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不要讓「香港人」成爲活在國際都會的鄉下佬

看到王偉雄這篇文章引起很大的爭論,我也來趕這趟渾水,順便普及一下社會科學知識。

所謂的「香港人仇視大陸人」這個問題,它的本質其實是「小部分知識不高、沒有見過世面的香港人認爲所有大陸人都是知識不高、沒有見過世面的人,因而產生仇視心態」。這種心理就像美國南部鄉下佬(英語叫rednecks 或者hillbillies)有很重的種族歧視意識一樣,而它之所以形成的主要原因是他們一輩子活在一個封閉的地方,從來沒有接受過多元文化,因此以爲他們的鄉下文化就是「美國主流文化」。因爲這種心態,他們大多歧視外來的族裔、反對進步思想(例如社會保障、同性婚姻合法化)、傾向右翼保守主義。又因爲這種狹隘和自我滿足的意識形態,他們很容易被一些別有用心的右翼政團與媒體所利用,不斷為他們營造與世隔絕的右翼輿論,滿足他們的心理獲得支持的同時也使他們的見識停留在井底之中。

在外國大城市生活過,知道他們多元文化社會怎樣運作的人都應該知道每個族裔都有他們的一種特色和令人看不慣的「缺點」。如果要因爲這些「缺點」而仇視這些族裔,你將會活得非常累,因爲這種社會有無數族裔,每天都會在你的生活中出現,使得你不能只挑某個族裔來仇視。另外,你仇視人的同時其實是把他們想成是敵人,以爲他們要謀害你(或社會福利、主流文化、某某價值觀等等),每天腦袋中都幻想這麽多的人如何謀你的財,害你的命,你不神經衰弱、語無倫次就會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多元社會是一個非常複雜的社會,因爲它有無數不同的思想,而這些思想都可能跟你的絕不一樣。要在這種社會生活,你就得放棄用自己既有的世界觀去衡量是非,所以什麽「本土」在這種社會是完全沒有意義的鬼話。你也得同時放棄族群的價值觀,不再用自己族群的標準去打量其他族群,否則社會就會在族群的界綫上撕裂。因此,多元社會的價值取向必須根據一個人的行爲去衡量,這樣就能避免因偏見(prejudice,意思是你不認識一個人就因爲他的膚色、文化背景、種族、性取向等等就做出對這個人做出判斷)而引起的仇恨。

是否所有「大陸人」都是毫無文化、到處大小便的人?當然不是了,你只要去中國的大城市走一轉就知道它們該清潔的地方都是清潔的,該骯髒的地方都是骯髒的,這跟世界各地大小城市的情況,包括香港,都是一樣。既然每個「大陸人」也不是一模一樣,那說「大陸人」、「強國人」、「黑人」、「白人」根本沒有意義。這些標簽把多元多樣的人看得簡單,讓頭腦簡單的人用簡單、片面的標簽對他們看不慣的事做出武斷的價值審判。對這種價值審判者來説,這是一種很「安全的」的審判過程,因爲他可以完全不經任何思考就能得出結論,而且他的判斷必然是對的,因爲他的「族群身份」並不會被否定。假如一人認定「香港人必然優於大陸人」,按照這種邏輯,他是「香港人」,所以他必然「優於大陸人」。更可笑的是,他們假設「大陸人必然毫無文化、到處大小便」,其實是在跟「毫無文化、到處大小便的大陸人」作比較,而不是跟「學富五車、知書達禮的大陸人」作比較(等於是selection bias)。在這樣的假定下,他們當然是立於不敗之地了,但看得清現實的人都可以看到,他們其實是矮子在侏儒旁邊比高。

所以說,這些香港人根本沒有資格談什麽價值、民主和自由,因爲人權的基本概念就是「將個人看成是個人」,每個人都是獨立、有自己思想和可以改變自己行爲的個體,因此這個獨立的個體有屬於自己的自由和權利。如果以族群為界綫去衡量一個人,認爲這個族群是這樣所以這人就是這樣,這就會產生歧視,侵犯這個人的作爲一個個體的權利。這樣的歧視每天都可以在工作場所中看到,男女同工不同酬,就是因爲社會有一種認爲男的必然怎樣,女的必然怎樣的心態。一些南亞裔人士因爲他們的國籍使得在香港開設銀行賬戶時面對困難,導致他們不能使用基本服務,也是因爲這種「族群性思維」所引起的問題。要求不歧視,就是要將個人看成是個個體,並根據他的行爲來作出判斷,而不是將「族群性」加在他身上:因一個人來自什麽族群而對他作出某種價值判斷,跟因一個人喜歡什麽球隊而對他做出某種價值判斷是同樣的不合道理。

