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端主義、偏見和歧視與民主不兩立

請聼聯合國特派專員解釋:

試想象社會日趨極端化,公衆容許右翼民粹「本土派」在制度中獲得權力,他們就可以利用立法和警力去大肆搜捕、排除他們口中的「強國人」和「同情強國人」的反對者;香港會變得跟納粹德國沒有任何分別。在現實中,我們值得慶幸香港有足夠嚴格的法治與人權制度,不容許這樣的事情出現,但長此下去,法官與警隊會受到極端勢力的威逼利誘,難以堅持他們的立場。

要防止這種事情發生,最好的方法就是對右翼民粹「本土派」不斷作出譴責與嘲笑,讓人知道他們的愚昧與無知。久而久之,他們就會被邊緣化,負面影響也跟著不斷的減少。任何一個社會都不可能根治這個問題,因爲每個社會都有愚昧無知的群體,不管這個社會的知識水平有多高。一個民主、開明與多元的社會需要不斷警惕自己,不讓愚昧無知的力量反撲;只要這種力量反撲成功,它就一定會造成極大的災難。對一些意圖往「本土派」靠攏以謀取自身政治利益的政客,例如毛孟靜與范國威,選民應用選票制裁他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8 則回應給 極端主義、偏見和歧視與民主不兩立

  1. Yau 說:

    幾個星期前看過以下的文章,看得我目定口呆,心中擔心不已

    http://hktext.blogspot.hk/2013/09/democracy.html

    • 山中 說:

      寫得出這樣的文章,就已經不是極端主義這麽簡單,已經去到神智失常的地步。

      • William Lam 說:

        山中兄, 今天我在網絡上看到有人留言要殺死雙非兒童, 我十分擔心在你的方法湊效前, 某些人已付諸行動, 造成無法補救的悲劇……

    • C 說:

      「因爲每個社會都有愚昧無知的群體」 — 這群體在香港越來越大。

      另外,連結中陳元德一文是否向小學生宣傳極端思想的文章?還是作者和部份香港人一樣有被迫害妄想?

      • William Lam 說:

        不單愈來愈大, 當中有很多更是大專生及大學生(這個是由fb所見的, 如果他們沒有騙人的話) ,而且他們所持論點或用語都大量採用陳的的謬論與"發明", 這點才最為可(例如, 陳元德這篇文章中的某些內容, 應該是陳雲某篇文章的延續….. )……毫不誇張的說, 陳雲的觀點已成為香港社會的一大危害…..

        • C 說:

          我不擔心中共,因為他們行為一般都可預測。我更擔心的是香港人變得非理性,也不清楚自己在中國和世界的地位。

    • William Lam 說:

      老實講, 我看到後, 心裏也只有萬千憂慮……我很擔心將來女兒要面對一個已陷入瘋狂與愚昧的香港……

      • 山中 說:

        我簡單總結香港的問題:傾右的保守意識形態、知識水平普遍不高、狹隘的地理環境、貧富懸殊。這些都是造成極端心理的因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