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麽是貧困?(三)

解釋了貧困的概念和一些應付貧困問題的政策的原理,我們可以往下展開如何更有效針對貧困問題的討論。

貧困的最根本原因就是活於貧困狀態的人並沒有辦法改善自己的生活,而這種行動能力(agency)的缺乏可以由各種原因造成,在現代的社會中,這主要是由於收入不足或工作不夠(失業、工時不夠或不能轉往收入更高的職業或職位)而產生。因此要減少貧困,政策以增加貧困人士的能力為目標,提高社會流動性,而不是僅僅提供最基本的幫助。現在的綜援政策就有這個問題,它除了給一些貧困人士有限現金的補助外,並不想辦法幫助貧困人士脫貧,並且作出限制防止他們提高生活水平的能力。現在扶貧委員會提出的「獎勵綜援者工作計劃」,實行時除了扣起領取綜援人士的工資外,跟會提高他們的邊際稅率,其實是在懲罰想出去工作以去提高家庭收入的人(提高邊際稅率等於減少邊際激勵)。這是一項很差的政策。

針對社會流動性的政策大概可以分成兩大類,宏觀和微觀。宏觀的政策包括經濟發展、社會保障、增加最低工資、更全面的教育政策等,這些政策的其中一個重要目標是形成一套較公平的財富再分配制度,最富裕的人爲社會付出多一點,貧困的人得到額外的補助,社會流動性就會大大提升。較貧窮的可以得到更好的教育、醫療、晉升機會、更快樂的家庭,這樣他們就能分享經濟發展的成果,會感受到自己是社會的一分子,於是仇富的心態就不會形成,社會就會安定。而進行要確保公平的財富再分配,除了稅制改革以外並無他法。

大多香港人(與很多保守派人士)都視徵稅為洪水猛獸,認爲稅務是對他們的一種懲罰。這其實是一種「採櫻桃謬論」,提出這種論述的人只看到他們所繳交的稅務而沒有看到他們所獲得的福利。社會上任何一種經濟活動都跟稅有關:交通、教育、醫療、科學研究等等全都有社會補助的部分。就算是到收費昂貴的私立醫院求醫也是在使用社會資源,因爲培養醫生的學校全都接受政府的資助。如果是使用自己購買的汽車而不使用公共交通,汽車所排出廢氣會影響其他人的健康,這等於是社會大衆用健康來補助乘坐私人汽車的自由。

所以,香港人提出「反霸權」卻不提出,甚至反對稅制改革、公平的財富再分配、更多的補助貧困人士,其實一種精神分裂式的自相矛盾。「霸權」之所以能形成,對社會造成影響,莫不跟「稅」有關係。所謂的「霸權」的意思是一個財團或某人佔據絕大比例的市場份額,因此能夠控制價格或強逼消費者購買它的產品。在這樣的情況下,「霸權」其實是在向消費者「徵稅」(經濟學的術語叫做「壟斷租金」,rent),而這種稅務並不會反饋社會,或以投資的方式增加社會整體或財團本身的生産力,因爲增加生産力就代表財團再不能動用市場佔有率去獲取壟斷利潤(產品增加價格就會降低)。因此,壟斷利潤會變成現金積壓在財團和財團擁有者的口袋中,他們的財富增加但對社會生産力的投資卻不增加,於是形成富者越富,貧者越貧的現象。

向富人徵更多的稅就是改變這個問題的一個方法;政府可以透過稅制將富人口袋中積存無用的錢要出來,將之轉化為有利於社會整體的投資(這就是「社會整體利益」,但林行止不知道)。不要以爲對富人徵重稅就會打擊「投資意欲」/「工作意願」,因爲:1)任何公平的稅制都應該是累進的,富人應比較收入較低的人交更多的稅,因爲他們獲得社會絕大部分財富;2)美國二戰後的最高稅率在90%左右,往後的「黃金三十年」最高邊際稅率維持在70%左右;3)任何人要進行投資,開設企業,找工作都不會只考慮交多少稅,他們會考慮收入多少與社會地位;4)這一點值得重覆,最高稅率是針對已經是很富有的人,收入很多的人,收入較低的人按較低的稅率交稅。因此,有經濟學家認爲70%的最高邊際稅率是最有效稅率;能應付各種社會需要的同時並不會為經濟,甚至富人(因爲他們極度富有),帶來壓力。

在談論扶貧政策時我們常常聽到「社會資源有限,要用來幫助真正有需要的人」這句話,但說這話的人一般不會提到香港個人入息稅最高稅率只有15.5%而企業利得稅只有16.5%,有很大提高的空間。所以,如果這句話是由政府官員提出來,他們就是在混淆視聽;如果是一般人提出,那就顯示這人並不懂得公共財政和經濟的原理。與此同時,在這麽低的稅率的情況下,香港政府每年依然可以保持龐大的盈餘,這就説明香港的稅制是極不平等,香港政府也沒有有效的運用公共財政去減少不平等和增加社會流動性。最簡單,香港的大學入學率偏低(20%以下,日本在50%左右),缺乏醫療、失業、退休保險制度,這説明了香港並沒有減少不平等和增加社會流動性的宏觀政策,宏觀的環境不改變,要去微觀的扶貧–針對貧困人士個人的扶貧政策–只會事倍而功半。

故此,要有效的使人脫離貧困,政府的首要任務是思考如何改變形成貧困的經濟環境,除了要有經濟增長外,它還要製造出一個相對平等的財富分配和在分配制度,這樣就能讓大多數人脫貧,而且社會也會穩定,經濟發展也能持續,不會有太多大上大落的泡沫與危機。有了這樣的基礎後,我們就可以想如何用微觀的政策提高個人的行動能力,讓他們改善自己的生活。

(待續)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稅制, 經濟學, 政治與經濟, 月旦評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什麽是貧困?(三)

  1. William Lam 說道:

    不過, 就現實層面而言, 當你向一大群借了銀行按揭買樓的人(實也是壟斷租金的最大受害者之一)提"加稅"之時, 他們的反應是可想而知的……
    今天香港任何的稅制改革之難, 除了是人民慣性思維所使然外, 其實也是來自一大班"樓債人"的阻力. 要勸服他們, 必須先考慮到他們的壓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