當然,我並不是要否認族群的普遍性行爲,很多來自中國大陸的人,的確毫無文化、到處大小便。但這是一個趨勢觀察,跟「大陸人」這個標簽毫無關係:我不會認爲某人來自中國大陸就認爲他必然毫無文化,而當我看到一個人毫無文化的時候,我也可以指出這個人毫無文化。這就是根據個人的行爲作判斷,根據個人行爲的差異而考慮是否要對這個人作出差別對待。因此,當看到一人到處大小便而跟他來自中國大陸的背景拉上關係是毫無意義的,因爲這個社會的法律並不會因爲這個人的身份而對他做出任何特別的對待,應該罰款還不是罰款處置?如果認爲「香港人」的文化這麽高尚,不會做這麽沒教養的事,那我們大可以要求加重罰款的上限,也可以多派人在公衆場所巡視,反正「有教養的香港人」並不會受到懲罰。

指責一個人是要使他知道自己的錯誤,讓他對自己的行爲有羞恥心,因而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但要說「什麽人就會怎樣怎樣」就只會攻擊他的身份而不能讓他認清楚行爲的問題所在。當一個人聽到這種説話,就會認爲你是在針對他的整個族群,於是他就會站在族群角度作出對抗,因而忽視他的個人行爲。而且,面對身份的指責的時候,大多數人會跟指責者一樣認爲自己的身份並沒有錯誤(事實上也沒有,因爲沒有人可以選擇自己的種族、出生地和原國籍;錯誤的是行爲或想法),他們就會提出「什麽人就是這樣」的辯駁,指責他人的族群身份只會鼓勵他們將這種行爲提升到族群的層面,並為自己的行爲找藉口。雙方都作這樣的決定的話,問題永遠都不能解決,只會帶來不必要的族群仇恨。

任何來自不同背景的人走在一起,總會有一些看不過眼、不習慣的地方;來自兩個不同家庭夫婦都是如此,不同國家、地域、種族的人更不用説了。除非我們願意世界其他地方斷絕所有關係,那我們可以不跟任何人交往,並自大的認爲「香港人必然優於其他人」(又同時自卑的不敢在洋大人面前擡起頭來,繼續讚頌英國人和英國的統治有多好);辦不到就要學一下什麽是多元文化,並在找出解決問題的辦法。繼續說什麽「本土」、「族群」就只會讓人取笑「香港人」目光如豆、見識淺陋、一群井底之蛙、五十步笑百步:我在外國也見過不少「香港人」的醜態。要反駁的話就請拿出理據和論述來,不要只懂罵髒話,也請順便學習一下怎樣書寫,不要讓世界華人以爲「香港人」連基本的書寫水平都沒有。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月旦評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7 則回應給 請不要讓「香港人」成爲活在國際都會的鄉下佬

  1. William Lam 說:

    山中, 可惜的是, 部分香港人是不會理的, 他們只會笑你是"學院派","象牙塔的人"(不過話又說, 即使是象牙塔中的人, 也比井底蛙好得多)…..最可怕的是, 這班人當中有不少是受過高等教育的!!
    我感到可怕的是, 這班人已開始染指學生的思想了…..不知你有沒有留意到某時報出版了一本叫"x血少年"的青少年漫畫雜誌? 它通篇的內容都是這種思想……

  2. Rico Lee 說:

    本土派(或曰本土撚/港獨撚)並不見得個個排外,我們只是排劣。不幸的是,以單程證移民香港的匪類劣質佔多數(印象中愈晚到港者,劣質者比例愈高),it’s God damn plain simple。又,本土派家下嘅「香港主體意識」,講緊嘅係要建立一個以排拒政治中國(即係匪偽政權),同埋一個已經畀匪偽政權黨天下文化污染嘅文化中國為本嘅香港主體意識呀,stupid!香港要脫殖,就係要建立一套擺脫新舊宗主國制肘的自主意識,山中你家下連香港人主體意識都未建立,你就已經跳步叫香港人包容共匪,咁你個取態同幫共匪維穩,志在將本土意識消滅於萌芽狀態有乜分別(當然我唔係話山中係25毛,只係從結果而言係無乜分別)!?

    • 山中 說:

      古有周處除三害,排劣的話有沒有算上你自己?

