延遲家庭團聚,違背制度的原意,不符合人權法治要求。馬兒好與草,兩者只能選其一。

就算給你這個審批權,馬兒好與草都能同時享有,我想不到這樣對香港取得民主有任何實質的意義。最多就是能暫時滿足「本土派」的要求,但當他們看到是你用盡方法去滿足/取悅他們時,他們將會再提出更多要求,到時候你有沒有辦法應付?最終只會被人牽著鼻子走,到時候你要如何達成民主自由法治這些政治理念?今天沒有想清楚運作細節就開出這些原則性的承諾,到發現矛盾時你會怎樣選擇?極力維護制度的一致性,還是將錯就錯再去滿足本土派的要求?我相信大部分政客會選擇後者,就像今天的選擇一樣。或許他們都沒有想過自己其實是在玩火,或許有些人覺得要走這一步其實是迫於無奈:

要避開這個陷阱其實不太難。近年在香港出現的矛盾大多是因爲過時的政策所引起的,而政治領袖的人任務就是向公衆説明這些問題。像自由行,它的擴大是為了應付97年後亞洲金融風暴而出現的經濟蕭條,而經濟蕭條的原因是因爲香港採用了擴大經濟周期–蕭條時緊縮,過熱時擴張–的財政和貨幣政策。有了自主的財政和貨幣政策,支持自由行的經濟原因就不再存在。弄不明白這些問題,你的行動就會被因無知所引起的恐懼與輿論所控制,踏入社會工程的圈套。

更重要的是,你要搞清楚自己的政治目標,假如你的目標是成就民主政制,你就需要挑戰政權的合法性,組織力量指向問題核心,不要被其他話題分散注意力。像香港電視牌照風波,它的核心是憲政和法治,你不能只提運用特權法要求政府解釋,你要做的是讓公衆的力量站在法治的背後,讓政府發生憲政危機,動搖它的根基,這樣你就能掌握政局的主導權。要搞社運、搞遊行示威,搞夠十年、五十年,你還是原地踏步,因爲這些手段不足以動搖政權。不能將政權踢下權力寶座,你就沒有辦法實行民主政治:就算吃掉對方的全部小卒,你也不會因此勝出棋局。也就是說,真正的政治家要考慮勝出這個遊戲的勝利條件,和怎樣去達成這些條件;不盡力完成目標而跑去做些無關痛癢的事,只會消耗自己的力量,錯失良機。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策略, 政治與經濟, 月旦評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 Responses to 王座遊戲

  1. Bill 說道:

    這標題是打機打出來的嗎?很多人只在搞政治性質的活動,不是搞政治,所以只見樹木,不見森林。

  2. Eddie 說道:

    7,000,000 個香港人, 有 70,000 個上街,是 1%.
    70,000 個人上街,有 70 個上台說話,是 0.1% of 1%! 慘嗎?
    由爭取香港可以繼續享受 35 年一國兩制,到 influence 中國也走上民主的道路,到全面打倒產黨,是三件性質不同的 project.
    香港今日那萬份一的勇敢知識份子,大家的意念共同嗎?意識共同嗎?目標共同嗎?
    What are we trying to accomplish?
    What is our vision?
    Is everybody on the same pag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