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膠與Social Engineering

這兩天網上最熱鬧的,應該是「右膠」的問題。先有陳雲出來說「香港無右膠」,因爲他掌握宇宙萬物的真理,他說什麽就是什麽;再有「靚模」(海外讀者不明白的話,這是香港的「潮語」通俗用語,意思是的年紀很少的女模特兒)說如陳璟茵要在周日的集會上籌款,她應到日本接拍以輪姦為主題的色情片。這兩人的言論反映出這些所謂的「極端右派」,又名「右膠」,是一個愚昧無知、唯我獨尊、鼓吹對反對者暴力使用暴力的暴民集團。在本質上,他們跟納粹、法西斯與蘇維埃毫無分別。

我說過很多次,「右膠」現在的做法跟當年的紅衛兵毫無分別:一個是維護某類理論為絕對真理,弄得自己失去理智、語無倫次,打擊異己;另一個則是維護某類理論為絕對真理,弄得自己失去理智、語無倫次,使用了極不人道的暴力手段打擊異己。如果說「右膠」比紅衛兵「善良」、「正義」,那他們的「善」與「正義」就是暫時還沒有能力去發動使用極不人道的暴力手段打擊異己的政治運動。根據他們唯我獨尊和排斥異己的思想,只要給他們這種能力,人類的悲劇又會重演。

「不認識歷史的人將要重蹈歷史的覆轍」。香港人對世界認識得太少,大多沒有接觸過納粹與文革的歷史,更不用説對這些問題作出深刻的思考。整個冷戰期間,香港人過著與世界大事無關、鮮有重大天災人禍的安穩生活,以爲香港可以不受世界環境所影響,五十年不變。冷戰結束、香港回歸、世界局勢轉變,但香港人沒有足夠思想與心理準備應付局勢轉變的問題,因而產生恐慌與驚惶的社會心理,不能冷靜地找出適當的對策。這種社會性恐慌為無知和極端的擡頭製造最好的機會。極端派只需要提出似是而非,容易讓人接受的口號,例如反共、城邦論、收回單程證審批權,就能獲得無知者的支持,讓這些無知支持者不斷的叫囂,形成incentous amplification,讓無知製造更多的無知。這其實是一種social engineering的手段,利用人的心理弱點與驚惶去製造「運動」,操縱輿論,借此達到自己的政治目標。

還好香港的「右膠」大多無能,一般人不難看出他們的思想與邏輯是如何的自相矛盾和混亂,但假如他們能出個毛澤東或墨索里尼,又或者是能得到大量資金支持,事態會怎樣發展就不得而知了。要對付social engineering,除了提高自身的知識水平之外,別無其他更有效的辦法。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政治與經濟, 歷史 and tagged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則回應給 右膠與Social Engineering

  1. 某讀者 說:

    唉,好想離開香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