    • KL 說:

      (印象中愈晚到港者,劣質者比例愈高),小弟是八十年代的單程證移民,接受香港教育,我父是六十年代的偷渡者,小學程度都沒有,我父黎香港是為左有更多機會過更好的生活。相信現在的單程證移民想法也是差不多,何見劣質者比例愈來愈高?? 我也自信我不比老父差。如果是教育程度和經濟生產力新移民應該是愈來愈高的,如果說是排劣也請一同針對香港人,如果說香港人沒有劣質哪就像是納粹主意。
      可能大家新移民認為來港是為了社會福利,請想想單程證移民大多數是親人團聚,哪一定有一位家庭成員是香港人,哪要把哪香港人分割開來嗎? 另外也不是沒有純香港人家庭領取社會福利,是不是應該只針新移民家庭?? 新移民家庭一般都是基層家庭,正是社會福利要幫忙的一群。
      如果不是親人團聚的大陸新移民,哪會是專才計劃的,請想想全世界人也在其中,都是生產力不低的人(我所見的不是很高)。另外就是來港的內地大學生,所見的讀書和工作能力都很高,因為一般能來港讀大學的都是內地精英,相信以上的都不是劣者。
      對如果新移民來港只有領取社會福利一途,哪應該反思是社會進步還是退步?? 從前偷渡者黎到香港不領取社會福利也可落地生根,是因為香港同大陸人差距沒有哪麼大,他們還有機會。現在呢? 這是山中所說的社會流動性問題。

      另外何是排拒政治中國?? 大地震發生香港地殼移位移出亞洲??
      “同埋一個已經畀匪偽政權黨天下文化污染嘅文化中國為本嘅香港主體意識呀" 人是應該是向前開的,如果香港文化可以被"匪偽政權黨天下文化"污染,哪"香港文化" 應該唔會好得去邊。好的文化會受人認同而不會被污染,會被污染的是人不是文化。哪本土派應該返大陸搞革命,用"香港文化"污染大陸人推翻"匪偽政權"。 正如"匪偽政權"推翻"國民政權"一樣,因為當時"匪偽政權"比"國民政權" 更付合大眾利益,這可以算是民主政權,因為是大多數人的選擇。但"匪偽政權"不是真正的"民主" ,因為人民的民主思想還沒啟蒙,就似今日香港人,還是欠缺批判性思考,訴諸於權威/群眾,這是獨裁者的溫床。

      • William Lam 說:

        算吧, 老兄, 我老爸也是早期單程試制度(事實上單程證制度早在五十年代已出現)的受惠者, 看來我倆也將會是"一舊雲黨"的清洗對象…….

      • Peter Pang 說:

        “好的文化會受人認同而不會被污染,會被污染的是人不是文化。" 理想會是這樣,現實多不行。孔孟不得志。羅馬亡於蠻族,蒙古、女真能主中原─勢也、力也。

        • William Lam 說:

          你可否先搞清楚你想說什麼?? 若你不能這樣做, 我只能視之為垃圾……

          • Peter Pang 說:

            不清楚嗎?前文KL說 //“同埋一個已經畀匪偽政權黨天下文化污染嘅文化中國為本嘅香港主體意識呀” 人是應該是向前開的,如果香港文化可以被”匪偽政權黨天下文化”污染,哪”香港文化” 應該唔會好得去邊。好的文化會受人認同而不會被污染,會被污染的是人不是文化。哪本土派應該返大陸搞革命,用”香港文化”污染大陸人推翻”匪偽政權”。…// 我在評說這太理想化了, 很多時「好的文化」是反被淘汰的。
            「搞清楚」係要自己先看看上下文,這樣會好過亂駡。

    • William Lam 說:

      敢問閣下, 你是否肯定自己在說什麼(或你肯定陳雲在說什麼)???

      “香港要脫殖,就係要建立一套擺脫新舊宗主國制肘的自主意識……" 你是否要我們將自由、民主、英式制度與法律、法治精神以及中國傳統文化價值觀都要通通丟掉? 那你所謂本土意識, 究竟還剩下什麼??

      還有, 任何無原則, 無普世價值及人文關懷的本土主義, 最終只會滑向八十年前人類社會那一場悲劇之中……

  3. Jeff 說:

    山中先生,咁算5算排外呢??算5算煽動仇恨呢???LOL
    陳雲:中共不許香港取回入境移民審批權,是有它的顧慮的:香港向大陸地區逆向殖民。如果香港自治政府行使自己的審批權,香港可以設立二級公民制度,每日批准一萬人來香港取得二級公民身份,無福利,但有香港特區旅遊護照,二級居民返回大陸原籍居住,向香港納稅七年之後成為正式香港公民。如此,不出十年,中國的精英人口就會變成香港公民,中國變成香港實然的殖民地。全世界的國家、城邦或地方政府,都保有移民審批權,偏偏香港沒有,因為根據《基本法》香港有實然的主權,香港與中國之間是邦聯關係,香港的公民戶籍,是中共必須控制的,否則香港可以用發出身份的方式,將中國完全殖民,大家明白了吧?

    • 山中 說:

      我看到一堆字,但字裏行間沒有邏輯與連貫性,英語稱此做"word salad"。

      • 某讀者 說:

        我看到的是科幻故事。

        • William Lam 說:

          我看到的是歪曲歷史及世情, 或者是異次元中另一個地球的故事…..
          “全世界的國家、城邦或地方政府,都保有移民審批權……"

          1. 移民審批權/近代出入境概念原本只是主權國家觀念出現後的產物. 之前的國家與城邦都沒有這個概念……
          2. “地方政府保有移民審批權" 好像只出現在內地戶籍制度/居民證制度中(而且只是變相, 並不完全等同), 我見不到世界上其他地方政府有此權限…….

          • 山中 說:

            某些地方政府,例如加拿大的魁北克省,可以制定與符合聯邦政策得移民政策。當然,這跟陳雲所說的並不一樣了。

  4. 林忌 說:

    『請不要讓「香港人」成爲活在國際都會的鄉下佬』
    笑左,做乜要歧視鄉下佬?做乜要歧視生活在國際都會的鄉下佬?鄉下佬大小二便就要包容,人地鄉下佬的思想關你差事咩?

    • KL 說:

      請指出山中哪裡歧視"鄉下佬",整編文章前段說明"鄉下佬"的特點同指出"鄉下佬"想法是活於"井底之中"的見解。你可以不同意"鄉下佬"的見解,請提出你的論點。

      可能閣下未去過灣仔駱克道,哪邊的鬼佬隨地小便晚晚都發生,絶對比大陸人隨地大小二便頻繁。我理解是的是說香港人對人不對事,用"強國人" 標籤針對大陸人而不是針對所做的"錯事"。隨地大小二便發生係鬼佬身上香港人有聲討鬼佬嗎??? 我就睇唔到有咩人討論過,如果有的話請話我知,而所見的香港人的言論不是針對"大小二便" 而是針對"大陸人"居多。這證實了香港人是"鄉下佬"。

      再說說文明人,從前所謂的文明都是教化相對"野蠻"的民族,中華唐宋文明,歐洲希臘文明如是,雖然朝代統治滅亡,但先進的文化影響後來統治的蠻族,使文化延續至今,文明人不所做的是教化。"鄉下佬"所想到的只是"包容"

      • Peter Pang 說:

        “灣仔駱克道,哪邊的鬼佬隨地小便晚晚都發生,絶對比大陸人隨地大小二便頻繁。…香港人有聲討鬼佬嗎??? " 不管是誰,當眾大小便,任誰都應自覺失禮。"絶對比大陸人頻繁" 倒是個觀感問題。並不是個個會晚黑到駱克道,但地鐵、大街大巷不由你看不到。

    • 山中 說:

      林忌,KL已經回答了你,我不妨再加三點。首先,我沒有提包容,文章中沒有這二字,這是你自己提出來的,如果你要說「包容」是我的觀點,你就犯了稻草人謬論。第二,沒有人歧視鄉下佬,只是看到鄉下佬就指出這是一個鄉下佬。請搞清楚什麽叫歧視。第三,如果你或任何人願意當鄉下佬那是你的自由,但其他人也有自由說你是鄉下佬。你有言論自由的同時其他人也有言論自由說你蠢。

      • Peter Pang 說:

        “每個族裔都有他們的一種特色和令人看不慣的「缺點」。" 有些事,如當眾開大開細,巳不是「族裔特色」可以遮掩。有一些係現代人行為準則。
        「當然,我並不是要否認族群的普遍性行爲,很多來自中國大陸的人,的確毫無文化、到處大小便。但這是一個趨勢觀察,跟「大陸人」這個標簽毫無關係。」當這趨勢高頻到駭人聽聞,標簽化就不足爲奇。

      • Peter Pang 說:

        還有一點,會否其實本文也同樣是在簡單化,標籤化?若覺得不應以偏概全去看一些陸客行為,爲何又用上red neck 去標籤他人?他們只是一些樸實、良善的、熱誠地愛惜自己家園而已。

    • pd 說:

      標題黨?

  5. 某讀者 說:

    觀察了一段時間,得出:
    本土派成員認為所有或絕大多數的大陸遊客都是破壞香港的人,但根據的資料都是所謂的「有圖有真相」。
    本土派成員極不願意懷疑圈內成員提供的資料真偽。
    本土派成員傾向將反對其立場和觀點的人稱為五毛、左膠等。
    本土派成員傾向認為反對其立場和觀點的人要求所有香港人包容大陸人或大陸遊客。
    本土派成員喜歡玩logic,玩不過對手就出動人身攻擊、稻草人謬論、訴諸權威等,力求令自己看起來沒有被打敗。

    山中 – 中秋節快樂!

  6. bill 說:

    山中,

    我服了你,竟然有閒暇去淌渾水,我就省點氣了。唔夠你講又爆粗啦,然後又去白宮燒香。當理智與學識不相稱時,我就唔會討論,也不事事回應。剛巧我提供法律看法的其中一單案涉及專材大陸移民到香港的,我們之間通了幾十個電郵。一開始對方也怕我歧視,強調大陸人也有好有壞,我當然同意。我幫的4個人,有3個是香港人,一個是大陸人,這大陸人英文最好,教育程度最高。我不是在説明甚麽,湊巧4個都面對刑事檢控,管他強國弱國人,幫得就幫。

  7. 周跃 說:

    好文章!把理都说清楚了。

    我想把您的思想和文章介绍给以大陆人为主的读者,希望您不介意转载您的文章到我们dulinews.com的网站。谢谢!

    周跃

  8. Stan 說:

    Unfortunately this kind of discrimination might buy those politicians some support or even votes, like what Shintaro Ishihara and Jean-Marie Le Pen did in their own countries. It’s stupidly sad.

  9. 可否 說:

    //不要讓世界華人以爲「香港人」連基本的書寫水平都沒有。//
    請拿出理據和論述來!

    • 山中 說:

      我不明白你什麽意思。

      • 可否 說:

        //指責一個人是要使他知道自己的錯誤,讓他對自己的行爲有羞恥心,因而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但要說「什麽人就會怎樣怎樣」就只會攻擊他的身份而不能讓他認清楚行爲的問題所在。當一個人聽到這種説話,就會認爲你是在針對他的整個族群,於是他就會站在族群角度作出對抗,因而忽視他的個人行爲。而且,面對身份的指責的時候,大多數人會跟指責者一樣認爲自己的身份並沒有錯誤(事實上也沒有,因爲沒有人可以選擇自己的種族、出生地和原國籍;錯誤的是行爲或想法),他們就會提出「什麽人就是這樣」的辯駁,指責他人的族群身份只會鼓勵他們將這種行爲提升到族群的層面,並為自己的行爲找藉口。雙方都作這樣的決定的話,問題永遠都不能解決,只會帶來不必要的族群仇恨。

        任何來自不同背景的人走在一起,總會有一些看不過眼、不習慣的地方;來自兩個不同家庭夫婦都是如此,不同國家、地域、種族的人更不用説了。除非我們願意世界其他地方斷絕所有關係,那我們可以不跟任何人交往,並自大的認爲「香港人必然優於其他人」(又同時自卑的不敢在洋大人面前擡起頭來,繼續讚頌英國人和英國的統治有多好);辦不到就要學一下什麽是多元文化,並在找出解決問題的辦法。繼續說什麽「本土」、「族群」就只會讓人取笑「香港人」目光如豆、見識淺陋、一群井底之蛙、五十步笑百步:我在外國也見過不少「香港人」的醜態。要反駁的話就請拿出理據和論述來,不要只懂罵髒話,也請順便學習一下怎樣書寫,不要讓世界華人以爲「香港人」連基本的書寫水平都沒有。//

  10. PC888 說:

    其實我懷疑像RICO LEE, 可否等這類東西(或不是東西)到底是不是真的是”香港人“?

  11. PC888 說:

    假設”它們“真的是”香港人“我估計除左身份證上那三粒星外,相信就沒有什麼東西值得自豪的。難怪“它們”那麼仇視來港用真金白銀“搶”名牌的大陸人。。。以前取笑“大陸燦”應該是同一類東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